20130822135729944786.jpg   

中元節的早晨,岳母在樓下燒紙錢,燒完後,上樓要我遞一條濕布給她,說要將滾燙的鐵桶拎上來。我說拎上來之前,需要先用水澆熄殘餘的火苗,岳母說沒關係。「沒關係」是岳母的習慣用語,心想,此刻的意思應該不是否定澆水,而是上下樓梯有些辛苦,所以將就一下。事實上,當聽到我說這件事交給我來做時,岳母就放手了。

晚藥石,岳母談到早上燒紙錢一事,她說她找了好幾個地方,結果以前「公共」燒紙錢的地方都不見了,最後只能在自家門前。岳母口中的「公共」區域,指的是廟前馬路上,用鐵絲網圍起來的火爐,但今年已改成堆放在垃圾車上,集體運到焚化爐,不再個別處理了。

以前,岳母曾要我幫忙到「公共」區域燒,如有不從,就用苦肉計,如果幫她燒,中途也會到現場「視察」一番。後來,跟她說我不信鬼神喜歡紙錢,找不信的人燒紙錢,會很不吉利。從那一次起,岳母便不再找我觸霉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嘰哩咕 的頭像
嘰哩咕

嘰哩咕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陳藍
  • 燒紙錢是我痛惡的台灣風俗之一.
    它製造空氣汙染,傷害兒童氣管,它製造公共危險.
    它讓我們像沒有讀過書的野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