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公民常識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0704153720337130.jpg   

惡劣天候一直是飛行員的噩夢,沒經驗的乘客,通常在遇到亂流時,也會嚇得心驚膽跳,以為飛機就要墜毀了。事實上,在航空發展史上,如何避免惡劣天候影響飛行,一直是業界努力的地方。

天上會有雷電,也經常會擊中飛機。19721224日,蘭沙航空508號班機遭到雷擊,結果造成飛機油箱起火爆炸,隨後於秘魯上空解體墜毀。

機場附近如有雷雨,亦有可能會在瞬間改變風向,增加飛機起降的難度。200582日,法國航空358號班機在多倫多國際機場降落時遇到了風切,在措手不及的狀態下,原本的大逆風變成了大順風,飛機在高速下觸地,但因為剩餘跑道太短,飛機衝出跑道墜入河裡,陷入一片火海。

雷擊事件讓飛機的避雷系統得以改良,科學家也在飛機上安裝都卜勒雷達以監控天氣,儘管現代航空業已有各種科技和流程來對抗惡劣天候,但有一種東西卻始終無法避免,那就是惡劣天候裡的人為因素。

2010410日,搭載著波蘭總統、第一夫人、高級將領及宗教領袖的波蘭軍機,前往俄羅斯參加斯摩棱斯克屠殺事件70周年的紀念儀式。在濃得看不見跑道的大霧中,機長四次嘗試降落,結果飛機機翼撞上樹梢,撞地翻覆,機上97人全體罹難。事實上,在第四次降落前,塔台航管曾對飛行員發出機場濃霧不宜降落的警告,而飛行員也曾向機艙內的高階長官報告說霧太濃、不宜降落,但高階長官卻對機長說:「那就會有人不高興了!」

機長是軍人,習慣服從命令,誓死達成任務,但他似乎不明白一件事:在飛機上,機長必須對乘客的安全負起全責,既需負起責任,那麼就應該具備對官僚體系說不的絕對權力,但機長卻屈服了,也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

如果飛機是台灣,那麼政務官就是機長,有擔當的政務官,念茲在茲的應該是全民福祉,而不是總統一人的歷史定位。然而,放眼望去,滿朝文武全是一丘之貉,竟無一人阻止往懸崖衝去的「馬」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7011455535746.jpg   

201197日莫斯科時間16時許,一架雅克-42yak-42)型客機準備從雅羅斯拉伕爾市「圖諾什納」機場起飛,機上載有37雅羅斯拉伕爾「火車頭」冰球俱樂部隊員和教練以及8名機組成員,他們包機前往白俄羅斯的明斯克參加2011年球季的第一場比賽。飛機在跑道上加速,但一直沒能飛起來,飛機最後衝出跑道,撞上一座燈塔後墜入窩瓦河,此起空難事件,僅機械員1人倖免於難。

201307011455256628.jpg  

調查員發現,當時的天氣很好,跑道夠長,飛機沒有超重,發動機沒有故障,升降舵OK,煞車正常,幫助起飛的襟翼角度合於規範調查員納悶:

既然一切正常,飛機為何無法加速到起飛速度?

明知道速度不夠,飛行員為什麼沒有放棄起飛?

整起事件的調查方向,於是從原來的機械故障轉向人為因素。他們發現正機師的換裝訓練尚未完成,他在飛機滾行中,雖然雙腳放在煞車上備而不用,卻不知道已經踩動了剎停系統,造成飛機邊催油邊煞車的矛盾。正機師不覺有誤,他不知道自己正以舊方式操作新機型的煞車,照理說,同樣踩在煞車上備而不用的副機師,其雙腳應該可以感覺到其中的差異,但那天他的身體正好微恙,雙腳的觸覺遲緩了。

雖然如此,飛機只是無法正常加速,且當時仍有足夠的跑道終止起飛。事實上,正機師最後決定放棄起飛,後方的機械員意會到機師的意思後,隨即將油門往回收,不料,此時的副機師卻朝著相反的方向操作,他仍想將飛機拉起來。他雖是副機師,但同時也是航空公司裡的航務副處長,無論飛行時數與職位,都比正機師來得資深。

就在生死一瞬間,正機師屈服於威權之下,重新要求機械員推油門加速,試圖將飛機拉起來,但事與願違,且時機已過。飛機墜毀了,肇因於公司不重視訓練的文化,肇因於官僚體制下對上的順服,肇因於沒有人敢做最真的自己。

如果是人為因素,就有可能發生在各種公安事件中,如核電廠也有可能發生在各種公共政策上,從兩岸服貿協議到12年國教,從酒駕取締到土地徵收,都有可能因為領導人的私心自用,釀成無法挽回的災難。

飛機乘客的命運,掌握在機師的手上,確保飛安與降低肇事風險,訓練、監督與管理都必須樣樣周到。反觀國家的資訊與資源分配,掌握在政府少數「菁英」的手中,有權力的人很容易就因為誘惑而失真,就像兩岸服貿協議,黑箱簽訂在前,然後才要人民照單全收。

台灣就像這架飛機,本來一切正常,卻被水準不夠的人搞得烏煙瘴氣;原本應該放棄起飛,最後卻因為文化、官僚與不真等人為因素而爆衝。

現在就是取回你我的公民權,懸崖勒的關鍵時刻,再晚,就遲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0233453066712  

若跟林宗堯陳謨星等核電專家比較,楊斯棓醫師的核能演講真的很不「專業」,他甚至比不上情色作家劉黎兒。說他不「專業」,是因為從頭到尾都沒有介紹核電廠運作的基本概念,從來就不是用「國內」的角度看核電,而且他喜歡用台語演講。醫師像朋友、像鄰居、像同學,他喜歡問一些常識性的問題,比方說:

全世界有幾個國家?全世界有幾個國家有核電廠?

全球鈾礦最大供應國之一澳洲有核電嗎?

總統府離核電廠幾公里?離巴黎最近的核電廠是在幾公里之外?

台電說台灣小,一家電力公司就夠了,比台灣小的新加坡有幾家?比台灣略小的荷蘭又有幾家?

美國、德國有制訂國家能源政策的能源部,台灣有嗎?(只有依附於經濟部底下、聽命行事的能源局)。

核電是為因應用電量的必然成長,但人口老化遞減,電器產品日新月異且越來越省電,用電量還會成長嗎?

法國計畫將75%的核電比例降到50%,德國預估2022年零核電,核電佔全國電力20%的美國,自從1977年以後,就沒有新的興建機組定單。台灣只有低於備載容量的16%核能發電量,應該減核還是廢核?

醫師用世界的眼光看核電,電腦裡面近百張的投影片,全建構在google map的版面上;醫師的台語很道地、很靈活,他竟可以將台語說得像法語。然而,最可貴的是熱情,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華人自掃門前雪的老毛病,也感受不到台灣人貪財怕死的價值觀。

醫生自掏腰包,全國走透透,不接受招待、不接受餽贈,為的只是預防黑暗勢力無所不在的打壓。醫師最希望能跟大學生在一起,因為義大利的反核公投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年輕人被呼喚,也積極投入了。他最不喜歡聽到人們說:醫師,台灣靠「你」了!他總是告訴大家:救台灣,要靠「我們」!

醫師勉勵大家做V怪客,懂得爭取自己的公民權利,醫師也勉勵大家跟每天推著石頭上山的薛西弗斯學習,「作夥」將石頭推上山。因為,擺在眼前的巨大挑戰是公投,一場不被看好的聖戰

這一次的公投,不是過半的900萬人出來投票就好,不是450萬人以上投贊成票就好,擺在眼前的現實是:擁核的人們,根本不會出來投票!

核四停建要成功,必須超過900萬人出來投贊成票!

這就是醫師的使命!然而,最浪漫的是:醫師認為一個人的力量不會小也不會少,他相信這股覺醒的公民意識,終究會跟滾雪球一樣,以撲天蓋地之勢,席捲整個台灣!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s   

「大學入學考試學科能力測驗成績昨天公布,今年考題難,全國滿級分考生人數驟減。其中,仍以建中廿七人滿級分,獨占鰲頭,而學生曾可維簡瑞霖更名列基測、學測『雙滿分』」。

每年基測、學測、指考過後,我們總會在媒體上讀到類似的新聞,我想,記者之所以報導多少滿分、誰考滿分,多少反映出這個社會的主流價值。

在崇尚士大夫價值的華人世界裡,會讀書、會考試,無非是為了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夢想自己那天鯉魚躍龍門,當個神氣活現的大官,或是千萬人之上的大總統。遺憾的是,很少人會認為讀書是為了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是為了對社會進言,甚至以實際行動批判公共事務。換句話說,華人社會從來就不鼓勵人們參與公共事務,他們覺得那是統治菁英才能做的事。

當「不識趣」的知識份子挺身而出,為社會進言、批判時事的時候,必定會遭受到擁有媒體主宰權的既得利益群體的瘋狂打壓。在中國,類似艾未未的「公共知識份子」,必須面對黨文宣的撲天蓋地醜化,而「曾參殺人」的結果,便是很多人都相信了黨中央的說法。黨中央說:

這些「公共知識份子」…看似宣揚「自由、民主、人權、憲政、普世價值」,但實質上是反對,唱反調,而不論是非曲直;

這些「公共知識份子」…結論都是自己的政府失德、無信、作惡,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這些「公共知識份子」…故意捏造、剪輯一些所謂的歷史陰暗面、領袖人物醜聞,而不辨真假;

這些「公共知識份子」…貌似為公共、公眾吶喊,實則煽動、鼓惑,惟恐天下不亂;表面上為人民代言,實際上佔盡體制內的便宜。

不同於中國,台灣的權貴們,則非常喜歡用「民粹」二字打擊關心公共事務的知識份子。例如:內政部長李鴻源說:「核電若流於民粹,無助對話」;而閣揆江宜樺也說:「不要核能,又要低電價,形成民粹,很悲哀」。在權貴的心中,他們才是管理的「菁英」,而核電專家和台電領導層,也不屑與「外行」的反核人士爭論,他們認為能源政策不能由「不懂」的人來決定。

「菁英」眼中的「民粹」是:「一小撮知識份子為滿足一己之私、欺騙民眾的手段,是無知群眾狂熱參與政治所造成的暴民社會景象,更是台灣崩解毀滅的禍根。」這番論述,經過主流媒體加工之後,下場便和中國的「公共知識份子」一樣,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民粹主義」是國人翻譯英文populism的用語,但它真正的精神是「平民主義」「走到人群中」。有理想的知識份子走在人群中,苦民所苦,帶領大家示威抗議,鼓吹公民投票、行使直接民權這一切,不過是取回公民權、監督議會與公權力的必要手段罷了!雖然表現的方式可能比較激進,但並不妨礙民主政治的運行,更不是黨國「菁英」口中的暴民。

台灣的問題不是「民粹」,而是公僕忘記和人民走在一起、苦民所苦,忘記人民交付權力給他們時的殷切囑咐。

台灣的問題不是人民想要行使直接民權,而是資訊不透明、資源分配不公,總統權力凌駕五院之上,卻毫無制衡的機制。

台灣的問題不是人民喜歡走上街頭,而是689萬選票選出的總統,以為自己可以逕自決定609萬人的未來。

台灣的問題不是電夠不夠用,而是支持率只剩下13%的總統,不在乎自己已經觸犯公共危險罪,即便預算一再增加,也要冒險讓核四運轉。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126192557844785   

魔術師左手高舉一有色馬克杯與嘴唇同高,右手則拿著透明玻璃杯,裡面放著少許的水。魔術師說水倒入馬克杯,就可以變出冰塊來。透明玻璃杯裡的水倒入了馬克杯,魔術師先將馬克杯左右輕晃二下,然後杯口朝下,果然迸出了一個冰塊。

 魔術師不藏私,他說冰塊預藏在馬克杯中,同時馬克杯裡還有一塊用來吸水的海綿,倒進去的水,晃兩下,確定海綿完全吸收以後,再讓預藏杯中的冰塊現身。這裡面的障眼法是:選擇用馬克杯,同時又將馬克杯高舉,就是不想讓人看見杯子裡的風光,而故意用玻璃杯裝水,不過是讓人誤以為眼前一切透明。

 明知道是魔術,是騙人的把戲,但很少人能識破裡面的機關。這就好像台灣明明已經可以公投,卻沒見過任何一次全國性公投通過門檻,已經可以罷免,也沒見過任何一位民選公職或民意代表被罷免。原來,公投與罷免的高門檻,就像魔術師高高舉起的馬克杯,只能遠觀,但絕對不會讓你靠近;我們以為有選舉權就是民主了,這就好像觀眾看見魔術師手上透明的玻璃杯,卻忽略了馬克杯的不透明。

你我都活在障眼法中,六十年來,統治者都是這麼戲弄人民的!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21020175048409806  

太太談到明年退休與否時,忽然將嘴依附在長輩的耳旁,輕聲細語起來。不一會兒,聽見長輩說:「軍人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怎麼可以」長輩的話,雖然只說了一半,但聽得出來,母女二人應該是在談論我的年終獎金以及18趴。不過,我早已經退休。不是嗎?

 

「這些事,是沒什麼道理,不過家裡需要這筆收入

「然後,留一屁股債給下一代?」

喝茶時,太太主動談起這兩天的熱門新聞,並企圖將年終獎金、18趴和家裡的財務狀況綁在一起,但我的回應顯然讓她感到失望了。

 

「如果有遊行,你就不要跟著上街、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阻止這種事,下一代就會拿石頭砸我們的頭。」

太太不死心,企圖阻止我壯大反對的聲浪,但只要觸及下一代的幸福,太太便也心軟、心虛了。話不投機,太太對著我嘲諷幾聲後,便離開了視線。

 

老天啊!

要人棄捨嘴邊的一塊肉        好困難啊!

怎麼樣才能讓這些人知道   

       這其實是別人身上的一塊肉        這其實是下一代身上的一塊肉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121017003958293179  

我在軍中服務滿20年就退伍了,當時年僅42歲,官階少校,每半年領取一次月退俸,每年加發一次年終獎金(1.5個月本俸)。長我10歲的大哥,也是服務年滿20年便從軍中退伍,他是上校,月退俸自然多我許多。(若不含18趴優惠存款利息,少校月退俸有3萬餘元、中校4萬餘元、上校8萬餘元、少將10萬餘元、中將12萬餘元,二級上將則高達16萬元,一級上將實領有18萬元。) 算算,我已經領了12年,而我的大哥也已經領了22年,事實上,父親也是領月退俸,在他80歲往生之後,仍由母親代領1/2的月退俸至今。

 

一家三口,無論退伍軍人或榮眷,都在領月退俸。如以父親的壽命來看,我和大哥約可以領40年的月退俸,而且是「週休七日,月領數萬」問題是這麼好康的事,錢要從哪裡來?

 

退休金來自考試院銓敘部管理的退撫基金,其資金來源是軍公教每月提撥薪資的12%,但12%的提撥金並非軍公教全額負擔,而是政府負擔65%,軍公教負擔35%。相較之下,勞退基金是由勞工負擔2成、雇主7成、政府1成,政府對軍公教的厚愛,可見一斑。

 

即便如此,目前在職的軍公教少於已退休人數,也就是按月交錢的人越來越少,領錢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有一天,坐吃山空,要領錢的人領不到錢。政府會坐視退撫基金破產嗎?當然不會!他們會想盡辦法從人民身上挖錢,就像當初油電雙漲,是為了拯救中油、台電免於破產。


什麼是政府?軍公教就是政府!


公職待遇,古稱「領官餉」。軍公教壟斷國家資源幾十年,他們早已經習慣凡事交給全民埋單,無論如何,絕對不可以動到自己荷包裡的一毛錢。

 

老天啊!

人們對不公不義早已習以為常了

霸佔國家資源的人視之為理所當然,而且要的更多

被剝削資源的人民視之為苦命、宿命,還要大家一起認命

老天啊!

土壤、河川、空氣、能源早已被污染

權貴、資本家、既得利益者仍一直在要、不停地要

即便債留子孫也在所不惜

老天啊!

這些人有這樣的權利嗎?

要怎麼做,才能讓人民醒轉,取回自己的權利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120928201433673195  

泛藍朋友前次聽到我支持西藏獨立運動,幾天之後,他終於按捺不住,先來信述說人不要自討沒趣,不要陷入國家的框框、應以地球人自詡云云,接著又來了電話

 

「地球人很好啊!想當地球人,就當地球人;想當西藏人,就當西藏人;想當台灣人,就讓他當台灣人;想當中國人,就去當他的中國人重點是尊重,尊重別人想當什麼的意願!」

 

聽到我這麼說,朋友心急了,放下剛才的地球人理論,開始推銷當中國人的理所當然。他的邏輯與星雲法師完全一樣:首要是當中國人,如不願意當中國人,那就只能當地球人。然而,這裡面沒說出口的潛台詞是:「無論如何,你就是不可以當西藏人、台灣人、香港人」。

 

大家都說不要有框框,卻又拼命拿著框框去框別人,而這些拿著「大一統」框框的人,又急著讓自己的子女變成美國人好一個口是心非的華人世界。

      

有興趣知道華人多麼嚮往移民嗎?只消知道1、中國黨政官員海外鉅額存款;2、有美國護照的中國黨政官員名單;3、在美國定居的中國黨政高官家屬名單。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102  

問大四孩子知道香港的「反國民教育」示威嗎?從孩子的反應中,知道她對此事一無所知。這說明了幾個現象:

臉書中,沒有人傳遞相關的訊息。
學校裡,老師與同學都不熱中此事。
電視裡,這則新聞被嚴重邊緣化了。

12萬香港人上街反洗腦遊行,這個消息在台灣,比不上總統登彭佳嶼,空談釣魚台主權來得重要,也沒有李宗瑞迷姦案來得引人注目。其實,這些現象,正是台灣「國民教育」成功的地方,也是中國積極想在香港複製的經驗。

       台灣的洗腦是完成式,也是現在進行式,甚至是以自動化方式,清洗著你我脖子上的腦袋

     
       表面上希望你愛國,其實是要你愛黨,而且還不能愛錯黨;看似在乎主權獨立,骨子裡卻誘使人們無條件接受來自中國的「統戰」,即便最後的結局有可能是木馬屠城,也無所謂;嘴巴上講的是「依法行政」,但他絕不會告訴你,所依的這個法,其實是為特定政黨量身定製的;聽起來是宣揚「忠孝節義」大道理,但仔細看看先後順序,會發現「忠」永遠排在最前面,而且一旦忠孝不能兩全,就會有人要你忍痛地「移孝作忠」;說孔孟盡是滿口「溫良恭儉讓」,偏偏連「誠信」兩個字都不敢說;我們不明就裡地崇拜包青天,但從來沒有人告訴你,包青天動輒用刑是違反人權,也不會有人告訴你,包青天的辦案方式,其實是法官兼任檢察官,裡面有著球員兼裁判的不公平。


       洗過的腦,好簡單,也好輕鬆。人們幾乎不用煩惱任何公共事務,因為凡事都有人幫我們作主,幾千年下來,不都是如此嗎?!當走進投票所投票時,很多人還會得意洋洋地到處宣傳:「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雖然,說這句話的人,對「公民權」三個字一知半解。


後記:香港人不會接受臺灣「建國百年」的42億洗腦開銷,但臺灣人會。香港網友寫到:「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沉默」。在臺灣,善良者已沉默65年!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f_4873049_1  

師說「你不可能監督立委不想做的事」,這句話讓人震耳發聵,真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了。公督盟成立至今,多就國會議員出席、發言率等基本表現予以評鑑,或對立委的言行表現、涉入之司法案件進行加減分的評定。

綜觀其各項作為,多屬體制內的監督與評鑑,然而,如果國會議員產生方式的本身,即帶有諸多瑕疵與爭議,公督盟又怎麼能夠透過監督,將國會運作導入正軌?嚴格來說,公督盟僅適合存在於健全的國家體制內,它完全不能撼動現有的黨國不分體制。

台灣現在需要的是教育,教育每一位國民拿回自己的公民權,教育每一位國民勇於質疑現有的體制

 

例如:司法官的民意基礎何在?
沒有民意基礎的司法官,猶如一灘發臭的死水,只知道效忠威權體制,只知道服務黨國權貴,只知道從中獲取個人的升遷利益,國家的真正主人,卻從來就不在他們的心中。這樣的司法品質,誰能安心?

例如:黨產何時歸還人民?
大選之前,中投公司高層經常穿梭在馬吳競選總部,到底是向誰報告財務?選後,馬吳總部申報的政治獻金收支,竟低於對手陣營,如何服眾?事實上,馬吳總部於大選期間,無論人事經費,民調中心、文宣廣告等龐大金額的支出,都是中投公司在處理,但有誰知道究竟花了多少錢?透過黨產勝選的總統與國會議員,真的會處理人民希望他們做的事嗎?帳面上看不到的經費,才是戕害選舉公平性最邪惡、最醜陋的罪惡根源。

       人民必須醒悟,制度必須重建,否則,就會出現立委張慶忠(新北市)年年被公督盟列為觀察名單,卻每次高票當選的荒謬劇情。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0703006  
 

華人世界,是一個到處都有「大家長」的社會。企業的大家長是老闆,學校的大家長是校長,縣市政府的大家長是縣市長,基金會的大家長是董事長,家族的大家長是宗長、族長,政黨的大家長是黨主席當然,國家的大家長,也一定非總統莫屬了。還記得成長的歲月裡,每逢寫作、致詞或演講,都一定少不了「大家長」這三個字,似乎唯有這個稱呼,才能顯現出我們對領導人的尊敬與臣服。

總統是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地方首長也是選出來的,公職人員怎麼會一個個變成「官大人」?他們的權力來自人民的授權,怎麼會反過來把選出來的公僕當成大家長呢?

「大家長」一詞,源自於中國五千年來的宗法社會,而宗法的精神,就是依照每一個人的血統、親緣和地緣關係組織在一起,然後交由大家長統治,無論組織系統和權力結構,都有自己的家法族規,都屬於嚴格的父權家長制。在宗法的網絡裡,個體除了受到保護,也同時被嚴格控制。進入民主時代,「家天下」變成「黨天下」, 「黨天下」變成「黨主席天下」,權貴資本主義偽裝成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

 

除此之外,血緣親屬關係被利用來掩飾階級上的優勢,世襲也就順理成章成為階級壓迫的封建本質。於是乎,蔣介石臉不紅地將大位傳給了蔣經國連戰氣不喘地將權力移交給連勝文吳伯雄笑瞇瞇地將權力轉交給兩位公子,郝柏村亦不遑多讓,硬是讓郝龍斌佔據了首都市長….打開「中華民國」建國史,其實就是一部「父傳子、子傳孫」的家族興衰史,在這部歷史中,看不見「民主共和」的立國精神,只聞到即使「含淚、含恨、流血」也要支持他們的齷齪晦氣。

台灣雖已逐漸走向民主化,但人民似乎還不習慣當家作主。每當大官蒞臨,我們都習慣起立、立正,然後彎著腰說話;每當婚喪喜慶,家家戶戶都急著爭取大官具名的花圈或輓聯,好像唯有如此,才能撐起家族的面子;每當碰到困難,就會跑去向政府官員請託,似乎不這樣做,就沒有辦法做事。從此以後,票選出來的公僕,搖身 一變成為尊貴的主人,除了說話變得大聲與強勢,更反過來要求人民尊稱他一聲:「大家長」。

       華人愛面子,而「大家長」三個字,更是封建制度下的一種馬屁文化,正因為這樣文化,才讓中國積弱不振,才讓「夢想家」與林益世們 的貪腐醜聞,層出不窮。事實上,公職人員有義務將公務辦好,遇不適任或瀆職,選民不但下次可以不選他,甚至還可以發動罷免;公共政策、公共建設應以全民福祉為依歸,不是「大家長」說了算,遇政策與建設不利長治久安、不利貧富差距縮小,人民可以利用創制、複決等公投權,直接行使我們的意志。這是公民的權利, 我們有資格拿回我們的權利,也有義務行使我們的權利。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1  

有一則關於大象的寓言故事
一頭馬戲團收養的象,從小被主人以一條細鐵鍊拴在腳踝,然後固定在木樁上,不敢離開半步。小象長大了,牠依舊接受著鐵鍊所賦予的暗示,不相信自己的力氣足以掙開鐵鍊,只要有東西吃,牠就願意跟著指令做動作,即便主人暴力鞭打著牠。其他動物問:「你為何不逃走呢?」大象說:「你沒看到我被鐵鍊拴著嗎?」

 

在台灣,你我都是國民黨以鐵鍊拴著的大象。掌權者為求奴役人民,用盡一切資源,遮蔽你我的耳目,讓我們誤以為有了選舉權就已經是了不起的民主。另一方面,掌權者又同時將罷免、創制、複決等公民權設下了高門檻,表面上是節省社會資源,減少社會紛諍內耗,其實是要人民自我閹割憲法賦予的權利、自我褫奪公權。從此以後,無論大小事,我們都習慣由政府幫忙做決定,遇到爭議性的公共事務,彼此又都將責任推給了政黨惡鬥。久而久之,人們對公共議題產生疏離感,覺得自己無足輕重,更不想因此掉入藍綠統獨惡鬥的漩渦裡。

如果問:「核電廠安全嗎?」會聽到人們回答:「這個問題太複雜,我不懂!」如果問:「瘦肉精吃進肚裡安全嗎?」你也會聽到:「這個問題太專業,請專家決定就好!」如果問:「統一好嗎?」你就會聽到:「相信政府一定有萬全的考量與準備!」當人們失去了自主的權利,自然也少了一份關心公共事務的熱情,整個人因此變得被動、怠惰,任人宰割。到最後,所謂的選舉,不過是替選上的人,準備了一張空白支票,任其揮霍,而你卻拿他沒輒。然而,這絕非我們的本意,更不是民主的真諦。

要脫落對他人決定你命運的依附,只有活出自己的主體性。自己決定,自己負責。要別人替你決定,就會變成要別人幫你負責,偏偏這個「別人」完全沒有能力替我們負責。「當人們被賦予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時,很自然就會深一層去思考利弊,很自然就會主動花功夫去討論去找答案當每一個人動了起來,整個社會也都充滿朝氣、生機蓬勃了起來。」有了全民公投(罷免創制複決),就能校正選舉後當選人的濫權侵權與低能的跳票行為;有了陪審團,就可校正司法官自由心証的偏差。

今晚的法會中,聽見了師振奮人心的開示。原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藍綠問題,只有是否願意拿回屬於公民罷免、創制、複決等參政權的問題,原來絕大多數人都被褫奪了公權而不知;根本沒有專業與否的問題,只有是否同意讓核能、瘦肉精、國債等惡靈,繼續吞嗤你我下一代的問題;根本沒有所謂「公投」會浪費社會資源的問題,只有你我是否已經覺醒,是否已決心讓「宗法封建大家長」滾蛋,不再由他們幫我們做決定的問題。

       綑綁在人們腳上長達
60年的鐵鍊,其實,根本不能禁錮生而為人的自由意志。人身難得今已得,這一切,全繫一念之間。拿回你我的公民權,準備好「轉大人」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529430940_237208d416  

「管區警察查戶口,請開樓下的大門。」
樓下對講機傳來警察的聲音,不敢相信警察竟還在使用殖民地的「管區」二字,決定隔著大門交付檢查用的戶口名簿,而不讓他越權進入家裡。

「警察先生,管區是在管誰?」揶揄了這位年輕的警察。聽我這麼一問,警察楞住了,隨後以有些尷尬、有些委屈的口吻回說:「不是啦!是附近還有很多居民習慣稱我們管區,所以」聽員警的解釋,決定機會教育一番,遂接著他的話補充了一句:「顯見公民的常識教育尚未扎根,人民還搞不清楚自己的權利與義務。」管區的話題,就此告一段落,警察先生後續的說話也謹慎了一些。

 

「家裡住有戶口名簿以外的人嗎?」
警察邊說邊向屋內探頭望著,感覺這樣的職業性動作少了一份尊重。沒有馬上回話,而是看著他那探頭探腦、侵犯隱私的動作,直到他停下來為止。

「房子不大,住五個人已經很擠了。」不想回答有或沒有,所以就繞了一個彎回答他的問題。「這不一定,我見過這種房子塞了十個人。」警察不甘示弱地提出舉證,但心態卻是寧枉勿縱的有罪推定。心裡想著:這究竟是職業病、教育失敗,還是殘存的威權體制遺毒?

「對不起!這是住家,不是監獄!」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593530453_97c0a2d66b  

1946年年中,在淡水、新竹兩地發現4起從中國傳來的黑死病,台灣在日本統治下嚴格執行的檢疫制度,正式在中國人手中宣告瓦解。自從1919年以來,從未傳染危害過的霍亂,也在夏天重新出現。幾天之間,台灣西南一帶已經傳染得無法控制。經過了一個漫長的夏天,在已登記的2690位霍亂病患中,死了1460人,但中國來的衛生局長一點也不認為事態嚴重。


聯合國救總工作隊發現隔離病人的大小便被丟到附近的商業魚池。他們要求衛生局長採取行動解決廢物的處理問題,要求他設法禁止當地的魚出售,同時把那些污染的魚池適當地清理消毒。衛生局長除了在報紙上發表聲明建議民眾在殺魚時應該仔細清理之外,什麼事都不肯做。局長的態度引起了聯合國救總醫生們的公憤,但他卻對其中一個醫生說:「何苦來哉,只有那些窮人才會染到那種病嘛!」

局長65年前極其冷血的一席話,竟和總統對美牛「不想吃,可以不吃,不必買,不會有事」的事不關己態度有幾分神似。表面上是人民有選擇購買與否的自由,實質上是政府要人民自行承擔風險,如此一來,國家防檢門戶大開,舊事又將重演。然而,我們的媒體竟然可以容忍「不知道決策過程」,而人民也竟然有很大的「心量」去忍耐,這不叫做「呆」,那叫什麼?!

當面對公權力獨大的現象時,台灣社會普遍存有一種疑惑:為什麼總統的施政方向總是與民意相距甚遠?為什麼總統民選卻沒有監督管道?為什麼總統可以為所欲為?為什麼人民想要知道真相竟是如此地困難?

權力的傲慢,就像20年前的一部電影《軍官與魔鬼》(A Few Good Men),兩名海軍陸戰隊士兵奉命虐殺了他們的隊友,是上校指揮官要他們「好好教訓」這位到處告狀的小兵。這道命令在軍中的術語稱為「紅色法規」(Code Red),屬於私底下心照不宣的指令,沒証據將他定罪。

當年輕的辯護律師要求上校指揮官說出真相時,指揮官反譏說:「孩子,你承擔不起真相的!(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我們活在一個有城牆的世界,而這道城牆必須有人持槍守衛。誰來做這件事?是你嗎?…你要的不是真相,你要的是我站在城牆上,你需要我站在城牆上。you want me on that wall, you need me on that wall.」

在指揮官的心裡,他覺得這樣嚴厲地訓練部屬是為了他們好,更是為了顧及整個群體的安全,即使鬧出人命也不為過。無獨有偶地,總統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是「為了使大家過得更好,所以我們必須這麼做。」總統覺得自己代表「大我」,「小我」必須成全,所以689萬的群體可以恣意妄為地將懲罰施加在609萬的群體身上,在他們的集體意識中,這才是價值,這才是道德的高度。而這樣的道德命令,帶給社會的卻是恐懼與無止盡的災難,就像當初希特勒對付猶太人的殘暴。上校指揮官說:「你享有的自由是我提供的」,總統說:「過去油電太便宜是我提供的,現在漲是因你們不懂市場經濟學!」

立國的精神是什麼?
憲法的靈魂是什麼?
誰才是國家的主人?

當每一個人都這樣問的時候,我們才有機會喚醒每一個沈睡的靈魂,才有機會找回原本就屬於自己的主體性,也才有可能讓國家真正地長治久安。一直問,一直問,就像蘇格拉底遇人就問:「您認識您自己嗎?」問到每一個人的痛點,問到每一個人不得不去面對為止。

      最後,上校指揮官被收押起訴了,兩名士兵雖在謀殺部分被判無罪,但也因為行為不檢而被撤銷軍職。劇中,資深士兵對另一位士兵有感而發地說:「我們當初應該為那些沒有能力自衛的人們伸張正義的。」的確,他們不需要勳章來擁有榮譽,他們只要能夠活出真正的自己,就已經是無比的榮耀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02-00407-025b2  
       前陣子,陪著
88歲的老母親四處看病,曾兩次聽見她說希望自己一死百了。一個無法止息的腿痛,一位無法好好對話的大兒子,就讓母親想蘊熾盛、煩躁得想死,更何況全家生計出了問題?

 

我們的媒體對自殺的新聞總是輕描淡寫:「這女孩子才30出頭,怎麼這麼輕踐自己的生命呢?一定是男女之情想不開。」然後這則新聞就沒有了。就這樣,一個生命,就在一場烈火中就消失了。至於內心的苦有多大,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關心。

自殺是果不是因,然而,現在的報導卻沒有哲學、沒有思想、沒有深度,有的只是法師誦經超渡的畫面。這個社會太膚淺了,而且膚淺是會傳染的像這陣子燒炭自殺頻傳,衛生署醫事處副處長王宗曦就在立法院指出,希望超商等販售木炭場所能盡量上鎖,藉此降低燒炭自殺死亡率。

這就是現在政府的作為,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減碳」政策,讓人徒增「求生無門,求死不得」的感慨。選前,總統將任內自殺率降低當作「傲人」的政績,選後,人民才猛然發現,原來我們的政府只懂得沒收自殺的工具。全世界,只有監獄才會將受刑人身上可能自裁的物品予以沒收,難道台灣已經變成一個大監獄了?

        諷刺的是,政府千方百計防堵人民自殺,卻一再將人民推向險境,而且一次就讓千百萬個家庭毀於一旦。舉凡國家無限制舉債到最後的破產,貧富差距無法逆轉的擴大,讓人民整天睡在核電廠、核廢料旁邊,強制徵收人民土地、住宅,司法誣陷並致人於死地
這些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官僚殺人。政府一心想要除害,殊不知,其本身才是人民苦難的源頭。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875904062_9c31e3d7fd_c   
     房子不只是家的住所,也是記憶、情感、人格發展和維持尊嚴與隱私的堡壘,公權力是不可侵犯的。但今天,士林家身而為人的最後一絲尊嚴,卻在千名警力與怪手的無情肆虐下…徹底被摧毀了。

房子被剷平,聲援家的人民被警察帶走,而熟悉的聲音也逐漸浮上了檯面…。

      郝龍斌:「一切依法行政!」
聯合報:「王家貪圖5億賠償金…政府機關依法行政,顧及絕大多數人的權益,是民主價值的體現…」
名嘴:「難道讓城市美化不好嗎?為一個釘子戶而損害其他38戶參與都更住戶的權益,難道就合理嗎?政府如不祭出鐵腕,什麼事也別想做了。」
對政治冷漠的婦人:「這些參加抗爭的學生,應該好好地在學校唸書,應該為他們的父母著想,不應該被少數激進份子給煽動。」

     檯面下,建設公司早從2012年2月起,就屢次花費重金購買廣告,逐步把家塑造為「貪婪釘子戶」、阻礙城市發展的「全民公敵」,以及讓其他38戶住戶無法回家的「自私鄰居」。更不可思議的是,家都還沒有點頭,預售屋就早已經預售一空。

違憲的都更惡法 + 鴨霸的公權力 + 幫政府抹胭脂的優勢媒體 + 顛倒是非的民嘴專家 + 無感的人民 + 有黨政高官撐腰的建商財團…這一群共犯結構,聯手幫台北市打造成一座罪惡之都,一座既冷血又嗜血的城市。好心人士建議家申請釋憲與國賠,然而,即使家勝訴,最後仍是全民替這一群共犯買單。我們依然在複製錯誤,依然在為轉型不正義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們還沒有走出黨國體制的幽靈輪迴。

人們一窩鋒地追求效率,一味羨慕中國棒子加胡蘿蔔政策下宏偉的水泥建築,卻假裝不知道極權統治下的中國人民,根本就沒有說「不」的權利。

     人們自詡服膺「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理念,卻假裝不明白這個道理僅適用於選舉投票或開會表決,根本不適用於個人財產的分配。就像台灣人再多也沒權力將核廢料丟置在蘭嶼!

     人們要孩子好好就學,卻不在乎學校是否教導孩子尊重彼此,不在乎孩子是否學到分辨信息真偽與獨立判斷的能力。


     晚間,TVBS的「2100全民開講」與「新聞夜總會」仍緊咬著阿扁不放,而這種文革式批鬥的節目,竟然已經邁入第13個年頭。彷彿,全台灣只存在家的議題,似乎很多人需要這類節目來麻醉自己。畢竟,對身邊苦難的無感,是多麼地違反人性,是多麼地需要將自己的冷漠合理化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00_4  

       二位來自中國的親友隨著旅行團環島一圈,最後的結論是:景點比不上中國,被迫購物的感覺也不好。許多中國觀光客到台灣觀光後,發明了一句順口溜:「起得比雞早、睡得比賊晚、吃得比豬差、跑得比馬快。」雖是令人汗顏,但也無從辯解。走馬看花、旅程緊迫,多出來的時間都被安排到特定商店購物,這都是中國旅遊業賒帳、臺灣旅遊業者削價競爭下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台灣的美不在101大樓、國父紀念館,更不可能在「中正」紀念堂或慈湖;台灣值得觀光之處,也絕不限於阿里山、日月潭、墾丁等景點。反之,台灣的鄉土文化、歷史背景、建築,甚至政治發展,才是我們引以為傲的資產,而這也正是中國人所欠缺、所嚮往的。


政府將中國人來台觀光列為重要政績。然而,如此低落的旅遊品質,還會有誰想來第二次?中國人所認識的台灣,又有何處讓他們感動在心?如果佔據台灣65年的國民黨政權,不曾將這裡當作自己的家,又怎會鼓勵國民認識這塊土地?如果連自己都不知道台灣美在何處,又怎麼讓人感受不虛此行?


       台灣人要先受用這塊土地,要先對這塊土地有感情,才有可能將台灣真正的美、真正的價值,介紹給全世界。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00010  

據稱,參加311台北反核遊行的人數約5000人,相較於199593日超過3萬人的反核遊行,反對能量確已呈現遞減狀態。然而,就算當年有3萬人走上街頭,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還是強行通過了核四8年預算。

 

getImage.jsp  回到1991103日,反核自救會在核四預定地搭起棚架準備長期抗爭,當時因警方違反協議,拆除棚架並毆打自救會會長引爆激烈衝突,衝進圍籬的箱型車因撞到柱子翻倒而意外壓死一名保警。郝柏村內閣趁勢聯合媒體抹黑自救會和反核支持者,開車的反核義工林順源被判無期徒刑、自救會執行長高清南被判10年徒刑,重挫了當時的反核運動。

 

如果,當年的反核「抗爭」會受到當局的強行制壓,今日的反核「嘉年華」又怎麼可能撼動執政者?遊行隊伍爭奇鬥豔、拼創意,街上行人看熱鬧;電視不轉播,隔天報紙也懶得多寫幾個字,整個新聞版面還拼不過李進良逛夜店的八卦消息。這樣的遊行,執政當局又怎會當作一回事?

 

就遊行成效來看,酷炫的造型似乎比不上豬農的臭雞蛋與豬糞,至少他們已成功逼出農委會副主委的承諾。他們的訴求很具體,訴求的對象(對口單位)也很清楚。反觀,幾天後登場的311反核遊行,雖然「歸零」的口號有創意,也有很透徹的反核道理,卻少了短期內可具體實現的訴求(例如:5年內解決蘭嶼核廢料問題,3年內舉辦核電存廢公投,2年內將核災知識列入中小學教科書),也看不到受理訴求的對口單位

 

整個遊行思維已被執政當局徹底馴化,我們身處一個不公平、不透明的規則中而不自知,打轉到最後仍舊脫離不了給「不公平選制與政媒聯姻」綁架的共業。雖然,造業者只有一黨獨大的國民黨,從來就不是什麼歷史共業。

 

佛教教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只可惜國民黨唯利是圖、無法無天!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1157_10150643154622906_199216267905_9049310_110970295_n


核電惡靈,草菅人命

專家唬爛,政府傲慢

核電命運,公投決定

核電再見,台灣重建

 

 

反核遊行前,同修互相"補妝",也宣揚綠色生活的概念。

 

從龍山寺到西門町的這一段路,街道狹小、人車爭道,路上行人稀疏,近萬人的遊行隊伍,竟像是走在一條見不得人的暗巷之中顯見社運團體的單打獨鬥,完全逃脫不過執政黨的路線設計。一直走到西門町紅樓劇場附近時,才真正進入人群聚集、空間開闊,適於遊行隊伍行進的街道。整體而言,此次遊行的動員能量不如去年,除了事前宣導不力、指揮系統薄弱,大隊之間也不見指揮廣播車輛。號稱超過100個環保團體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等等,並未發揮類似在野黨的反對力量,也比反瘦肉精的遊行溫和太多。


反核運動屬於政治一環,非核家園也必須經過政治運作才有機會落實。社會運動不能將政黨摒除在外,更不能將所有的公共議題都打成藍綠共業,因為少了強有力的在野政黨奧援,造業的執政黨就永遠不會反省思過。今天的台灣,社運團體很怕在野政黨介入後失去焦點,在野政黨也在統媒的推波助瀾聲中,處處顯得進退兩難、動輒得咎。難怪執政的國民黨會將總統大選提前至1月舉行,如此一來,不僅讓228失去舞台,也切斷了民進黨訴求反核的機會。

      

       民主這條路不是從天而降,也不是即興式的呼朋引類,而是需要有組織的結合動員反核運動如不依賴在野政黨奧援,各社運團體統合規劃的主動性就更顯重要。如果遊行依舊如此無關痛癢,就等著繼續忍受核四預算增加,忍受核廢料污染,等著你我一生的努力全部歸零。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覺得泛綠這一次的
228遊行辦的有氣無力,也有人消遣泛綠不要一再消費228,說悲情只會走回頭路,而我們要向前看。

可悲的是這個國家不曾正視過這個節日,國民黨政府因為繼承了加害者劫收來的資產,一向是忽攏處理,不但不願虛心與受害者一方好好紀念228的意義,甚至還在傷口上撒鹽。今天的228和平紀念日,彷彿只留下多「放假一天」的剩餘價值。228一點也不像是要告別濫權、侵權的過去,228一點也不像在展望只有公平正義、不可能再有黨國復辟的未來。

 

審視台灣現有的國定紀念日,從329青年節的黃花崗到雙十國慶的武昌起義,從端午節的屈原、中秋節的殺韃子到教師節的孔子,有哪一個不是以中華文化為依歸?又有哪一個節日不是全國總動員式的慶祝?遺憾的是,所有的這些節日,都在暗示我們要離土、離根,都在呼喚我們投向祖國的懷抱,這些都離不開「祖國民族主義」的範疇。

這些節日在教導我們什麼樣的價值?中國五千年文化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又有哪一項攸關人權與尊重?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封建思想的置入性行銷,好讓人民天天期盼「明君、聖王」來拯救受苦的人們,而這樣的心態,就像你我在景仰電視劇裡的包青天「四大名捕」(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又有一文一武的公孫策與南俠展昭一樣荒謬。

在台灣,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民不清楚228歷史,而另一半的人民則儘量避而不談,深恐再次碰觸這疼痛的傷口。然而,228是一面鏡子,它照見人們從來不重視公民意識,從來不明白自己才是國家的主人,更不用說善用「大聲要求公權力為人民服務」的權利了。國人看待228的態度,不過是彰顯我們習慣被管、被約束,習慣期盼宗主國的庇佑與「菁英們」的領導罷了!

事實上,能團結國人向心力的節日,既不是國慶日也不是329青年節,而是228和平紀念日。和平,是悲情的昇華,是真相釐清後的再出發;和平,是建構在尊重人權的基石上,是具備了國民主權高於國家的基本常識。

       真正的和平,一定是來自「公民民族主義」的覺醒,也一定不會離開土、離開根。然而,一黨獨大的國民黨政權,只會希望維持表面上的和平,他們心裡想的不過是人民不鬧事、不上街頭,從來不是甘願讓人民爬到他們的頭上。他們所謂的「民為貴、君為輕」,關鍵不在「輕、重」二字,而是彰顯「君、民」有別,提醒人民:「君」才是真正的老大,這就是中華文化的醜陋本質。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