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10301303222007.jpg  

傍晚出門前,岳母和大女兒商量晚餐怎麼吃。岳母說:「只有二個人,吃外面的,我去買。」大女兒回說:「好啊!」聽到女兒如是說,心中冒起的一個泡泡:「應該是妳去買,怎會讓外婆?」泡泡升起,看見,有一些緊,放鬆,放下想說話的衝動。

不一會兒,岳母又問:「妳要吃什麼?」女兒說:「我不怎麼餓,吃便利商店就好。」岳母說:「我吃臭豆腐。誰去買?」女兒回說:「都可以!」聽到女兒這麼回話,方才的泡泡又冒了出來:「什麼叫都可以?本來就應該是妳去買啊!」跟前次一樣,泡泡會緊,但也可以放鬆,鬆了就破了,慶幸自己沒有說出「自以為是」的訓誡。

沒有人問我,也沒有人請我主持公道,我會這麼想,不過是「長幼有序」的宗法大家長思維在作祟。然而,不足為外人道的小秘密是:希望女兒順從、委屈一些,千萬不要節外生枝,這個家需要「和諧」。

慶幸沒說,如此一來,女兒有了自主權、選擇權,不需再承受父親那端極其扭曲的禮教與壓力。慶幸沒說,不然不會知道「沒說也沒事」。原來,以前都是自己嚇自己,自己不真,也不讓別人做自己的最真。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1028130402448852.jpg  

觀賞美國職棒大聯盟世界冠軍大賽(word series),紅襪對紅雀的第三場比賽。比賽到九局下半,雙方44平手,地主紅雀隊於1出局後攻佔二、三壘。

上場打擊的球員擊出內野滾地球,紅襪二壘手接到球以後快傳本壘,捕手先在本壘刺殺從三壘奔來的球員,接著又傳球到三壘,準備刺殺從二壘奔向三壘的紅雀球員。結果,球傳偏了,三壘手撲倒在地也沒能接到,跑壘員見機不可失,於奔向三壘後繼續轉向本壘,但倒地的三壘手妨礙到他跑壘,以致於在他抵達本壘前,球已經先傳給了捕手完成刺殺的動作。

紅襪球員都以為化險為夷,但沒想到主審卻表示得分有效,因為三壘審認為三壘手妨礙跑壘,就這樣,比賽結束45,紅襪以一分飲恨。

紅襪隊教練抗議,認為三壘手是因為接球而撲倒在地,這是本能的連續動作,根本來不及閃避跑壘員,並非故意妨礙跑壘球員。我想,包括我在內,沒有一個人會認為三壘手故意擋路,但跑壘員的前進路線被擋也是事實。三壘審認為,關鍵是行進路線必須淨空而不在故意與否,這就是觸犯了「妨礙跑壘」的比賽規則:「壘手沒有拿著球,絕對不可站在跑壘線上擋到跑壘的,不論故意與否。"The act of a fielder who, while not in possession of the ball and not in the act of fielding the ball, impedes the progress of any runner.'

這一條棒球規則,有著守護弱勢與基本人權的精神,也彰顯出運動的首要是公平,然而,更值得尊敬的是三壘審守護比賽規則的勇氣與判決,以及球隊服從規則的法治素養。

一場球賽,展現出一個國家的實力與人民的主體性,真令人讚嘆不已!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1025173502713344.jpg  

岳母朋友從中國帶回一些梅干菜,後來送了一包給她,岳母本來準備丟棄,因為太太有些捨不得,所以又留了下來。看完這兩天的黑木耳論戰,心想,台灣的食品都已經不再掛保證,更何況聲名狼藉的中國?提議丟了,岳母附議,太太也不再堅持。

兩年前,岳母的親戚從山東捎來二大箱的乾貨,木耳、海鮮、米、乾糧、調味料等,她們說這是上等貨,但我們一樣也沒吃、也不敢送人,等她們離開了台灣,就全數丟進了垃圾袋裡。記得當時,岳母曾留下一包黑木耳,包裝上寫得好聽,但泡水之後,整鍋水便呈現黑色,嚇得岳母趕緊丟棄,直呼好恐怖,從沒見過這種木耳。

乾木耳需要泡水,比較容易在下肚之前看出破綻,但食用油或其他添加物,就沒那麼容易識破了,只要不具備敏銳的嗅覺或相關的知識,就很容易讓包裝上的廣告給矇騙過去,特別是政府還在上面背了書。

在食品衛生安全上,政府理應充當人民的守門人,並以專業負責任的態度為健康把關。一旦出了事,人民問責的對象不只是廠商,更是手握公權力背書的政府,如果政府在人民面前說人心很黑、無奸不成商,就是在轉移注意力,藉此逃避自己該負的責任。

俗話說:賠錢的生意無人做,殺頭的買賣有人做,同樣的,絕對的權力,必定使人絕對的腐化。政府理應對付奸商,這是納稅人花錢請你把關的目的,然而,當政府擁有絕對的權力,誰又能制衡絕對的腐化呢?當行政權瀆職不負責時,司法權與立法權能制衡嗎?

奸商比較容易出現在集權國家,例如中國,因為沒有言論自由,而資訊不透明的結果,官員不是被收買,或官員本身就是奸商;奸商也很容易在台灣存活,因為這個國家雖然號稱民主,從來不曾三權分立,也從來不具備責任政治的精神,以致於政治人物一次又一次瞞天過海、漫天謊言,卻不用負責,簡直比奸商更難對付。

同樣是假貨、瑕疵品,食用油被抓包後必須下架,但滿意度僅9.2%的總統,卻可以厚著臉皮,繼續賴在大位上面;被抓包的奸商,基於防衛本能,雖然曾經說謊,但最後還是必須低頭認錯,然而,至今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讓總統低頭認錯。

可笑的是,奸商在記者會上的脫罪本領,竟和總統與執政團隊的卸責狡辯有幾分神似,果真蛇鼠一窩、沆瀣一氣啊!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1023141934338667.jpg  

小組分享時,跟同修分享請太太點餐,心裡面對她點的菜色有OS的心路歷程。婚姻關係中,太太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她讓我看見:我的身口意展現,有時會讓人感到畏縮、沒有信心;她也同時讓我看見:我之所以會有OS,是因為當初請她點餐的動機,埋怨其實更多於榮耀彼此。太太不自由,我也不自由,我們都沒有做最真的自己,也都活在各自建構的銅牆鐵壁之中。

什麼是自由?

今晚的開示法會,親教師以「上帝就是自由」破題:

神所造的人完全自由,就像祂的外形。」

「沒有自由,人就不是完整的人。」

「自由是神給人類最珍貴的禮物,人因此可以自由選擇做自己的最真。」

「沒有自由,神看不見這新人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的。」

聞思後,有一個感想:世間對「自由」真諦的探討不少,但鮮少能與上帝等高;現代人以為自己是「自由」戀愛,其實打從娘胎(胎教)就已失去了自由,不完整又處處受限的人,怎麼能發展出自由、平等與尊重的兩性關係呢?

我不自由,是因為我不夠真,太太也是如此。遺憾的是,華人文化鼓吹的仍是禮教與順從,有權力的「大家長們」擔心:如果大家都在做自己的最真,這個世界就一定會變得很亂,所以鞋子不能丟,學生更不能挑戰師長的權威。

自己不真,也不讓別人真,是我在太太這面鏡子中看到的我,一個不自由又被扭曲的自己。同樣的,太太在我這面扭曲的「哈哈鏡」中,也根本沒辦法看到她自己的本面目,我們都在人云亦云中誤導彼此,也早已不是上帝的外型。

米開朗基羅雕刻大衛像時說:「大衛已經在大理石裏面了,我只是要把多餘的部份鑿開。」我想,我需要做的就是敲敲打打,將所有遮障我本來面目的石頭鑿開,讓裡面的人重獲自由。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