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0712143753379554.jpg   

陸軍下士洪仲丘禁閉期間死亡案延燒多日,但真相未明。洪仲丘在禁閉室受到甚麼樣的待遇?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跟我的官校同學是如何「操練」菜鳥學弟的。

當我20歲左右時,就已經有一大票的18歲大男生供學長們消遣,每天都有學長送來的黑名單,黑名單裡的人,有的頑劣或是消極抵抗,有人吸菸被逮,也有些人不過是喜歡跟學長「講理由」罷了。無論是何種原因,這些人最後一定會被叫到實習幹部房間,然後關起門來,惡整一番。

牆壁上有一格一格像是棺材的置物櫃,裡面正好可以容納一個人,人一進去裡面便動彈不得。每天晚上就寢後,格子裡面都塞滿了人,每人嘴裡塞了一把點燃的香菸。同學洋洋得意地跟學弟說:我沒有碰你們,是你們自己在吸菸喔!

我們折磨這些「欠磨練」的學弟,同樣的,欠磨練的我們,也曾經被學長折磨過。在我們的心裡,這是部隊傳統,「祖先不能選擇,傳統不能選擇」,於是這一切就有樣學樣,只要不鬧出人命就好了。

觀賞埃及男孩的訪談錄影,如非耳濡目染,如非過人的勇氣,很難說得這麼透徹、一針見血。當男孩說到伊斯蘭教對女性的不尊重時,男孩身後的大人(父親或親戚)不時掩面,彷彿大人自知理虧的傳統,卻被12歲的孩子道了出來,國王的新衣被說破了。

有時想想,大學教授的理直氣壯,或不足以搬倒顢頇的劉政鴻縣長,但有些簡單的基本人權,透過孩子天真無邪的口中說出,大人們,便真的不知道該羞到何處躲藏起來。

每個小孩的心中,都希望自己能夠像大人一樣承擔,都希望能做自己的主人,但我們的教育卻反其道而行,我們自己沒勇氣做自己的最真,也督促我們的下一代繼續沒勇氣做自己的最真;我們自己選擇放棄參政權,也鼓勵我們的下一代繼續放棄參政權;我們自己選擇不懂憲法、不懂制憲,也鼓勵我們的下一代選擇不懂憲法、不懂制憲。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712082455237055.jpg   

《史記·項羽本紀》:「如今人方為刀俎,我為魚肉。」生殺予奪,翻雲覆雨。

焦急的鄉民齊聚在土地公前擲筊,問土地公是否能保住這間福德宮。擲筊擲出的不是聖筊,鄉民問土地公:「你怕嗎?你怕劉政鴻嗎?」「你如果沒辦法,你就跟我說沒辦法」,擲筊的結果是連土地公都不敢擋他財路。

苗栗大埔的土地徵收事件,在官員、民代們在公權力的掩護下,五鬼搬運,聯手魚肉鄉民。首先,苗栗縣財政赤字嚴重,僅次於高雄市,居全國第二,但高雄市有捷運,苗栗只有糞館。劉政鴻縣長,您將透支的二百多億花到哪裡去了?

鏡頭前面的縣長總是說,區段徵收,可以帶來5000億投資的大開發,是為了苗栗的地方發展;在議會裡,他改口說一切是為了打平負債。事實上,是藉由炒地皮,大賺一筆。於是乎,相關人等,雨露均霑,藉透支的預算流進私人口袋後,苗栗鄉親又被剝了第二層皮,而這一次,可是踐踏了人民居住的基本人權。

劉政鴻是第一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嗎?當然不是,從台灣開始施行地方自治的那一天起,從淡水新市鎮沿著高鐵一路往南,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類似靠土地致富的劇情,從未停止過。在他們的心裡,有土斯有財,比起變更土地創造的價值,稻米就不值什麼錢了。

晚上,太太聊起學校預算、獎金的消化情況,她發現很多人佔缺的目的不過是為了領更多的「意外」之財,或是以職權之便,發放「意外」之財給將來可能有利於自己升遷的長官。在崇尚人治的文化與社會制度中,從政府到學校,幾乎都在玩同一種權力與金錢的遊戲,差別只是價碼與位階不同罷了。

       延伸閱讀: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20130709/5087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704153720337130.jpg   

惡劣天候一直是飛行員的噩夢,沒經驗的乘客,通常在遇到亂流時,也會嚇得心驚膽跳,以為飛機就要墜毀了。事實上,在航空發展史上,如何避免惡劣天候影響飛行,一直是業界努力的地方。

天上會有雷電,也經常會擊中飛機。19721224日,蘭沙航空508號班機遭到雷擊,結果造成飛機油箱起火爆炸,隨後於秘魯上空解體墜毀。

機場附近如有雷雨,亦有可能會在瞬間改變風向,增加飛機起降的難度。200582日,法國航空358號班機在多倫多國際機場降落時遇到了風切,在措手不及的狀態下,原本的大逆風變成了大順風,飛機在高速下觸地,但因為剩餘跑道太短,飛機衝出跑道墜入河裡,陷入一片火海。

雷擊事件讓飛機的避雷系統得以改良,科學家也在飛機上安裝都卜勒雷達以監控天氣,儘管現代航空業已有各種科技和流程來對抗惡劣天候,但有一種東西卻始終無法避免,那就是惡劣天候裡的人為因素。

2010410日,搭載著波蘭總統、第一夫人、高級將領及宗教領袖的波蘭軍機,前往俄羅斯參加斯摩棱斯克屠殺事件70周年的紀念儀式。在濃得看不見跑道的大霧中,機長四次嘗試降落,結果飛機機翼撞上樹梢,撞地翻覆,機上97人全體罹難。事實上,在第四次降落前,塔台航管曾對飛行員發出機場濃霧不宜降落的警告,而飛行員也曾向機艙內的高階長官報告說霧太濃、不宜降落,但高階長官卻對機長說:「那就會有人不高興了!」

機長是軍人,習慣服從命令,誓死達成任務,但他似乎不明白一件事:在飛機上,機長必須對乘客的安全負起全責,既需負起責任,那麼就應該具備對官僚體系說不的絕對權力,但機長卻屈服了,也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

如果飛機是台灣,那麼政務官就是機長,有擔當的政務官,念茲在茲的應該是全民福祉,而不是總統一人的歷史定位。然而,放眼望去,滿朝文武全是一丘之貉,竟無一人阻止往懸崖衝去的「馬」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702140219542214.jpg   

電視製作公司收養了一名嬰兒,他們刻意培養他,並使其成長故事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肥皂劇《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楚門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一座叫海景的小城(實際上是一座巨大的攝影棚),過著看似與常人完全相同的生活,卻不知道生活中的每一秒鐘,都有上千部攝像機在對著他,有全世界的上億觀眾注視著他,更不知道身邊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內的所有人,竟然都是《楚門的世界》的演員。

最近重看了這一部電影,赫然發現這則寓言故事,寫的其實是台灣。楚門代表無知的台灣人,而集大權於一身的導演、製片克里斯多福則是影射國民黨政權,導演主宰了楚門的命運,他讓楚門安於現狀,讓楚門對劇團精心製作的假象信以為真,也讓楚門因恐懼而不敢向外跨越一步。近30年裡,導演牢牢地將楚門控制在海景的超現實世界裡。

201307021401091192.jpg  

台灣人呢?我們是否已經習慣國民黨圈定的國家與憲法?除此之外,當國民黨說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我們就以為自己的祖先姓、姓;如果國民黨說我們的天空是「一中」,我們舉頭就只能看見「一中」的屋頂,甚至現在連「各表」都省下不說了;我們相信國民黨說的「沒有核電廠,台灣就沒有未來。」我們也相信郝柏村說的「沒有戒嚴,就沒有民主。」我們甚至連13%總統說的「兩岸服貿協議簽署,預估每1名陸幹來台,可增加台灣10.8個就業機會」也都鼓掌、照單全收了。

《楚門秀》中,飾演楚門初戀情人的演員席維亞,因不忍見到楚門活在虛假的世界中,決定將真相說出來,結果劇組隨即招來她的演員父親將她強行帶走,然後跟楚門說她的精神異常。台灣呢?過去那些年,是否有很多人突然之間不見了?是否有很多人被列入了黑名單,從此不准入境?是否很多人、甚至一家人慘遭滅門?難道,這就是說出真相的下場?

楚門開始懷疑他所生活的這個世界,他想離開這裡,但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告訴他:「不可以,你不能離開!」即便到旅行社買一張機票,都會看到牆壁上貼著飛機被雷劈的海報,海報標語寫著:「別以為你不會遇到!」導演以恐懼控制楚門的行動,國民黨又是怎麼控制台灣人呢?

以前軍人有所謂的三合一敵人,一個是中共,另外兩個竟然是自己人(黨外與台獨),還有傳唱一時的軍歌《台獨迷夢》:「台獨之路行不通,分裂國土是迷夢。台獨要引狼入室,台獨要製造暴動。」你是敵人還是同志?當然,如果你跟通緝犯白狼張安樂一樣入籍中國,然後手上拿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文宣,你就可以獲得上賓般的通關待遇,附帶千名武裝警察列隊幫你壯大聲勢。

電影中,導演高高在上,宛如天神,他可以呼風,也能夠喚雨。如果有人膽敢挑戰,為楚門打抱不平,他就會對這些人曉以大義說:「楚門大可離開,如果他有勇氣的話,老早就找到出路了。」

在台灣,我們會聽到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對「溪洲部落自救會」原住民說:「我把你當人看,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把你教育,要好好提供機會給你。」(2007128)也會聽到台北市長馬英九說:「如果連穿Hang Ten的人也開車去東區,停車位就不夠了。」(20031114日,馬英九答覆議員質詢交通問題時所說)我想,馬英九的心裡面,一定以為自己出身黨工就等同皇室貴族,甚至是九五之尊。

半數以上的選民不在乎馬英九有階級歧視與「漢族優越感」。但偽造的世界不可能真實,只要楚門稍加用心,一定看得出破綻百出,一定可以從憍醉中醒來,不再視而不見或見怪不怪。電影中的楚門,終究下定決心做最真的自己,不再當傀儡了。

台灣人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7011455535746.jpg   

201197日莫斯科時間16時許,一架雅克-42yak-42)型客機準備從雅羅斯拉伕爾市「圖諾什納」機場起飛,機上載有37雅羅斯拉伕爾「火車頭」冰球俱樂部隊員和教練以及8名機組成員,他們包機前往白俄羅斯的明斯克參加2011年球季的第一場比賽。飛機在跑道上加速,但一直沒能飛起來,飛機最後衝出跑道,撞上一座燈塔後墜入窩瓦河,此起空難事件,僅機械員1人倖免於難。

201307011455256628.jpg  

調查員發現,當時的天氣很好,跑道夠長,飛機沒有超重,發動機沒有故障,升降舵OK,煞車正常,幫助起飛的襟翼角度合於規範調查員納悶:

既然一切正常,飛機為何無法加速到起飛速度?

明知道速度不夠,飛行員為什麼沒有放棄起飛?

整起事件的調查方向,於是從原來的機械故障轉向人為因素。他們發現正機師的換裝訓練尚未完成,他在飛機滾行中,雖然雙腳放在煞車上備而不用,卻不知道已經踩動了剎停系統,造成飛機邊催油邊煞車的矛盾。正機師不覺有誤,他不知道自己正以舊方式操作新機型的煞車,照理說,同樣踩在煞車上備而不用的副機師,其雙腳應該可以感覺到其中的差異,但那天他的身體正好微恙,雙腳的觸覺遲緩了。

雖然如此,飛機只是無法正常加速,且當時仍有足夠的跑道終止起飛。事實上,正機師最後決定放棄起飛,後方的機械員意會到機師的意思後,隨即將油門往回收,不料,此時的副機師卻朝著相反的方向操作,他仍想將飛機拉起來。他雖是副機師,但同時也是航空公司裡的航務副處長,無論飛行時數與職位,都比正機師來得資深。

就在生死一瞬間,正機師屈服於威權之下,重新要求機械員推油門加速,試圖將飛機拉起來,但事與願違,且時機已過。飛機墜毀了,肇因於公司不重視訓練的文化,肇因於官僚體制下對上的順服,肇因於沒有人敢做最真的自己。

如果是人為因素,就有可能發生在各種公安事件中,如核電廠也有可能發生在各種公共政策上,從兩岸服貿協議到12年國教,從酒駕取締到土地徵收,都有可能因為領導人的私心自用,釀成無法挽回的災難。

飛機乘客的命運,掌握在機師的手上,確保飛安與降低肇事風險,訓練、監督與管理都必須樣樣周到。反觀國家的資訊與資源分配,掌握在政府少數「菁英」的手中,有權力的人很容易就因為誘惑而失真,就像兩岸服貿協議,黑箱簽訂在前,然後才要人民照單全收。

台灣就像這架飛機,本來一切正常,卻被水準不夠的人搞得烏煙瘴氣;原本應該放棄起飛,最後卻因為文化、官僚與不真等人為因素而爆衝。

現在就是取回你我的公民權,懸崖勒的關鍵時刻,再晚,就遲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