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0529153202598539   

當詮釋「神聖」時,同修們多停留在自己熟悉的語彙裡,鮮少能觸動身邊的人。事實上,「神聖」這二個字,早已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如「請投下神聖的一票」,結果我們有投票的行為,卻沒有「神聖」的體驗。

如果放大來看,會發現我們結婚,不是因為神聖,而是屈服於宗法大家長制裡的無形壓力;我們比賽,不是為了榮耀上帝,而是為了報效國家、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我們很難想像電影《火戰車》裡面,蘇格蘭短跑好手伊利克·里達爾Eric Henry Liddell)在跑步的時候,感受到的竟然是上帝的喜悅。如果是老師,一開始的熱情,很快就被僵化的體制給淹沒,我們也很難想像電影《街頭日記》裡的菜鳥女老師,如何能帶領一群被社會遺棄的邊緣人,一起演出203教室的奇蹟。

我們看這樣的電影,領受西方世界的文明,禮敬他們如此地尊重一個人。反之,當我們看中國、看台灣的時候,又會看見什麼呢?

太太說退休後將陪岳母回「大陸」老家走走,順便看看有沒有發展的機會。我想,很多人在看中國大陸時,看到的不是歷史古蹟、上海高樓,就是數不完的賺錢機會。很少人會看到「人」,似乎13億人口不曾存在過,彷彿500大家族的太子黨,就是全部的中國人了。

同樣的,當我們在看待台菲漁船事件、美牛案時,也很少人會從人權的角度切入,我們只相信船堅炮利、集權專制,只相信政客的作秀與謊言,卻不相信人權才是真正的國力。如果我們不相信人權,人與人之間就不會有尊重,少了尊重的文化,就培養不出讓外國人肅然起敬的國民性格。如此一來,外國人看台灣,就只會看到一座島嶼,看不到島上的2300萬人。

中國大陸沒有中國人,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實上,幾千年來的中國歷史幾與庶民無關,其記載僅侷限於皇族權貴的興衰,而下筆的史學家報喜不報憂,否則下場就會跟司馬遷一樣,被漢武帝處以腐刑(閹割),只因為他公開為戰敗而不得已投降匈奴的李陵辯護

要讓全世界看見台灣人,唯有從懂得尊重開始,讓尊重成為信仰,讓神聖進駐你我的心。讓我們一起來想像

在這裡,沒有後段班、放牛班,只有平等與多元,而每一個孩子都是自己興趣領域中的前五名;在這裡,婚姻的契約活化且流動,隨時可以解約,也隨時可以重新開始;在這裡,沒有跟台電一樣壟斷的國營事業體,所有的競爭自由且透明;在這裡,沒有權責不對等的政治制度,所有候選人在當選前都必須立下政見的履約保證。在這裡,所有的資源分配一律平等,即便是恆春小學,其設施也不會比台北市的小學差。

敢想像嗎?

台灣其實是蓬萊仙島,裡面住著很多隱世的神仙,當我們敢想像神聖、很在乎神聖時,神仙就會感應到,就會走出洞來,幫助台灣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8141115138313   

母親來電說家裡的電視遙控器有問題,聽不懂她在說些什麼,即便聽懂,也無法在電話裡跟患有重聽的母親說清楚,於是,親自跑了一趟。

遙控器沒有問題,是母親年紀大了、能量低了也亂了,一時之間,分不清楚遙控器上密密麻麻的按鍵。想了一下,發現能做的是以二條橡皮筋區隔出頻道與音量的按鍵,以紙筆畫出相同的圖案,然後在上面寫著「上、下」與「大、小」,「上、下」各代表選台的二個按鍵,「大、小」則表示音量調整的另外二個按鍵。

母親抱怨共住的大哥從來沒有這樣教過她,說她沒事就會一直想事情,問母親都想些什麼?然而,幾次問,母親的答案總離不開家裡的人、家裡的事。是啊!華人社會的母親,除了家產與親情,她的世界還剩下什麼呢?

華人文化教男人以天下為家,卻教女人相夫教子、以家為天下,然後再告訴女人:「每一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於是乎,為孟子三遷、斷織的母,在岳飛身上寫下「精忠報國」四字的母,便成了人們爭相傳頌與模仿的對象了。

華人男性「得志」,意思是得到朝廷的賞識,而女性對「得志」的理解就是相夫教子有成,因為她的付出,讓他們獲得了朝廷的賞識。

我不是成功的男人,但我記得母親時時耳提面命,要我效忠黨國,有一次,當她聽到我說:「總統不選馬英九、立委不選國民黨」時,老母親氣得幾乎要我在列祖列宗前跪下。那一天,我在母親聲嚴厲色的表情中,看到了教科書裡的母與母。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7181733397785   

聽完今天的開示,才發現口口聲聲說自己不喜歡談政治的華人,其兩性關係在開展之前,便早已經承受嚴重的政治力污染。華人眼中天經地義的倫理,原本就是儒生設計給帝王愚民用的。

根深蒂固在每一層關係裡的是三綱君臣、父子、夫婦。就位階而言,君臣綱最高,夫婦綱最低,換句話說,在華人的家族裡,子女婚前、婚後都必須聽從父母的管教,必要時,還必須移孝作忠,效忠朝廷。

三綱在華人的結婚儀式中最為明顯,因為沒有信仰,所以婚姻的誓約不是對天對地對上帝,而是邀請主婚人、證婚人來見證。主婚人是父母,證婚人不是長官就是老闆,而最有面子的就是請到總統來證婚。如果面子不夠大、請不到長官,也會想盡辦法買一些大官具名的喜幛掛在禮堂,大家忙著顧面子、擺場面,忙著展示自己的政治影響力,至於結婚立約的神聖性,一點兒也不重要。

除此之外,華人的婆媳齷齪也舉世聞名。媳婦在熬成婆之後,通常已忘記自己曾經受過的不公平待遇,然後如法炮製或變本加厲地施加於自己媳婦的身上。以前不能理解女人何苦難為女人,但如果用三綱來看,就會看見裡面有男尊女卑,看見婆婆其實是在替自己的兒子管教媳婦,看見兒子在面對父母教訓媳婦時,早已經默默接受了父母綱高於夫妻綱的政治力介入。

可憐的華人媳婦,甚至不能自行決定是否要生孩子、何時生孩子,原本歸老天爺管的生男生女,公婆竟也想要插手;可憐的華人男兒,窮其一生,都是活在三綱文化的陰影下,接收的都是忠信孝悌大道理,卻從來不知道什麼是自己的最真。

這些華人的子女都會成為父母,然後領著他們的下一代繼續效忠朝廷,直到民不聊生的那一天。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4153824580769   

《不能戳的祕密2國家機器》影片中,導演李惠仁有許多令官員難以回答的問話,即便問的口氣咄咄逼人,但在層層節制、藏污納垢的官僚體系下,回話的官員早已練就了一身功夫或斷章取義、以偏蓋全,或張冠李戴、顧左右而言他;軟的時候,假借罔顧雞農生計討伐導演的良心,來硬的時候,就擺出官威或祭出司法手段,甚至發動雞農或網軍予以恐嚇及抹黑若非留有完整的紀錄影片或語音文字檔,若非導演過人的毅力與勇氣,若非有一群「鄉民」在背後聲援,又怎麼可能撼動國家機器呢?

什麼是由衷?所說、所做,都對得起天地良心。然而,幾千年的中國文化,只教人民服從天子的號令,卻從來不教敬重天地;只教如何服從宗法大家長的管教,卻從來不教做真正的自己。在台灣,所謂的溫良恭儉讓,不過是面對權力誘惑時的虛偽造作,然其真正的本質卻是殺戮的殘忍與對不順服者的征服。這就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告誡即將訪問台灣的陳光誠說:「身為中國公民,該曉得在海外活動如何維護我國尊嚴,盡到公民的責任」。在洪磊的心中,黨在國家之上,家醜不能外揚,維護黨國的面子是公民的責任,否則教你好看!

他們不甘心做三流政府的子民,他們不得不和整個官僚體制勢不兩立、周旋到底!他們的由衷,未必是輕聲細語、禮貌周延!

李惠仁的由衷是鍥而不捨追真相、鄭南榕的由衷是自焚殉道,還有更多的由衷有創意、愛搞怪的人權鬥士艾未未、眼盲心不盲的人權律師陳光誠,他們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為了做第一等國民,他們頂天立地,示現了最真的自己!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2123525197571   

貼「便當文」的姓女子出面道歉了,一時間,社會一片撻伐聲,就像當初撻伐假文中「拒賣」便當的店家一樣,似乎台灣「好客」的名聲,全敗壞在女一人手上。

台灣人不在乎主權縮水,不在乎被「一中」吃豆腐,卻很在意「好客」的好名聲被一篇文章給破壞,於是警方祭出《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5款,準備以「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安寧」將女函送簡易法庭。

看樣子,整件事情又回到了熟悉的溫良恭儉讓,政府似乎寄望犧牲女,藉此挽回政府在這起外交事件上的失分。不過

如要函送,為何只送董女?其他「來文照轉」的各大平面與電子媒體,難道就可以置身事外,不用負查證不力的責任?

如果謊稱「拒賣便當」有罪,那麼在總統大選期間,以假造公文誣陷對手的政府官員又該當何罪?

什麼是謠言? 633Bumbler,哪一個是謠言?

菲律賓口中的「一中」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算不算謠言?

在台灣,一切的遊戲規則,國民黨說了算。國民黨有負責興風作浪的媒體、效忠黨國的軍公教與產官學,超過半數的國會席次,還發明了各式各樣、侵犯人權的法令來掐你我的脖子。如果人民妄想透過公投(直接民權)爭取權利,你就會聽到代議政治比民粹政治好,就會聽到公投的代價太高,公投不能綁大選等說法。除此之外,國民黨還設下了超高的門檻加以阻攔,最後的一道防線,則交由隸屬行政院的公投審議委員會來把關。

140

就在5天前,就在「便當文」點燃民族主義、全國沸騰之際,好不容易衝破門檻的「新北市核四公投提案」51353份連署書,就這樣被審議委員一致通過(14票:0票),全數丟到大海裡餵魚了。特首的心計一個個得逞,臺灣就輸光光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1185618966963   

翡翠水庫管理局長劉銘龍表態支持停建核四:「我們沒有犯任何錯,但必須共同承擔苦果,唯一的錯可能就是在該講話時沒講話,該表態時沒表態...局長勇於表態,不過是希望仍就讀國二與小一的兩個女兒,可以活在「沒有核災陰影的世代」,我想,即便是說出如此卑微的真心話,也必然經過了多次人神的交戰,也必須註明這只是「個人身份」的發言。

然而,局長的一席話,其實也反應出了總統及擁核官員的有恃無恐,那就是他們的子女幾乎都不住在台灣,根本沒有後顧之憂。他們不必接受國民教育的洗腦,不必忍受空氣水源的污染,心中自然也不會存在核災的陰影事實上,這些權貴對自己子女的照顧,遠遠超過對自己同胞的悲憫。

華人的文化不鼓勵說真話,做虧心事的閃閃躲躲,為的是掩蓋真相;沒做虧心事的也三緘其口,深怕說了真話就丟了飯碗,真的想說,一定是忍到下台以後再說。正因為如此,少數像環保弘法師粘錫麟願意放下一切,選擇走上一條孤寂之路,即便全副身心百孔千瘡、體無完膚,也無怨無悔;像詹益樺一心跟隨鄭南榕殉道,他將汽油往自己身上淋,點燃後趴在拒馬上,然後要人們從他的身上跨過去、衝破拒馬的阻隔在華人文化中,類似這樣的人格特質,是多麼地稀有珍貴啊!

遺憾的是,今天社會上認識詹益樺粘錫麟者少之又少,而考試院長關中介紹妻子接到亡女電話,以及自己在墳前「哭到不能自己」的新書發表,卻佔據了媒體版面。華人重親情,卻對世間的苦難無感,再多的淚水,不過是無魂附體的稻草人罷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20233453066712  

若跟林宗堯陳謨星等核電專家比較,楊斯棓醫師的核能演講真的很不「專業」,他甚至比不上情色作家劉黎兒。說他不「專業」,是因為從頭到尾都沒有介紹核電廠運作的基本概念,從來就不是用「國內」的角度看核電,而且他喜歡用台語演講。醫師像朋友、像鄰居、像同學,他喜歡問一些常識性的問題,比方說:

全世界有幾個國家?全世界有幾個國家有核電廠?

全球鈾礦最大供應國之一澳洲有核電嗎?

總統府離核電廠幾公里?離巴黎最近的核電廠是在幾公里之外?

台電說台灣小,一家電力公司就夠了,比台灣小的新加坡有幾家?比台灣略小的荷蘭又有幾家?

美國、德國有制訂國家能源政策的能源部,台灣有嗎?(只有依附於經濟部底下、聽命行事的能源局)。

核電是為因應用電量的必然成長,但人口老化遞減,電器產品日新月異且越來越省電,用電量還會成長嗎?

法國計畫將75%的核電比例降到50%,德國預估2022年零核電,核電佔全國電力20%的美國,自從1977年以後,就沒有新的興建機組定單。台灣只有低於備載容量的16%核能發電量,應該減核還是廢核?

醫師用世界的眼光看核電,電腦裡面近百張的投影片,全建構在google map的版面上;醫師的台語很道地、很靈活,他竟可以將台語說得像法語。然而,最可貴的是熱情,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華人自掃門前雪的老毛病,也感受不到台灣人貪財怕死的價值觀。

醫生自掏腰包,全國走透透,不接受招待、不接受餽贈,為的只是預防黑暗勢力無所不在的打壓。醫師最希望能跟大學生在一起,因為義大利的反核公投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年輕人被呼喚,也積極投入了。他最不喜歡聽到人們說:醫師,台灣靠「你」了!他總是告訴大家:救台灣,要靠「我們」!

醫師勉勵大家做V怪客,懂得爭取自己的公民權利,醫師也勉勵大家跟每天推著石頭上山的薛西弗斯學習,「作夥」將石頭推上山。因為,擺在眼前的巨大挑戰是公投,一場不被看好的聖戰

這一次的公投,不是過半的900萬人出來投票就好,不是450萬人以上投贊成票就好,擺在眼前的現實是:擁核的人們,根本不會出來投票!

核四停建要成功,必須超過900萬人出來投贊成票!

這就是醫師的使命!然而,最浪漫的是:醫師認為一個人的力量不會小也不會少,他相信這股覺醒的公民意識,終究會跟滾雪球一樣,以撲天蓋地之勢,席捲整個台灣!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30519195821700781     

出席第七屆蔡瑞月舞蹈節文化論壇:「自由之路開拓者與殉道者鄭南榕」記者會。會後,媽語帶失意地說:「nylon說死了一個鄭南榕,就會生出一百個鄭南榕,到現在,這一百個到底在哪裡」?

我覺得,鄭南榕的種子在心裡,凡是接觸過他的故事、看過他的文章、聽過他的演講,就很難不將他放在心裡面,很難不讓身上的血液沸騰,而我是其中之一,一個曾經視他為毒蛇猛獸的職業軍人。

他生長在一個注重士大夫觀念的家庭,也有一位以家為重、不願涉入政治的傳統妻子,而鄭南榕之所以能代表自由,是因為他堅持做自己的最真,即便跟你我一樣有著父母威嚴管教、夫妻難捨之情,也很難改變他的理想。在他心中,有種價值是不容妥協,有些行動是不容遲疑的。

舞台劇,最後停格在全家圍爐的大合照,地點在雜誌社內,時間是收到高檢處「涉嫌叛亂」的傳票,誓言「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不能抓到我的人」,開始自囚於雜誌社內之後這是全家最後一張合照,他已經決定了,決定以熊熊烈火燒出台灣魂。

象徵火焰的舞蹈讓人澎湃,而話劇中的好幾個場景,又讓淚水不聽使喚,整個潰堤了。這雖然是第一齣以鄭南榕為主題的戲劇,但相信有一天,話劇會改編成電影,讓全台灣、全世界在鄭南榕焚燒的烈火下,發光發熱!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16200751265800   

我愛吃餛飩,無論餛飩湯或紅油抄手都喜歡,光是餛飩湯裡的芹菜碎沫,就足以讓整碗餛飩鮮活起來。餛飩亦稱扁食,以前我不知道,直到1983年調到花蓮空軍基地,吃了花蓮最有名的「液香扁食店」的扁食。

讓「液香扁食店」聲名大噪的不是扁食,而是蔣經國曾經來這裡吃過,據說他前後來了好幾回。除了扁食,花蓮吉安鄉有一家南華「大陸麵店」,我也在蔣經國之後登門拜訪了。在那個年代,全台灣有許多小吃都掛上了蔣經國到此一遊的照片,除了生意一下子翻了身,人們亦樂於以此口耳相傳。

人們歌頌蔣經國喜好穿一件夾克,然後全台灣趴趴走,大家都說這是領袖親民、愛民的表徵,不過,很少人知道林洋港蔣經國面前,板凳永遠只敢坐三分之一,很少人清楚橋頭事件、美麗島事件、陳文成命案、宅血案等,都與他掌控的情治系統有關。

下鄉,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類似的電影也一拍再拍,單是李翰祥的《乾隆下江南》,就連續拍了好幾集。在華人的認知裡,只要皇上、家父子總統願意和人民坐在一起吃同樣的食物,就覺得好親,皇恩浩蕩、莫大恩寵!直覺這就是夢寐以求的「轉輪聖王」,就是在施行仁政了!

電影裡,乾隆皇拳打腳踢的一定是壞蛋,貪官污吏絕對會被皇上嚴懲,而所有的冤屈,只要皇上出面,就一定能獲得平反。看戲的人,看得好過癮,彷彿天底下的事,只要交給皇上處理,就一定能萬事大吉、功德圓滿。我們這樣看電影,也如此看待統治我們的家父子,我們始終是以最卑微的臣民自居,等待著民族救星拯救自己。

讀歷史的時候,我們會讀到乾隆皇帝「文治武功十全老人」的封號;在戲劇小說裡,我們會好奇他是不是私生子,但我們比較不在意乾隆為加強對漢人的思想控制,大興文字獄,並藉焚書箝制漢人反清思想的傳播。我們喜歡看電影裡的乾隆,欣賞他有聽取百姓發牢騷的大人大量,羨慕他風流倜儻外表下仍握有的生殺大權,但我們不太在乎乾隆帝好大喜功,為了六下江南,不惜大興土木、耗用國家人力物力,以及惡化原本就存在的貪腐。

我們用臣民的角度看雍正乾隆王朝,我們也用同樣的角度看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總覺得治理國家是他們的事,人民只有乖乖納稅、不造次才是守本分。當然,如果能意外分到一杯羹,就像小願意光臨小店,讓生意從此蓬勃發展,就鐵定是祖上積德了。至於,兩殺了多少人,黨產裡有多少是來自國家資源,軍隊與文官並未國家化,白色恐怖嚇阻了多少比例的人在解嚴後敢關心政治,權貴們到底貪腐到什麼程度所有這些「犯上」的問題,一概不是我能夠思考的。

以前不准做民調,沒人知道蔣經國的施政滿意度,但我們知道馬英九的滿意度就像他喜歡穿的小短褲,只剩下了17.9%。內聖外王,原來一直是場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16023817122637   

最近常出現在電視裡的人力銀行廣告《成長的愛》,不知怎的,每看一回,就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如果爸折斷樂器的「懲戒權」展現,代表的是不打不成器的家暴美學,那麼在這支廣告裡,母親令女兒時時感到愧疚的功力,則可以算是凌遲的第一高手了。

父母離婚後,女兒自動將母親不快樂的這筆帳,算在自己的頭上。回家晚了,母親見到女兒的第一句話竟是:「這麼晚了,找到工作了嗎」?母親臉上永遠寫著「哀怨」二字,而大學剛畢業的女兒,不得不加快腳步找工作,然後用薪水孝親。拿到了女兒的孝親,母親笑顏逐開,似乎一切的等待都值得了!

這真是典型的華人家庭,從小到大,我們所看的每一部戲曲,幾乎都是同一部劇本。家裡面,父親可以任意對子女施暴,母親則一旁拉扯、保護,然後再跟孩子哭訴:「求求你!下次不要再惹爸爸生氣。好不好?」透過母親的淚水,我們學會了忍氣吞聲,學會了偽裝、應付,我們不再想呈現最真的自己,因為負擔好重,重得讓人難以喘息!

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的兄長,同一個眷村的鄰居,全都是這樣長大的。可憐的華人子女,身體留下父親皮帶的印痕,心裡還要被母親凌遲一番,到最後,價值混亂,什麼也沒學到。不久前,還聽到大哥對這些往事的耿耿於懷,而他已經六十幾歲,為人阿公了。

我們的父母,為何要用這樣的方式教育子女呢?龍應台在文章《如果你為四郎哭泣》中,無意間洩漏出些許端倪。裡面有一段是這麼描繪:「在個人處境和國家利益嚴重衝突之間,已是中年的四郎跪在地上對母親痛哭失聲:『千拜萬拜,贖不過兒的罪來…』我突然覺得身邊的父親有點異樣,側頭看他,發現他已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幾年前,讀這篇文章時,觸動很深,也很感動,卻不知這樣的觸動與感動,仍是在混亂的價值中打轉。龍應台的父親,透過這樣的情感表現,教育他的子女一件事:「父母在,不遠遊」否則,你就必須承擔深深扎進肉裡無法拔出的自責和痛苦啊!遺憾的是,龍應台寧願耽溺在自責的感同身受中,卻無意追究父親被迫離鄉背井的責任歸屬,當親情淹沒了求真的靈魂,所謂的善,也就不自覺地披上了虛偽的外衣。

無論「孟母三遷」、「三娘教子」還是「四郎探母」,它都在教華人一件事:盡忠、盡孝。盡孝的極致展現,就是功成名就、光宗耀祖,於是士大夫便成了人們爭相模仿的榜樣,而所謂的「得志」,就是高中科舉、衣錦還鄉。如果當官才算得志、才是盡孝,那麼盡孝的同時便已經盡忠,忠於大家長、忠於天子。

201212月,「文化部長」龍應台赴國民黨中常會談「文化政策」。龍應台舉陪父親到中山堂看「四郎探母」為例子,說「老父與其他滿頭白髮的人全都老淚縱橫」就是一種文化認同,當她講完之後,全場無不為之動容,龍應台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部長的心中,文化指的是中國文化,國家指的是大一統的中國,黨國想要什麼,我就奉獻什麼,因為士大夫認為效忠朝廷就是孝順父母。在部長的心中,所謂的文化,不過是用來包裝對中原的嚮往罷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14111441136036   

署立醫院門診入口處,設有血壓、身高及體重的測量站,除了電子身高體重計,另設有血壓計2台,由2位志工分別負責。今天到醫院拆線,順便請她們幫忙量一量,結果身高、體重與想像中的相似,但收縮壓卻僅有96毫米汞柱高度。心想:如果這麼低,身體的感覺應該不是現在這樣,於是跟志工反應我的疑惑,她回說:「數據是如此呈現,不會騙你」!

起身後,移動到隔壁另一位志工的血壓計前,跟她說數字好像不對,希望重量一次,沒想到眼前的志工竟對著我說:「這沒多大用處,是參考用的啦」!事實上,醫院有一個規定,凡進入診間之前,必須先測量血壓,然後將數據交給醫師。因為有了這項規定,志工於是成了把關人員,經常會看見她們勸阻人們停下腳步,坐下來量血壓。

志工雖然這樣對我說,但還是幫我重量了一次,這一回,收縮壓回到了正常的110毫米汞柱高度。剛起身,量完身高的先生對著隔壁志工喊說:「我怎麼只有150公分?」志工回說:「數據是如此呈現,不會騙你」。這位先生得到的答案跟我完全相同,估量他的身高約莫170公分,顯然測量出了問題。這位先生的嗓門很大,只聽見他嚷嚷說:「妳看我像只有150公分嗎?妳們的測量不準,血壓不量了」。說完,便拂袖而去。

經過了這一次,志工後續的動作便開始多了一些提醒,比方說量身高時,會提醒來者要「抬頭挺胸」,即便有錯,志工也會主動要求重來,而不再推給儀器了。感覺上,那位先生之所以會咆哮,問題不在準或不準,而是冰冷的感受。「數據是如此呈現,不會騙你」!這句話聽起來,很像總統及政府官員經常掛在嘴邊的「依法行政」,意思是我不可能有錯,如果真的有錯,那一定錯在法條這般顢頇,難怪會被批評無感。

志工媽媽們在醫院服務,沒有領半毛錢薪水,但她們懂得調整自己,回到擔任志工的初發心。反之,領人民納稅錢的公務員,可還記得自己是公僕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12145018726131   

外面下著大雨,診所裡沒什麼人,天天報到的中年婦人,趁著診療空檔,和醫師、推拿師父、掛號小姐聊了起來。

婦人說:「台灣錢,淹腳目」。婦人慫恿診所擴大民俗調理部門,而她有意願投資,因為像師父這麼忠厚老實、功夫又好的男性,一定會獲得女性客戶的青睞。她說她的兄嫂開了4家養生會館,雇用了60位越南小姐幫人按摩,24小時營業,月賺200萬。婦人喝口水,又說了一遍:「台灣錢,淹腳目」。

婦人腦筋動得快,居然打起診所的主意,她認為診所因為有醫師,警察比較不會進來。在台灣,以泰式按摩為號召的養生會館,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但許多已經染黃,並成為警察索賄的對象。婦人沒說的是,旁門左道的生意,來得快去得也快,更培養不出師父這樣的專業,以及那令人感動的敬業態度。

很多人都跟這名婦人一樣,認為「台灣錢,淹腳目」,只要有眼光、有拼勁,就一定能賺大錢。看來賺錢這件事,似乎仍是台灣人心中的大事,不禁想問:人們又會怎麼看社會公益呢?

婦人說她是慈濟人,雖稱不上志工,但她喜歡勸人捐款。她常對人說:「100元不算什麼,但幾千幾萬個100元匯集在一起,就可以在全世界做些事情」。婦人越說越得意:「儘管布施,不要管錢用在哪裡,中國、外國都好,一切由他們決定就好」。

聽到這裡,終於明白慈濟人如何看待善款處理的方式,如何看待環境破壞的爭議了,遺憾的是,這種置身事外的態度,和台灣人面對黨國權貴支配國家資源的冷漠,沒什麼不同。台灣人在乎溫飽、畏服權威,難怪這裡會是殖民者心中的天堂。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10130244424970   

太太看著電視,然後轉頭對著我說:「今年下半年,雙子座的運勢會爆衝…」太太正在看算命的節目,從認識她以來,就發現她深信此道,星座、生肖、姓名、紫薇斗術、風水…樣樣喜歡。她常求神算命,特別是徬徨無助、心無定著時。

「華人愛算命,然而,算來算去,總離不開錢財與感情」。聽到我這麼說,太太點頭如搗蒜,彷彿正中她的下懷。可不是嘛!在華人的心裡,永遠是將錢財與親情擺在第一,如果仔細聽、仔細看,會發現從來沒有一個人在求神問卜時,關心的是公共事務。

神明管財富、管男女感情、管升學、升官,但就是不能管皇帝的天下。在華人的心裡,天下歸黨國皇帝管,公民是子民,即便是神明,也不能撈過界,否則會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在每一家素食餐廳,都可在壁上讀到類似「清清淡淡地生活,自然就平平安安」的慈濟宗靜思語,意思就是少管閒事。閒事指的就是黨國自肥、揮霍公帑、把國民主權賣給宗主國,65年來,臺灣人就這樣子對公益無感,放任黨國財團大肆糟蹋環境、舉債自肥,越陷越深!

在台灣,那一位神明負責什麼,大家都很清楚,也不會跑錯地方,如果有人去問神明核四的問題,一定聽不到答案的,因為這裡還不夠文明,這裡還有人在當皇帝。如果打開報紙,每天都可以見到馬總統的「震怒」新聞,在中國歷史上,震怒是皇帝天子的專用詞,天威難測,神明必須閃邊。

什麼樣的神明當道,反應的其實是住民的集體總意識,有什麼樣的文化與價值觀,就會有什麼樣的神明。舉頭三尺有神明,真正的神明,一定嚮往真、嚮往善、嚮往美;真正的求神問卜,不是求財、求人喜愛,而是討好自己的良心,在意自己跟神的關係。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09214959357940   

為減緩體重上升的趨勢,不食午餐已經三天。為了不讓岳母困擾,早上都會主動提醒這件事,而岳母也都會勸食,像今天就勸了三次。不解的是,明明說的很清楚、很篤定,怎麼還會勸來勸去呢?

除了勸,岳母也很能等,做好了晚餐,就一定要餓著肚子等她的女兒回家一起吃。前幾年,退休回到家,還被岳母拉著一起等,後來「抗爭」了好幾回,我終於可以先吃、不用再跟著她一起受罪了。事實上,岳母每等一次,太太就會有種愧疚的不舒服感,母女二人為此爭吵了好幾回,但就是改不過來。

岳母等吃飯,也等候家人回家。只要太太晚歸,就會看見她魂不守舍的身影,不停地撥打著電話;如果換成外孫女晚歸,岳母便會將壓力施加在我跟太太的身上,說外面的壞人好多,父母應該好好教育孩子。太太說,她一直生活在母親的壓力之下,從為人女到為人母,似乎都脫離不了這層束縛。

15歲就離開了家,雖比較沒有太太一輩子都得面對的困擾,但也仍難免除母親施加在我身上的愧疚感。母親常說我們兄弟不比其他人孝順,我們沒有好好照顧她、供養她,諸如此類。我想,這應該不是個案,而是華人世界的通病。華人的子女,每當想起自己的父母,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沈重感,而我們卻一直在助長這樣的文化。

我們從小到大就一直在接受儒家思想,照理說,人與人之間應該很自然、很自在的,怎麼到最後竟然需要用罪惡感來綑綁關係呢?儒家不是教我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怎麼子女接收到的都是父母的欲,卻從來不是自己的要呢?我們跟父母、子女的關係是如此地緊張,自身的男女關係似乎也難逃這道魔咒,不是委曲求全就是壓制對方,結果人性屢被扭曲,我們都失真了。

同儕之間似也難免,以前在軍中,最常見的是勸煙、勸酒、勸賭,如果你會抽煙、喝酒、賭博,你幾乎就沒有說不的權利,特別是喝酒,一定要將對方「勸」到醉倒,然後才說對方帶種夠意思。

回顧整個生命經驗,回顧所有的關係,似乎都只見服從與順從,感受不到「尊重」這個核心價值,而這正是華人最欠缺的素養。四書五經,也許可以背誦得滾瓜爛熟;孔子學院,只要有錢,也許可以無止盡的開創,但只要倫理道德停留於外在的約束,只要我們不被鼓勵做最真的自己,我們就永遠學不會尊重。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05081324080116   

看了苑裡反風車,警察不當執法的影片,也同時觀賞了尤美女段宜康就警察執法相關事宜,質詢政府官員的紀錄片。官員在立法院閃避問題或乾脆裝傻,對照起高喊「雙手反銬」的刑警嘴臉,簡直就是政府玩弄兩面手法的寫照。公共事務,自有公評,遺憾的是衝突畫面與精彩質詢,竟沒有一家新聞媒體願意端上台面,至於關廠工人的絕食抗議,更是被消音隱匿了。新聞台寧願播放網路「可愛」影片,也不願呈現真實的台灣,難怪人們不覺得集權有何不妥。

在台灣,整個底層的吶喊都被封鎖了,這就像文章「一個台北人的階級獨白」中,當英文不好,營養不均衡,工時過長,常常頭痛、胃痛掛病號的阿興,想要幫自己爭取權益時,我們的社會卻要求他們「訴求要明確,作法要具體」。阿興,敢怒不敢言也不會言,他只能以「過勞死」,控訴人們的無情與冷漠。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503123222229577   

監察院長王建煊江丙坤建議引進鳳凰、央視解決媒體亂象是老臣謀國,他認為鳳凰、央視不惜本錢、有些節目做得好得不得了,同時嘲諷反對者說:思想高檔的,怎麼會怕一個思想低檔的?這番看似無厘頭的談話絕非偶然,事實上,很早已前,我就聽軍中同事高談闊論過此事。在他們的心裡,高檔的是大中華思想而非島國文化,他們喜歡大、看不起小,他們歌頌集權體制的高效率,受不了民主體制的監督與制衡。然而,這些高談闊論的人,他們的薪水或退休金,卻是來自島國的民脂民膏,在他們的心中,低檔的人供養當檔的人,再自然不過了。

孟子早說了:「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勞心者専門洗人的腦,勞力者専門送腦給人洗,勞心者拍甄環傳給你們看,你們親中反人權即可。超完美的兩岸分工!


補充說明:

中國的學者及律師早在01-12-2009就聯名提出「抵制央視、拒絕洗腦」的訴求!他們認為,央視就是中共的宣傳節目,節目內容扭曲歷史真相,對於中國內部新聞報喜不報憂;而國際新聞則報憂不報喜。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