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30425223107053074   飢民剝樹皮當飯吃

《溫故1942》這本電影原著,大致點出了國民黨被人民趕出中國的原委。1942年,河南省那場3000萬人的大飢荒,最後以餓死300萬人收場算幸運了。事實上,如果不是日軍發放糧食給災民,災情可能更加慘重,而災民最後竟反過來幫助日軍繳械5萬中國士兵,民心向背,可見一斑。

當時雖然遇到旱災加上蝗蟲,但河南省內仍勉強維持三成的收成,不至於餓死這麼多人,然而,僅有的糧食,卻被國民政府以抗戰為由搜刮光了。在蔣介石的心中,犧牲3000萬人,餵飽胡宗南40萬大軍,然後全力防範共產黨坐大,這個戰略是相當划算的。

然而,徵收的軍糧往往超過實際需要,而部隊也有虛報人數的慣例,這樣他們就可以吃空缺,謀私利了。除此之外,徵糧徵稅的手段也不公平,鄉紳、地主總有辦法讓自己和親朋好友少繳納些,就像被拉去當兵的永遠是窮苦的農民子弟。簡單的說,活該倒楣的永遠是底層,權貴們不會餓肚子,也沒機會體會箇中滋味的。

1942年的河南大災荒,領袖不關心,政府不關心,各級官員盜賣糧食發災難財,災民大批死去,而這不死的兩千多萬人,看來只能盼望大旱後的土地,儘管土地上仍充滿著苛捐雜稅和壓榨。

三千萬裡死了三百萬,十個裡邊才死了一個,死了還會生,生生死死,無法窮盡,何必操心?這是中國人對苦難的態度,與動物比較起來,實在沒有多大的差異。


後記:

去年9月媒體報導,僅靠1萬多元薪水養一家3口的單親媽媽賴小姐只好緊縮餐費,懂事的11歲女兒安撫喊餓的8歲弟弟,「肚子餓,趕快去睡覺。」

面對挨餓,趕快去睡覺,面對死亡,趕快忘記!如果不是馮小剛導演的電影《1942》,這場未寫進歷史教科書的災厄,早已沒人會提起。河南飢民罹難時,蔣委員長夫人宋美齡正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慷慨激昂表達對印度饑荒的同情,凸顯的是黨國權力與人民權利難以承受的對比。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422125332129320   

來自山東的86歲長輩看著《中天》新聞裡的四川地震,然後隨口說了一句:「中國人太多,死些人比較好。」聽在耳裡,心頭顫抖了一下,原來她是這麼看待中國人口過剩問題的,而這樣的觀點,竟和歷史上草菅人命的權貴沒什麼不同。

新聞裡幾乎都是救災的溫馨感人畫面,至於「豆腐渣」這幾個敏感的字眼,台灣的《中天》跟中國黨中央似乎已達成某種默契,一個字也沒提。只要不撼動政權,死幾個人,沒關係的,人命如草芥,官員頂多在鏡頭前流幾滴眼淚、給幾個「天災」的說法,就足以打發了。

1942年,父母的故鄉河南省鬧了飢荒,那時他們還20歲不到。有位美國記者報導了這件事,也撼動了國民黨。蔣介石問河南省主席李培基:「究竟死了多少人?」李培基說:「官方數字1602人!」蔣介石接著問:「實際呢?」李培基說:「300萬人!」玩弄數字的李培基後來升了官,但他當的是中共政協委員,他的政治立場就跟數字一樣,變幻莫測。

那個時候,河南省不過1000萬人,一個飢荒就死了300萬人,而當時治理中國的就是最會「拼經濟」的國民黨。數字,對他們而言就像是變魔術,5年前,不是也有一個人,天天大聲喊著633這個數字嗎?結果又是什麼呢?怪只怪我們雙手奉上了空白的即期支票,養了一個恣意揮霍的敗家總統,而你卻拿他沒有辦法。

鬧飢荒這件事被中共當成了笑柄,導演馮小剛還特別拍成電影《溫故1942》消遣一番,中共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布:「在他們的治理下,13億人口都有飯吃了」。黨中央永遠只跟國民黨比!中共之所以會特別強調有飯可吃,是因為19581960年大躍進、土法煉鋼的時候,全中國有4500萬人被他們給活活餓死了。

長輩跟絕大多數的中國人一樣,認為國家就是父母,父母再多不是也仍是父母,國共兩黨是國家的守護人,這是中國人的宿命,不能選擇父母,更不能選擇國家,目前國家一分為二是非常時期,兩岸關係是特殊關係,國共兩黨目前可以二選一,將來統一了,闔家團圓就不可以再選。跟國家的強盛比起來,個人的生命與權利微不足道,他們不知道國家可以沒有國共兩黨,當國共兩黨不能還政於民,不能讓人民有完整的平等與自由時,國家就只是沒有靈魂的軀殼罷了!


補充說明:

1943 年 1 17 日,《大公》記者張高峰從葉縣寄出長篇通訊《饑餓的河南》,詳述了水、旱、蝗等天災帶給河南人的苦難,披露當局橫征暴斂的人禍加劇了災情,批評政府一味封鎖資訊、不顧人民死活。

2 月 1 日,《大公》為通過新聞檢查,將《饑餓的河南》改題《豫災實錄》全文刊出。雖然張高峰對題目的更改並不滿意,但報社「敢於把一個 24 歲年輕記者如此尖銳地披露災情、批評政府的報導一字不改地刊登出來」,他已十分感動。

《豫災實錄》在社會上引起很大反響,總編王芸生對比重慶的現狀,還特別提筆寫下社評《看重慶,念中原!》,發表在22日《大公報》重慶版上:「讀了這篇通訊,任何硬漢都得下淚。憶童時讀杜甫所詠歎的《石壕吏》,輒為之掩卷太息,乃不意竟依稀見於今日的事實。」

當年河南人痛斥四大害,其中除張高峰提及的「水、旱、蝗」外,就是「湯」---中國河南戰區(第一戰區)抗日主將湯恩伯!兩年後日軍發動豫湘桂戰役,豫西地區的河南人不但沒把中華民族的死敵日本侵略軍當成禍害,甚至還民間武裝、義助日軍,將潰逃中的5萬國民黨軍繳械,送交日軍,其餘幾十萬國民黨軍大都不戰而逃。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419091207630417   

《壹週刊》踢爆核四廠長王伯輝宴請強化安檢小組成員大啖龍蝦,對此,王伯輝回應說,這純粹是幾個主管請老同事們吃飯,保證沒用半點公帑。他說:「工程師有工程師的良心,我們不會要求他們放水」。

讀這一則新聞,想起了一段往事。在部隊的時候,螺旋槳飛機的定期檢修是交由台中水湳機場的修護單位負責,這個機場在廢棄之後,成了李安少年PI的拍攝地點。飛機在那裡交由專業整修,完工之後,再由部隊的合格組員前往執行性能檢測飛行。

飛機是否妥善、交回部隊使用,我們幾位說了算,驗收的結果,也關係著檢修單位主管與工作人員的考績。我們在哪裡的幾天時間,廠長或其他重要幹部常會招待我們到外面吃飯,幾杯黃湯下肚,感情雖增添幾分,但份際卻模糊了。我們這些負責試飛的組員,當然自認在飛安的把關上很有良心,但有些時候,仍免不了會吃人嘴軟,在某些地方放寬了標準。事實上,放水不需要特別關說,見面就已經三分情,而且彼此還是學長學弟或老同事的關係,至於請客的人是否自掏腰包,根本沒有人在乎。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30402152725884035   

大女兒返校前,接到一通電話,同學說她放在宿舍的機車正在漏油。女兒有些緊張,問我有可能是漏汽油嗎?我說汽油會蒸發,如果看地上是黑色油漬,那就是漏機油。問女兒最近有碰撞到底盤嗎?孩子說前兩天曾跨過一個坑洞。孩子回學校以後,打了一通電話回家,說虛驚一場,是同學在開愚人節的玩笑,而我這也才恍然大悟。

窘的是,這居然不是今天的第一次。

在臉書上,看見網友介紹一個粉絲專頁,裡面說文化部大力推薦總統與夫人的伉儷情深,希望透過文創商品開發,提升全民夫妻恩愛、家庭和樂,以達社會教育之功能。當時心想,這一定是惡作劇,一定是在模仿Google愚人節的嗅覺網頁,但這個文案寫得太不入流,怎會讓殺人魔王、拜金女王充當模範家庭呢?

除此之外,也看見有人轉貼總統的精神喊話:「如果你要撈錢,就不要來成為國民黨員,你要成為國民黨員,就不要來撈錢。」讀的時候,覺得編此愚人節文案的人太不高明,連三歲娃兒都知道國庫通黨庫,都知道當今最紅的「南益世、北素如、中朝卿,都知道國民黨等同貪腐,怎會有人受騙上當呢?

不過,這回沒有人在愚弄我,而是我被自己愚弄了,因為文化部真的有此創意活動,而總統也真的說過這段噁心的話。生活在國民黨掌控的媒體世界中,真的變成假,假的說成真,幾乎天天都是愚人節。

當局者迷,有時還真的需借用老外的眼光,來幫台灣人辨識真偽。總統想透過核四公投操弄民意,這兩天請來了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Kahneman)幫忙背書,沒想到康納曼卻打臉說:『同樣的議題,用不同的公投命題呈現,得到的結果完全不一樣,也就是看你怎麼去「框問題」(framing of the questions)』。

原來,幾十年來,我們都是在框好的問題中找答案,不管我們找到的答案是什麼,都跳脫不出國民黨設好的圈套脫離現實的國號與憲法,緊緊掐住了每一個台灣人的自由與主體性。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