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2012  

男眾之間,平時愛開跟性有關的玩笑,但正經八百地圍坐在一起討論性事,今天則是生平頭一遭,每人臉上都寫著「很不自在」四個字。除此之外,男眾似也不習慣和性伴侶討論此事,相關知識或性伴侶的想法與感受,就只能在文章或A片中摸索了。

關於性,人們談了幾千年,卻都是以訛傳訛的誤導。聽了開示,男眾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也終於可以拋棄坊間種種似是而非的論調了。性,原來可以這麼看:

性像輪胎,當身體飽足了氣,就是一種性的滿足,不一定要洩氣。氣不飽滿的性行為,不會得到滿足。

性不是追求高潮,也絕對不是同床異夢,而是清楚另一半的感受,知道對方正在想些什麼。性是兩個身體,一個靈魂,性是心透過身體的延伸。

 

性是身心喜樂滿溢後的自然分享,不是關係裂痕的黏著劑。不要相信電影中,情侶爭吵後的激情纏綿畫面,也不要相信「床頭吵、床尾和」這句話,妄想透過性來拉近彼此的距離,最後一定是徒勞無功。

男眾之所以對性難以啟齒,是因為男性好面子、喜歡不懂裝懂,然而,就在今天,不願承認自己無知的男眾朋友們,也都開心地卸下了自己的面具,開始練習做最真的自己。

覺醒的男眾們,首先需要練習的是和自己相處,和自己的鬱悶、煩躁相處,和「害怕失去自己、害怕失去別人」的那一個人相處。當我們有心量接受自己的缺點,我們才有心量接受對方的不足;當我們懂得接受自己,我們才懂得愛另一個人。

       性,就是配「對」,要配到「對」的人,我們自己必須先是「對」的人。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21020175048409806  

太太談到明年退休與否時,忽然將嘴依附在長輩的耳旁,輕聲細語起來。不一會兒,聽見長輩說:「軍人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怎麼可以」長輩的話,雖然只說了一半,但聽得出來,母女二人應該是在談論我的年終獎金以及18趴。不過,我早已經退休。不是嗎?

 

「這些事,是沒什麼道理,不過家裡需要這筆收入

「然後,留一屁股債給下一代?」

喝茶時,太太主動談起這兩天的熱門新聞,並企圖將年終獎金、18趴和家裡的財務狀況綁在一起,但我的回應顯然讓她感到失望了。

 

「如果有遊行,你就不要跟著上街、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不阻止這種事,下一代就會拿石頭砸我們的頭。」

太太不死心,企圖阻止我壯大反對的聲浪,但只要觸及下一代的幸福,太太便也心軟、心虛了。話不投機,太太對著我嘲諷幾聲後,便離開了視線。

 

老天啊!

要人棄捨嘴邊的一塊肉        好困難啊!

怎麼樣才能讓這些人知道   

       這其實是別人身上的一塊肉        這其實是下一代身上的一塊肉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saipao-014  
 

針對缺少一領一、讓台灣更好的行動力,善知識說這是因為悲心不足,沒有急迫感所致。只要沒有將世間苦難放在心上,就不會有急迫感,就不會有分享法音的熱情。

回首來時路,十年前到聖脈學習打坐,頂多是為了養生,哪裡會是為了將世間苦難放在心上。當時,剛從軍中退下來不久,仍謹記著軍中盛行的一句名言:「養生第一,活得越久,領得越多。」這句話指的是終生俸,月退俸 + 年終獎金,還有18趴的優惠存款利息。

有一天,有位同修問我說:「領這些錢,卻不為這個社會做點事、盡點心力,說得過去嗎?」說實在的,當時的確被這個問題給問傻了眼。這是退休金,不是嗎?領退休金,還要再付出心力、勞力,又是什麼道理呢?

後來,慢慢懂事了,發現在我的退休金裡面,有很多是屬於不公平的資源分配。自古以來,軍公教便享有了農工商朋友所沒有的福利,諷刺的是,我們必須依賴他們的稅金養活著,因為軍人從來不用繳稅。

 

平平都是人,怎會差這麼多?

其實,早年的軍公教必須是國民黨黨員,而國家機器必須透過軍公教才能運作,將這群人的利益跟國民黨緊緊綁在一起,於是有了黨國不分的集權體制、資源分配不均的階級劃分,以及動員力道極為強大的鐵票部隊。

一轉眼,離開軍中12年了,臉書上的退休同事們,分享的仍是養生、美食方面的資訊;而另一方面,國家財政的龐大赤字,國營事業與勞工保險即將破產等消息,正出現於各大媒體的版面

       我想,我大概知道什麼是世間的苦難,也似乎能理解同修為何對我說這些了。原來,悲心不足就是對資源分配不均無感,如真想為台灣盡份心力,就必須先讓無感變有感。錢正在燒、資源正在流失、國土正崩坍,能不急迫嗎?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21017003958293179  

我在軍中服務滿20年就退伍了,當時年僅42歲,官階少校,每半年領取一次月退俸,每年加發一次年終獎金(1.5個月本俸)。長我10歲的大哥,也是服務年滿20年便從軍中退伍,他是上校,月退俸自然多我許多。(若不含18趴優惠存款利息,少校月退俸有3萬餘元、中校4萬餘元、上校8萬餘元、少將10萬餘元、中將12萬餘元,二級上將則高達16萬元,一級上將實領有18萬元。) 算算,我已經領了12年,而我的大哥也已經領了22年,事實上,父親也是領月退俸,在他80歲往生之後,仍由母親代領1/2的月退俸至今。

 

一家三口,無論退伍軍人或榮眷,都在領月退俸。如以父親的壽命來看,我和大哥約可以領40年的月退俸,而且是「週休七日,月領數萬」問題是這麼好康的事,錢要從哪裡來?

 

退休金來自考試院銓敘部管理的退撫基金,其資金來源是軍公教每月提撥薪資的12%,但12%的提撥金並非軍公教全額負擔,而是政府負擔65%,軍公教負擔35%。相較之下,勞退基金是由勞工負擔2成、雇主7成、政府1成,政府對軍公教的厚愛,可見一斑。

 

即便如此,目前在職的軍公教少於已退休人數,也就是按月交錢的人越來越少,領錢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有一天,坐吃山空,要領錢的人領不到錢。政府會坐視退撫基金破產嗎?當然不會!他們會想盡辦法從人民身上挖錢,就像當初油電雙漲,是為了拯救中油、台電免於破產。


什麼是政府?軍公教就是政府!


公職待遇,古稱「領官餉」。軍公教壟斷國家資源幾十年,他們早已經習慣凡事交給全民埋單,無論如何,絕對不可以動到自己荷包裡的一毛錢。

 

老天啊!

人們對不公不義早已習以為常了

霸佔國家資源的人視之為理所當然,而且要的更多

被剝削資源的人民視之為苦命、宿命,還要大家一起認命

老天啊!

土壤、河川、空氣、能源早已被污染

權貴、資本家、既得利益者仍一直在要、不停地要

即便債留子孫也在所不惜

老天啊!

這些人有這樣的權利嗎?

要怎麼做,才能讓人民醒轉,取回自己的權利呢?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1120  

戒斷40年的抽煙習慣,身體與心理必然會承受「煙癮」所帶來的疲累、注意力不集中、便秘、煩躁、失眠等諸多現象,這正是我三週來的身心寫照。有趣的是,如果現在吸一支香菸,以上症狀就會馬上消失。誘惑,就是這麼地迷人,這麼地讓人身不由己。

15歲那一年,進入軍校,睡在我下舖的同學是老煙槍,牙齒都焦黃了。有一天晚上就寢後,下舖同學將抽到一半的香菸遞了上來,當時還將我的蚊帳燙個大洞。第一次抽煙,頭會暈,但也從此結下不解之緣。27年的軍旅生涯,身邊都是煙友,舉凡辦公、待命、聊天、喝酒、打牌,也幾乎是煙不離手。早期的軍中,吸煙是常態、是主流,不吸煙才是弱勢族群。

 

回頭看,一開始的吸煙或許是為了交際,也可能是為了耍帥,但這樣不可能成癮。會成癮,是因為身心有著莫名的苦,而吸煙能讓苦暫時得到舒緩,雖然明知很快又需要另一支煙來維持。

       習慣吸煙的人,本意都是為了離苦,只不過是用錯了方法,或者是說,沒有人知道方法,沒有人知道如何跟自己相處。以前,我用的是麻醉方法,但也從此離不開麻醉品,這三週,無論身心起了什麼變化,就是學習以最大的心量來含容這一切。相信塵埃落定時,身體的地水火風又會重新回到自然
…會有這麼一天的!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121005223403089153  

從郵局領回了71600元,這是二位女兒就讀私立大學的軍公教人員子女學雜費補助金,每人每學期可獲得補助35800元,直到大學畢業。事實上,孩子們從出生開始,軍中就發放所謂的生育補助費,小學、中學每學期各有500元補助,高中職、大學則依公私立學雜費分列補助金,大約是實際繳交金額的6成。


當勞工團體向政府討一顆茶葉蛋時,軍公教(含已退休)不明白人們為何要為一顆茶葉蛋起爭執,在他們眼中,10元不到的茶葉蛋如同雞肋,根本就是可有可無。

 

政府的民調一蹶不振時,這個族群仍堅持著忠黨愛國的信念,他們認為民調與不景氣只是一時,他們對政府有耐心、有信心,也相信政府是走在「對」的路上。

 

當油電雙漲時,這些族群認為這屬於「完成大我」的必要犧牲,他們在這件事上稱許總統的氣魄,認為讀聖賢書者,就應該雖千萬人吾往矣。

 

當人們指責官員的無感施政時,這些族群會跳出來教訓大家,說真正的禍害不是無感而是擾人的民粹。

 

以前,台灣錢淹腳目,不容易看出特定族群佔據了台灣大部分的資源。當貧富差距擴大、當大家找不到工作、當財富急遽縮水後,所有不公平的資源分配,逐漸浮現於你我的眼前。

      

原來,台灣從來沒有藍綠對決,有的只是權貴害怕失去政權,支持者害怕失去既得利益的階級保衛戰。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