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20830001747450490  

同修於小組布薩中談到了「師生相」,一個不流動的相。


想到師生關係,我們很自然就和過往的「國民教育」連結起來,這就好像電影《熱帶魚》裡面,那位字正腔圓、口操「國語」的老師,表情嚴肅地點名學生到講台前面打手心,而這樣的畫面,其實就是你我共同的成長經驗。

 

在華人世界中,學生很難向老師清楚表明自己心中的想法,或可以說是少了說真心話的勇氣。事實上,在「宗法封建大家長制」的氣氛下,學生或晚輩很少有機會開口說話,因為說真心話是會受到懲罰的。或許是因為少了這一種鍛鍊,感覺同修在分享的過程中,似乎一直抓不住重點,其內容就像漂浮不定、變化萬千的雲朵,需要外身幫忙喊停,並重新定位,甚至需要透過外身的刺激或鼓勵,才敢說出心中真正的覺受。除此之外,我們也不習慣說出自己的「有」,彷彿這才符合禮教,也才是翩翩風度。

 

《熱帶魚》中,不時出現小人物之間的對白,這些話語先是讓自己開懷地笑出聲音,然後發現眼角竟早已噙著淚水。相較動輒以「大道理」訓斥人民的「天龍國」記者,「綁匪」慶仔一家人的單純樸實,反而更貼近你我的最真與最自然。演員文英以輪轉到不行的鄉土台語,演活了劇中主導整個烏龍綁架案的阿姨,她的言談舉止,其實就是我腦海中的台灣風情,一種帶著泥土香氣的親切感。

 

布薩的後半段,同修們開始討論著:「接受親教師『訶責』的當下,什麼才是弟子最自然的身口意?」當時,很自然就聯想到一止,想到《熱帶魚》裡的文英阿姨想到的同時,不覺會心一笑。

 

我們對「師生關係」存在著太多的誤解,我們用「自以為是」的解讀,聆聽著親教師的每一句叮嚀校正,也總以為師的訶責,就是在指責自己「少」了什麼。於是,我們開始害怕面聖,害怕看見鏡中醜醜的自己,悄悄地將親教師塑造成了另一個「威權體制」。

 

我們用這樣的態度與師接觸,也以同樣的方式接觸世間,我們都在封建的「宗法文化」中相互迴向,且不斷地輪迴。想起師曾開示:「在普遍缺乏普世價值概念的華人世界中,佛法將寸步難行。」此一綜觀上下五千年歷史的智慧,除一語道破現今的困境,也為所有想要傳承佛陀本懷的弟子們,指出了一條康莊大道。


是啊!沒有師隨念,就不可能有最圓滿的關係,不懂得和師相處,就不可能懂得與世間共處。師隨念,是唯一的下手處,且讓我們直心行去吧!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ugo-Poster-2011-Drama-Adventure-Movies-2  

電影《雨果的冒險》(Hugo)中,出現最多的畫面是齒輪,而最常出現的對白是 Fix it(修理它)。懷錶的齒輪需要調校,鐘樓上的大鐘齒輪需要上發條,玩具老鼠、機器人身上的齒輪需要重新組裝,即便是裝在警察督導腿上的義肢,也因為關節經常卡住而需要換新。齒輪不可能單獨存在,它必須和另一個齒輪契合,才有可能傳送動力、改變速度,或是轉換運動的方向,而這不正是人生的另一種寫照嗎?

 

雨果從小就受到鐘錶匠父親的影響,他對機械情有獨鍾,也天生一副巧手,他雖能將手上的齒輪重新賦予新的生命,卻沒有辦法停止思念死於火場的父親。父親生前留下來一個損壞的機器人,雨果藉由修復機器人來緬懷父親,雖然如此,但整顆心卻是鎖住的,怎麼樣也快活不起來。同樣的,機器人身上的零件雖然可以修復,但如果沒有一把「心型」鑰匙開鎖,也無法讓機器人再次動起來。

 133036387063  

故事場景是一戰後的歐洲,當時不只是雨果在受苦,而是整個世間都在苦海之中,人們似乎都缺少了一把開心的鑰匙。其中之一,便是法國電影史上最重要的一位實驗家喬治.梅里葉Georges Méliès 18611938,他對電影夢想,也同樣被無情的戰爭給輾碎了。

 

他沮喪地說:「快樂的結局,只存在於電影中。」灰心喪志之際,他甚至將畢生嘔心瀝血拍攝的百部影片膠捲,全部熔解成黏合女仕腳下高跟鞋鞋跟的膠漿。從此之後,喬治.梅里葉便不再碰觸熱愛的電影事業,他隱姓埋名,鬱鬱寡歡地在車站裡,經營著毫不起眼的玩具店小生意。

 

生命,不可能單獨存在,你我都必須活在關係之中,而關係的流動與否,也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品質。特別是當我們努力,卻只換來失敗;當我們得到想要,卻不是所需;當我們精疲力盡、想喘口氣休息,卻只能深陷在挫折裡這個時候的心,便需要像齒輪一樣調校,還原成最真的狀態了。

 

電影中的雨果,為了找這把開心鑰匙而與人相遇,此一「冒險」的旅程,不僅改變了雨果自己,也改變了每一位與他相遇的人們。首先,梅里葉夫人被認出曾是大師每部電影中的女主角,當一行人在大師家中,觀賞她所主演的舊片《月球旅行記》(Le voyage dans la lune1902)時,雨果好奇地問起電影怎麼會是彩色的。這個時候,原本憔悴的梅里葉夫人,臉上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說所有的顏色,都是以人工方式彩繪在一格一格膠片上的。放映機捲動膠片的聲響,驚擾到原本正在休息的喬治.梅里葉,但也意外地喚醒大師埋藏心底的記憶,重新點燃他對電影的熱情。

 

人生如戲也如夢,我們每天都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也有一種入戲的感覺。想問的是:在夢裡,我們想要去哪裡?在戲裡,我們又到底要演什麼?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2082512192575742  

蘋果與三星的世紀專利大戰,美國加州聯邦法院初審結果出爐,陪審團認定三星侵犯蘋果6項行動裝置專利權,必須賠償蘋果10.5億美元。此次陪審團共有9人(72女),年紀介於2060歲之間,其中5人在50歲以上,僅1人具有「專利」相關經驗。

當看到這則新聞時,不禁要想:長久以來,習慣於專業法官制,習慣由受過專業法學訓練、擁有資格認定者出任法官,並且由他們全權判斷被告有無過失的台灣人會怎麼看?

有人說:「美國人當然袒護自己人,或者陪審團的判決很可能會偏袒原告,因同情受害者而將過失歸咎於被告,也是人之常情。」

也有人質疑:「國情不同,台灣人普遍不具法律常識,怎麼可以參與審判?」

 

類似這樣的觀點非常普遍,但也都規避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執政者、法官、檢察官及立法者所代表的公權力,都會貪污腐化、濫權瀆職,都會藉司法打擊政敵異己。美國在英國殖民時期,就曾經遭受英國政府類似的剝削及打壓,這也是為什麼美國雖延續英國的陪審團制度,卻發展得更為徹底的原因。

今天的台灣,同樣也受著被殖民之苦,馬英九取得政權後,從其控制司法、打壓異己的種種跡象看來,會發現台灣現有的人權狀況,甚至比美國獨立前的處境更加艱難。除了整肅異己,殖民統治者也不忘透過司法系統,為自己人護航。例如:台北地檢署認定陳肇敏等人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破案立功,與江國慶冤死沒有因果關係,而此一不起訴處份,在在顯示政治操弄司法、司法服務政治的悲哀。

除此之外,執政者為應付人民要求司法改革,也創造了所謂「觀審制」以魚目混珠。然而,觀審制中的觀審員,頂多能和高高在上的法官說說話,至於法官大人要不要聽,則完全看他是否開心。

在蘋果與三星專利大戰的案例中,我們發現審判需要的是常識,而非專業訓練。台灣的職業法官,之所以一再被外界戲稱為「恐龍法官」,就是因為他們只具有專斷、擅斷的本事,卻少了一份生而為人的常識,少了一份融入不同文化與價值的勇氣。

       司法是人民的司法,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惟有司法官民選,惟有人民組成陪審團,才能真正保護自己,才能監督各種可能為惡的公權力。

       延伸話題:

       專利申請是為了推動科技的進步而鼓勵創新、保護創新,如今專利越來越演變成惡性的競爭砝碼,越來越像是個緊箍咒,「我說是改良,你說是仿冒、侵權;我說你壟斷創新、影響市場競爭,減少消費者選擇,看我獲利你就眼紅,你說我3個月中抄襲了你4年的努力成果,而不必承受任何風險」。

美國大企業一次又一次地對競爭產業發起這樣那樣的智慧財產權爭端,究竟有幾分真實憑據?競爭產業承受不起天價訴訟費用,大半同意向企業龍頭支付巨額的所謂 「專利使用費」或「專利授權費」,究竟是真的用了人家的專利,還是摸不清令人目眩的美國法律而不得不忍受對方赤裸裸的訛詐?

       美國現行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也許已過度苛刻,以至於在很多方面失之荒謬,從而大大激勵了企業龍頭的道德風險,激勵他們利用嚴苛的智慧財產權保護制度給競爭對手設置障礙,自己不從事創新,也不允許競爭對手從事創新以確保自己的競爭優勢。


       專利是保護智慧財產權的金融和法律武器,但越來越多的企業,使用專利訴訟和版權壟斷來打壓創新小企業,牢牢束縛行業創新的腳步,鉅額的訴訟開銷,總是會反映在售價,影響最大的實際上是消費者的權益。(滑鼠放在下方圖表便可放大

1344166822_105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The-Newsroom  

晚間,正當各家電視台拼命在颱風消息上「灌水」時,HBO頻道也在同一時間,上映了網路上劇名是《新聞編輯室》的《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第4集。

電視台新聞部門,在接獲國會議員被槍擊的消息後,隨即準備在電視上插播此一重大事件的相關報導。麥卡沃坐在主播台上,在接獲同仁陸續傳遞過來的事件發展後,不疾不徐地將紊亂的訊息,以有條理地方式播報出來。

此時,另一家電視台的畫面中傳出議員身亡的消息,在無法確認的情況下,麥卡沃以及工作人員均覺得單一訊息不足以採信,需要再確認。接著,又有三家主流電視台跟著報出議員身亡的消息,電視台主管終於按捺不住,質問現場工作人員:「為何還不跟進?如果新聞內容跟不上事件的發展,觀眾就會轉到其他電視台」。

       堅持理想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信心也很容易因為資訊不足而動搖,特別是在倒數計時的壓力、在收視率的誘惑之下。緊要關頭的當下,一位工作人員回覆主管說:「議員是人,宣告死亡的應該是醫生而非新聞。」這個時候,攝影棚內一片靜默,大家都在等待主播麥卡沃的最後決定。

       每個人都想要圓滿,但也都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動搖,很容易因為境界的亂而讓我們不信。如果這個時候,有人願意幫我們確認、肯定這個心,幫助我們在沒有路的地方看到路,幫助我們在複雜的地方看到簡單…我們的心,就會突然地安靜下來,而這就是朋友與善知識的可貴之處。

最後,麥卡沃仍選擇不報導死訊。沒多久,醫院傳來議員還活著,且即將進入手術房開刀的消息。原來,先前的死訊是一則烏龍,而沒有跟著其他電視台以訛傳訛,也讓這家電視台的信譽得以確保。

       當播報告一段落時,麥卡沃請相關工作人員到播報台前,感謝危急之時的相互護持,話語雖然「粗俗」,但臉上流露的卻是「勝喜」神情。當人們克服了自己的恐懼,戰勝了媒體界為飆高收視率寧可利益掛帥、犧牲新聞品質的陋習,又怎能不喜悅,怎能忍著而不分享出去呢?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1  

晚間,在聖脈中心聽取葉亭君老師介紹大鵬灣BOT的美麗與哀愁。眼前的一張張照片,勾起了我40年前的回憶,然而,印象中的美麗大鵬灣,如今卻因為不當開發而面目全非。

10歲之前,就住在大鵬灣旁,也經常陪著父親夜釣。聽父親說,大鵬灣的魚種多樣且豐富,每次都讓魚簍子滿載而歸。記憶中,父親曾釣起一尾石斑,尺寸正好和家裡的餐桌一般大,鄰居無不嘖嘖稱奇,還合照留念呢!

海裡面有許多河豚(俗稱娃娃魚)和水母,鼓脹成圓嘟嘟模樣的河豚,漂浮動作像降落傘的水母,也都成了小朋友最喜愛的(玩具)。最好玩的就是在岸邊抓螃蟹了, 兩隻手各拿著一支細竹子(取自於竹掃帚),一支頭上綁著螺肉當餌在前,另一支則用魚線打上一個活結在後。活套放在餌的正後方,當螃蟹伸出夾子取餌時,後方的活結便順勢將蟹腳套上。

 

1518歲期間,也曾在此地就學(空軍幼校)。由於海面平靜,從日治時代開始,這裡便成了水上飛機起降的地方,因為有飛機起降,海上於是限制養蚵,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任何障礙物。大鵬灣有茂盛的紅樹林,只要不下雨,晚餐後都會散步至碼頭,或坐或躺,只為了享受那迷人的海風與氣味。有時也會在深夜裡躺臥碼頭,仰望星空,或一時興起脫衣下海裸泳,欣賞那帶著燐光的海水,不時在身體四周翻湧著。如果嘴饞,便會游到漁人白天撒下的漁網處,三、五人合力收起漁網,揀選自己喜歡的魚貨。

      老師的照片中,大鵬灣如今已變成了賽車場、輕航機機場、高爾夫球場,四周的漁民因為開發而被迫遷徙或轉業,灣區生態遭受到無情的摧殘,原本的日式建築也幾乎拆除殆盡。一止說她住在屏東,卻不曾造訪過大鵬灣,我想,很多人都有著同樣的遺憾。當時的大鵬灣,雖然保有美麗的風貌,但因為有嚴格的軍事管制,一般人不得其門而入,現在雖然開放了,卻只能透過口述歷史憑弔一二。不禁想問,一切的造作,究竟所為何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P1010064  

如果開車行經嘉義縣水上鄉的「1號省道」,一定不會錯過代表嘉義的明顯地標--「北回歸線」。「北回歸線」大約在北緯23.5度,每年夏至,太陽直射在北半球的緯度達到最大值,此時正是北半球的盛夏,此後太陽直射點便逐漸開始南移。

穿越北回歸線的「1號省道」,當初從雙線道拓寬至今日的8線道時,曾經在地底下挖出許多屍首。這個地方叫劉厝庄194739日這一天,邱連春13位手無寸鐵的村民慘遭殺害,兇手,來自於北回歸線向西延伸的水上機場駐軍,而這只是228嘉義大屠殺的一部分。

325日,潘木枝柯麟盧炳欽陳澄波4人在嘉義火車站前槍殺示眾,事實上,就在兩天之前,此地才剛執行了蘇憲章11人的槍殺示眾。從這一天開始,台灣進入了長達40年的白色恐怖時期,228事件的真相也跟著屍首埋沒地底,隱藏在每一個台灣人的記憶深處直到1987226日的那一天,鄭南榕帶隊展開「嘉義市228和平日」遊行,直到陳澄波槍決後的遺照公諸於世,嘉義人才開始敢談論這樁慘劇。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P1010127  

這三天,參加了《青平台基金會》在嘉義舉辦的「白色劇場」活動,也跟著一群大學生穿梭於嘉義舊城的裡與外,一行人企圖在觀光客熱中的阿里山、雞肉飯之外,尋找那隱藏於人文歷史中的人權地圖。雖然天氣很熱,雖然走了很多路、流了許多汗,但每當看見放置於嘉義各地的陳澄波畫架,看見畫中一根根筆直電線桿座落於舊時的嘉義街道時,一種文明又似曾相識的親切感,頓時讓疲憊的身軀又重新充滿了能量。

調整大小 P1010003  
      陳澄波手上的彩筆,畫出了1945年以前的文明台灣,而潘木枝醫師視病如親的慈愛,也道盡了台灣人天生的純樸民風。那個年代的嘉義,就像四處可見的日式紅檜建築,簡單、有個性,又同時洋溢著讓人陶醉的香氣。

調整大小 P1010041  
       下榻的「玉山旅社」,位於「北門
」旁,這裡是阿里山森林鐵道的起點。為了招攬潮水似的中國觀光客,整個嘉義市大興土木,五星級飯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頭來,而原本的日式建築,也都披上了新衣,只不過重新裝潢所使用的南洋檜木,怎麼也不能和阿里山的紅檜相提並論。

調整大小 P1010119  
百年之前,日本人在阿里山發現了筆直參天的千年紅檜,紅檜如同228時期菁英份子,是台灣的寶。然而,可用之材逃不了濫伐的命運,反之,無用之材,卻意外成了阿里山上的神木;可用之才如阿里山首任鄉長高一生(鄒族),在228大屠殺時,被保安司令部以「窩藏匪諜」及「貪污」的罪名,逮捕槍決,取而代之的英雄,卻是教科書上偽造的吳鳳事蹟。

       人們都說嘉義是民主聖地,而中央噴水池則是民主的表徵,每逢選舉,不同黨派都會圍繞在水池旁一較高下,這樣的盛會已成為各家媒體爭相報導的活動。然而,如果沒有直接和在地的社運人士面對面接觸,光是透過電視新聞報導,是很難瞭解當地人文、人權等民主素養的。


這三天,透過基金會的安排,我們認識了「洪雅書房」負責人余國信先生、社大董育奇先生,以及獄政博物館(嘉義舊監獄)志工陳俊文先生,聽他們敘述「玉山旅社」的搶救過程,聽他們述說從公權力手中搶救古蹟的艱辛歷程。這幾位都很年輕、很熱情,在他們身上看見了228先賢烈士立下的典範,也看見了台灣未來的希望。

調整大小 P1010030 調整大小 P1010134    
另一位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嘉義市前文化局長賴萬鎮先生,在他的熱情導覽下,我們得以站在潘木枝醫生當年經營的「向生醫院」前面,聆聽醫生「醫術很好,給窮人最好的藥,常不收費,還幫窮病患找房間與交通運輸」等動人事蹟,而這麼一位愛人如己的醫生,卻也逃不過國民黨的無情槍彈。

調整大小 P1010062  調整大小 P1010048  
228事件爆發,正好是陳澄波兒子陳重光回學校註冊的時候。現今已87歲的老先生,在經歷了這些年來的冤屈與不能說的苦悶,在為我們介紹父親一幅幅的精彩畫作時,臉上仍不時洋溢著以父親為榮的光彩。陳重光語重心長地告訴大家,這樣的歷史絕對不能再重演,也希望透過瞭解這一段陰暗的歷史,可以讓台灣的民主走得更好。

調整大小 P1010009  
然而,歷史有時真的很弔詭。如果不是陳澄波先生遺作「淡水夕照」在香港佳士得拍賣會場創下2.1億的天價,也不會有人知道陳澄波228的受難者,更不可能出現陳澄波身上仍保留著彈孔的照片。很多的228史料都被國民黨政府刪除或竄改,而這張僅有的歷史遺物,等於將國民黨的惡形惡狀昭告天下,讓後世認清統治者的本來面目。

url  
歷史,有時也讓人感覺無奈。僅有的228或白色恐怖電影,諸如《悲情城市》或《超級大國民》,所探討的內容多侷限於受難者的悲情,很少有人敢直接挑戰當初的造業者、今天的執政者,因為此舉很可能讓自己付出慘痛的代價。1989年初,在一場民主進步黨與臺灣原住民聯合起來、試圖打破吳鳳神話的集會遊行中,群眾將原本豎立於嘉義車站前的吳鳳銅像拉下來,並決議改建二二八紀念碑。建碑一事,觸動了國民黨政府的敏感神經,而設計者詹三原也因爲設計該座紀念碑,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入獄,成為白色恐怖受難者之一。

瞻仰紀念碑時,發現其中一面的碑文中,引述了聖經裡的一段經文:

「要解決民族間的糾紛,排解列強的爭端。要把刀劍鑄成犁頭,把槍矛打成鐮刀。國際間不再有戰爭,也不再整軍備戰。人人要在自己園中、樹下,享受太平,沒有人會使他們恐懼。(彌迦書43節)」

「致力人間和平的人,多麼有福啊;神要稱他們為兒女!(馬太福音書第五章9節)」

調整大小 旋轉對象 P1010056  
人們之所以對政治無感,之所以對過往的歷史沒有興趣,是因為還沒能認清自己的本來面目,還不敢做真正的自己。真正的我,一定是神的兒女,也唯有敢做神的兒女,才有可能讓自己的生命和這塊土地的歷史相互連結,才有可能穿透恐懼,在自己辛苦耕耘的園中、樹下,享受太平。

調整大小 P1010087  
值得高興的是這一次活動中,年輕的大學生走出來了,人數雖然不多,但也都成為台灣民主發展的一顆顆寶貴種子,並形成一種自發性的交織網路。看著這些孩子,感覺他們就像隱藏在228紀念牆高度下的竹子,當竹子隨著時間,成長超過紀念牆的高度時,失落的片段與真相,終究會因為無法逃避而逐漸浮現於世人面前。區隔你我情感的高牆終會倒下,我是如此地堅信著!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11  

我不是法官,但我卻經常定人的罪。小從一個無明的念頭、一個習慣性的判斷,大到透過眼神、話語論斷對方的過錯,甚至不用聽對方的自白,就已經可以幫對方寫出滿滿的罪狀了。

我憑著僅有的經驗,自以為是地取代了上帝才能做的事情,而同樣的情事,幾乎發生在每一個關係裡。我讓我自己受苦,也讓每一個被我定罪的人受苦,後來,我發現絕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有著相同的壞習慣。

然而,法官就比常人高明嗎?考試第一名的法官,就代表不會誤判嗎?讀法律系,考上司法官,然後在司法官訓練所培訓一段時間,就具備了斷人生死、決定毀譽的能力嗎?華人的法庭很講究自白,但有幾份自白是出自於嫌疑人的自由意志,又有多少自白不是刑求、脅迫下的產物呢?

 

西方世界不相信法官,他們認為法官也是人,當法官開始「play God」時,就非常可能出現誤判,即便將重大案件交付陪審團,也不保證絕對不會出錯。雖然如此,陪審團卻是人類在上帝面前,所建立的一個最為謙卑的制度了。

陪審團,代表承認法官的視角有限,法官一人頂多看到120度的世界,沒有辦法360度、 全方位地兼顧。同樣的,當走在修行的路上,我發現人之所以喜歡論斷別人、論斷自己,是因為人們習慣和自己的業力對話。當遇到困難時,行者很容易便忘記留下足夠的空間,請示善知識(上帝)該如何想、如何看、如何說、如何做,很多人只在乎自己的慾望是否能夠獲得滿足,而所謂的就事論事,不過是美化自己的獨斷專行罷了!

人習慣透過自欺,來鞏固既有的成見,然而,自欺卻讓我們喪失苦的敏感度,失去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熱情。今天的台灣,人們對司法造成的冤獄無感,對公權力利用國家機器抹黑政敵的動作無感,對媒體透過公器追殺異議人士無感如果回頭看,會發現所有的無感,其實都源自對「我見、我慢、我欲」的無明餵養,而這個「我」,是亟需被擊破的。

今晚,同修們齊聚一堂,在師的見證下,進行了一場擊破「我、我所」的布薩儀式。一心自告奮勇地站上「類似被告」的席位,在敘述過學法所帶來的轉變後,便開始接受同修們(類似檢察官)的提問,問一心的每一個觸、受、想,裡面是否有師隨念(上帝隨念)。

所有的問,都必須讓同修有充分的自白機會,而每一個回答,都是在確認同修的心中,到底是「我」的份量比較重,或是已經為師留下了足夠的空間。當無法辨識或確認時,指導席上的師(類似裁判長)便會適時地補充說明,藉此引導大家回到中心線上。期間,沒有提問的同修,則扮演著類似陪審團的角色,靜靜的、仔細地聽, 不帶成見地聽。

       場景雖然像法庭,卻沒有誰在接受審判,也沒有誰在審判誰,所有的一切,不過是透過互動,來認識真正的彼此。在接受與送出信息時,每一個起心動念、每一個觸, 都在觀照「空」,也唯有空,才能與天地間的至情、至性,連上線。當妄念止息後,才有可能戒除隨意論斷他人、論斷自己的壞習慣。


       註:布薩
(Uposatha; Upoadha)2500年前僧團的自律訓練,志願者為清淨身語意、激濁揚清,發露近半月的身語意的對應與失誤,邀請同修見証,導向往來的寂靜喜樂。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45  

「一個修行人的舉手投足,應該就像大自然,有土壤,有水分,有溫度,又有風度。如果只有觀念上的理解,會好像缺水的土壤,乾乾的,別人以為你被洗腦了,迷信教條。水分,確保情感流動,溫度,確保熱情洋溢,風度,確保靈活轉向、出入自在。地水火風俱足,才有生命力,也才有感染力。」

閱讀一心文章《有四大的生命力》,當讀到這一段時,眼睛便跟著亮了起來。回觀方才的閱讀過程,每一個字都是以一心常用的說話口吻在心裡面默唸著,唸著、唸著,很自然就浮現出一心存在於自己心中的印象。眼睛會亮,是因為文字與心中對一心的取相完全契合,而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迴向。

 

「真實的你,跟日記中的自述相符嗎?」

曾經有人向我求證過這個問題,現在想想,這似乎在問我的迴向與日記的契合度,在問我的「真」。日記裡面的我,有真實(現實)的一面,也有理想的一面。沒有理想的現實,只會在鏡中看見醜醜的自己,少了現實的理想,只會在鏡中瞧見自欺欺人的虛偽,而寫日記的好處,就是在幫助我拉近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我是一個很真的人嗎?
我是一個很自然的人嗎?

       當然還不是,但不代表我不嚮往成為這樣的人。在師的校正下,無論是認為自己很醜或自我感覺良好,都有機會在每天的日記中獲得重生,這就是讓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與樂趣。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_4873049_1  

師說「你不可能監督立委不想做的事」,這句話讓人震耳發聵,真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了。公督盟成立至今,多就國會議員出席、發言率等基本表現予以評鑑,或對立委的言行表現、涉入之司法案件進行加減分的評定。

綜觀其各項作為,多屬體制內的監督與評鑑,然而,如果國會議員產生方式的本身,即帶有諸多瑕疵與爭議,公督盟又怎麼能夠透過監督,將國會運作導入正軌?嚴格來說,公督盟僅適合存在於健全的國家體制內,它完全不能撼動現有的黨國不分體制。

台灣現在需要的是教育,教育每一位國民拿回自己的公民權,教育每一位國民勇於質疑現有的體制

 

例如:司法官的民意基礎何在?
沒有民意基礎的司法官,猶如一灘發臭的死水,只知道效忠威權體制,只知道服務黨國權貴,只知道從中獲取個人的升遷利益,國家的真正主人,卻從來就不在他們的心中。這樣的司法品質,誰能安心?

例如:黨產何時歸還人民?
大選之前,中投公司高層經常穿梭在馬吳競選總部,到底是向誰報告財務?選後,馬吳總部申報的政治獻金收支,竟低於對手陣營,如何服眾?事實上,馬吳總部於大選期間,無論人事經費,民調中心、文宣廣告等龐大金額的支出,都是中投公司在處理,但有誰知道究竟花了多少錢?透過黨產勝選的總統與國會議員,真的會處理人民希望他們做的事嗎?帳面上看不到的經費,才是戕害選舉公平性最邪惡、最醜陋的罪惡根源。

       人民必須醒悟,制度必須重建,否則,就會出現立委張慶忠(新北市)年年被公督盟列為觀察名單,卻每次高票當選的荒謬劇情。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12  
       今晚,家裡上演了一場遲來的革命。

孩子們不在家,太太希望晚餐吃簡單一些,岳母對此感覺非常不可意,因為她早已經將食材料理完畢。岳母說了幾句之後,便賭氣回到房間。太太煮了麵條,請了母親幾次,岳母出來時,竟開始破口大罵。

這是岳母的習慣動作,不一樣的是,太太今晚不再忍氣吞聲,開始反擊了。岳母雖然做出了摔碗的舉動,但整個氣勢卻開始急速消退,我想,裝腔作勢的她,終究需要面對女兒不再受其掌控、不再乖乖聽話的窘境。

 

之所以說是「遲來」的革命,是因為太太受禮教的約束,忍受了幾十年,始終不敢說出心中真正的想法。然而,太太今天晚上表明了自己的底線,雖然是大吼大叫地說,但意思卻是很間單、很堅定的一句話:「請你尊重我!」

戰火,急速冷卻,突然間,鴉雀無聲。

對彼此而言,這是一個內省的大好機會,我們真的需要靜下心來,好好想想:什麼是關係的最自然,什麼是接納跟給予的最自然?

       或許,我還沒能體會出自然的滋味,但我知道發洩與壓抑,絕對是一種掩飾自己「失能」的造作。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oneyball_20-1024x550  

美國職棒小聯盟有一位體重100公斤,身高5’10”的胖球員Jeremy Brown,他因為跑步速度很慢,擊出安打以後,就算有機會衝上二壘,他也只敢跑到一壘。

有一次,他一如往常擊出安打,然後奮力地跑上一壘,因為衝過了頭,害怕被刺殺出局,所以趕緊回頭撲向一壘壘包。這時,全場都出了笑聲,他以為大家在笑他撲壘的姿勢,但經過場邊教練與對方防守球員的提醒,他才發現…啊!原來,他擊出的是一支全壘打。

 

這是2011年電影《魔球》(MONEYBALL)的片段。

「奧克蘭運動家隊」總經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以少許經費帶領隊角逐美國職棒大聯盟而著名。在幾位好手被有錢球隊重金挖角後,比恩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找來擅長棒球數據統計的彼得·布蘭特比恩透過彼得的分析結果,找到幾位有潛力卻被低估的球員,這些在球探眼中根本只是「瑕疵品」的球員,最後卻幫助球隊創下美聯破紀錄的20連勝。

在打破百年傳統與各項紀錄以後,球隊仍在決賽中敗下陣來,無法完成冠軍夢。比恩為此悶悶不樂,甚至懷疑過往的努力是否值得,彼得則以Jeremy Brown的故事,幫助比恩看見自己遠被低估的價值。當看見這一段畫面時,很自然就跟自己的生命經驗連結起來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容易就被眼前的挫折給打敗,每當五蓋罩頂、身心不流動時,很容易就跟過往的受想糾纏不清。不清淨的「受」與「想」,污染了我們的眼神、表情與動作,它讓我們嫌棄自己是「瑕疵品」,讓我們不敢做真正的自己,讓我們忘失自己才是境界的主人。

       因為有法,方能一再於挫敗中,確認自己生命的大方向;因為有善知識的親自教導,才能夠在理想與現實的衝擊下,找到自己的真;因為有同修的護持,才能夠在跌倒之後,又再爬了起來。我發現,當一切回到單純,回到當下純淨的受想,那麼每一次的揮擊都是全壘打,每一次的衝刺,都是
朝向自己的最真、最美與最嚮往。我想,這應該才是生命的本來面目。

       補充:全壘打的英文 Home run,有到家、到位的意思。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597262181191587011  

中國羽球名將于洋王曉理,為了讓國家同時保有金牌與銀牌,於是在奧運比賽時故意輸給韓國,以避免和其他中國選手在下一輪賽事中對壘。韓國、印尼選手不服氣,亦以同樣手法回敬中國,結果都被判決失格。

針對這一起事件,世人皆指責選手沒有運動員精神,也有人批評比賽制度有漏洞,甚至直言策略性選擇對手,爭取國家最佳排名,在國際賽事早已司空見慣。其實,奧運奪金是選手辛苦四年的終極夢想,若非「國家利益」凌駕個人「主體性」之上,選手不可能輕言放水。

 

亟欲進入「東亞霸權」的中國人,打從心裡就不尊重選手的主體性,他們認為選手是黨及國家的資產,甚至以為獎牌總數量高人一等,就代表自己是體育大國。與其批判選手失格,不如說是不尊重個人主權的文化害了選手。

       遺憾的是,被取消資格之後,兩位選手只敢砲轟國際羽球總會的決定,卻始終不敢碰觸問題的根源,仍不敢做真正的自己。球技與獎牌,從來不是奧林匹克想要彰顯的運動員精神,做最美、最好的自己才是。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