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20604_0001  
 

小組討論時,焦點放在三饒益的契合與融會貫通。

回首來時路,發現過往的觀照寫作,比較專注在觸境練習,透過外面的人事物來幫自己照鏡子。

鏡中,離不開關係,無論師生、同修、同事或家庭關係,每天都需要在四正勤的練習中加減修補。做這些練習,比較會觀照內在的聲音,同修之間的法談,也很容易就觸動到彼此的心弦。這個時候,很自然會感覺到身邊有好多相互關心的同修,我們也以為這樣就夠了。然而,如非接觸義饒益,我們可能還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也不清楚自己的知見其實經不起考驗。

 

練習義饒益,已經超過一年。當每個人接觸到世間的不公不義時,除了生命的能量被喚醒,也開始急著汲取公共議題的相關常識,進而參加相應的公民行動。這一年,生活的步調變得比較快,引人入勝的議題琳瑯滿目,路見不平的義憤填膺也確實比以前增加許多。或許是因為不熟練,或許是外界的引力太強,同修之間分享彼此內心觀照的機會,也相對少了許多。若非實際參與義饒益的練習,至今可能仍不知道自己法饒益、梵行饒益的基礎,其實還不穩固,不知道真正的善說法,其實是三饒益兼顧,而且是環環相扣、轉向靈活的。

前兩天,家裡面有一個觸境(請參考文章:世襲的親子習慣)。 過往,做類似觸境的練習,就是觀照當下的身口意,觀照互動中的善解、善導、善護念是否能轉向自在,日記的記載,則較注重描繪由負轉正的起承轉合。然而,義饒益的練習卻讓類似觸境多開了一扇窗,也就是看見習以為常、見怪不怪的封建思維,竟如幽靈般左右著你我生命的方向,也發現受苦的不只是一個人或單一家庭,而是華人世界的集體迷失。師期許我們在每一個觸境中練習由小看大、由大看小,要善觀因緣。我想,義饒益的確幫助我們將眼界打開,而不再只是用小鼻子、小眼睛看待關係了。

       慢慢體會到一件事:每一個關係,甚至每一個觸,其實都有三饒益在裡面。談
228不是為了228,談白色恐怖不是為了白色恐怖,談來談去都只是為了消除「無感」的迷障,都是為了讓世人看清「避苦」的輪迴,都是希望藉由「苦、集、滅、道」洗滌你我的身口意,都是為了連結「苦不分彼此」的情感。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5544P20T47D174165F776DT20101129104016  

小女兒假日打工已兩個月,每個月約可為自己賺到六千餘元。太太希望錢能存起來,孩子雖口頭答應,但至今仍未認真依著母親的意思行事。或許是因為孩子嫌媽媽嘮叨,敷衍幾句便趕著出門上班。太太為此說了很多,內容多屬擔憂或是臆測,決定開口提醒一下

「妳說太多了!」對於我說的第一句話,太太不解其意也不以為意,於是便繼續說著她想說的話

「妳所說的話裡,有太多已經偏離事實。」太太停了,不再繼續,或許她也發現到很多內容都來自自己的想像,很多的擔憂都取自自己的投射。停下來的感覺真好,就先讓思緒沈澱一會兒吧!

 

「我不擔心女兒亂花錢,事實上,那是她自己賺來的,她有權利支配自己的酬勞。我比較在意女兒沒有機會練習承擔責任,如果凡事都由父母幫忙決定,她就不會主動思考怎麼做對她最有利。」隔了很久,才找到一個適當的機會,跟太太分享自己心裡面的想法。聽到我這麼一說,太太臉上隨即顯現出難為情的神色,因為她很清楚自己在孩子們身上...幾乎打點了一切

「我們以為這是關心,這是父母對子女的愛,其實這只是華人世界殘存的封建思想。」太太聽到封建二字,一下子迷糊了,還好她沒有抗辯,我也才有機會繼續解釋。

「凡事由『大家長』幫忙做決定,就是封建思維。小自家庭,大一點像是宗族,最後就是國家大事,我們都習慣由長輩或主官()幫自己做決定。人因為不思考而變笨了,久而久之,也雙手奉上原本屬於自己的決定權。封建的意思,就是只有義務,而沒有權利,你的權利就是靜靜等待恩主公的賜予。一切都交給大家長,大家長自然會天下為公地照顧你。」話題轉個彎,再回到親子關係

「父母當然可以教導孩子,但必須先尊重孩子的決定權。如果是我,我會先強調她絕對有支配自己所得的權利,然後再分享儲蓄的好處無論如何,最後都是交由孩子自己做決定。」其實,這個簡單的道理,早已出現在歐美的電影文化中。然而,華人只是在口頭上表示羨慕,卻始終少了身體力行的勇氣。

太太常說自己在兩位寶貝女兒面前像是廉價勞工,岳母也常抱怨自己年紀一大把了,還要服侍年過半百的女兒,大家都緊抓著「傳統」,拼命地壓抑自己,卻說什麼也不敢放手。

       難怪有這麼多緊張的親子關係,難怪有這麼多天天盼望帝王們君臨天下的「子民」,難怪總統始終捨不得放棄黨主席的權力。好一個禍害千年的「宗法大家長」制,好一個讓國力積弱不振的中華文化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af0d3cd4f016c6afbc557e0ac40fdab  

到郵局將整筆月退俸匯至太太帳戶。承辦人問受款人是誰?感覺這個問題似乎超出他的業務範圍,遂回問他為何要問?原來,他看我是榮民身份,擔心我將退休金白白送給詐騙集團。

其實,老榮民遭詐騙集團騙財的不多,反倒是雙手將畢生積蓄送給中國新娘之情事屢見不鮮,這當然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各取所需。住家附近設有一國防部提供單身榮民的宿舍,每當經過這個宿舍,總會看見中國來的婦女進進出出,除此之外,每半年到郵局(終生俸)驗證時,也會看到「大陸妹」推著輪椅,上面坐著老朽、 掛著尿袋的榮民等著驗證。

 

很多單身老兵都是晚年才娶,且幾乎都是來自中國的年輕新娘,中國新娘除了可以繼承老兵的遺產,也可以以遺眷身份繼續領取原額一半的終生俸。原來,我們繳交的納稅錢,必須養她們到終老或改嫁為止。我想,面對台灣的慷慨,中國新娘應該非常不情願統一才是。

從今年開始,月退俸將直接入帳而不再驗證,郵局那擠滿老榮民與大陸新娘的不堪畫面或已成絕響,但不表示國家的財政赤字應此而稍獲緩解。

       看來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逐鹿中原的一筆帳,不是60年就能結清,仍必須由台灣人的下一代繼續埋單。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ost-nixon  

美國CBS60 minutes)節目主持人 lesley stahl,對賓州州長 Ed Rendell 就引進賭場一事進行了一次專訪。記者提問犀利,其鍥而不捨的追問態度,最後讓州長在螢光幕前因詞窮而嚴重失態,原本看似有理的說詞,也在不經意的言行舉止間,露出了破綻。每當看見這一幕,不禁讚嘆記者所展現的專業與主體性。(影片請參考文章「賭癮如毒癮」)


在台灣,我們可以在電視上看見政府官員的記者會,或是報社、電視台首席記者專訪總統。如果是記者會,我們會發現記者不是事前準備不足、習慣追著對方的話尾跑,不然就是從頭到尾都問不出關鍵性的問題。


所謂的總統專訪,其實就是受訪者花錢買下時段,請記者幫忙做球,問一些可以讓自己加分的問題。每當看見這一幕,都會為這些沒有勇氣問出核心問題的知名記者感到遺憾,訪談非但無助於真相的釐清,反而讓總統趁機誤導視聽。要媒體盡責,要總統在鏡頭前為自己的錯誤說出發自內心的歉意,竟是那麼地困難。然而,西方民主國家的媒體,就不會如此輕易放棄監督政府的第四權了。


水門事件發生後,尼克森總統被迫在白宮引咎辭職,然而,尼克森總統一直保持沉默,從未對水門事件表示任何歉意。1977年的夏天,尼克森答應了媒體採訪的要求,準備向全美國人民述說自己在總統任期內所發生的一切。當時,全美國超過45百萬名觀眾,急著想知道這一位負責專訪的英國脫口秀主持人大衛福斯特是否能突破尼克森心防,迫使他說出水門事件的真相,並為此向美國人民道歉。


尼克森始終自信滿滿,覺得自己無礙的辯才,足以扳倒大衛福斯特的攻勢,除此之外,還可以趁機陳述任內的成就,改變人們對他的負面印象。但大衛和他的團隊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投入了許多的時間與精力,蒐集能讓這位前總統俯首認罪的資料。


訪談中,雙方針鋒相對,互不相讓,雖然如此,尼克森仍佔盡了上風。就在志得意滿時,尼克森不經意說出了一句話:「一旦總統做了,那就代表不是非法的。」尼克森的意思是:一旦總統竊聽,就意味著竊聽不再是非法。


這場歷史性的訪問,不但改變了新聞訪談的內容和方式,也捕捉到尼克森承認自己濫用職權的鏡頭。這個鏡頭,除讓尼克森本人感到極度的訝異、震驚了全世界,後來更改編成電影《請問總統先生》(Frost/Nixon) ,讓世人銘記此一改變美國新聞史的重要採訪。


台灣的媒體都和統治者站在同一邊,如果不是他們怠忽職守,就不可能出現國民黨「清廉」與貪腐並存的荒謬。人民希望看見主持人「脫稿」演出,希望聽到記者追問總統黨產一事,因為要弄清楚黨產的真相,既不需要深喉嚨也用不著名嘴出來爆料。事實上,媒體需要的不過是拒絕既得利益的誘惑而已。期盼這一位媒體典範的出現,等待這歷史性的一刻,我們都想知道事實與真相。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7  

晚間,觀賞公視《有話好說》,談馬祖人藉博奕救經濟、救交通,決定賭一次。太太經過電視機,當看見反賭聯盟召集人釋昭慧法師神情激動地呼籲時,隨後以不屑的口吻丟下一句:「出家人講話怎麼還這麼衝動台灣的宗教只會斂財,都一個樣!」

事實上,太太根本沒聽見釋昭慧法師說了些什麼,她只是本能地認定:「反對,就是在跟政府作對」。如果,我們只是帶著成見聽,自然聽不見台灣佛教界僅存的良心呼喚。

有些人從技術面唱衰馬祖博奕事業,認為馬祖缺水、缺電、缺機場、缺港口,根本無法發展賭場觀光事業。也有人認為人類始終無法擺脫賭博,既然如此,何不轉暗為明,並藉由國外資金的大量注入,幫助政府解決缺水、缺電與交通不便的問題。大家都以為釋昭慧法師是出家人,自然會從道德面勸阻,其實不然,昭慧法師無論是從大看小或從小看大,言語之間,都充滿了佛教界難得一見的智慧。

賭場,向來是洗錢、娼妓與黑道犯罪的溫床,如果博奕事業開張,只不過是將黑道漂白,合法掩護非法罷了。美國如此,新加坡、韓國、澳門也都難逃此一宿命。昭慧法師擔心的不是馬祖,擔心的不是離島博奕條款,而是馬祖博奕所引發的後續骨牌效應--在政客與財團「拼經濟」的大力鼓吹中,在各縣市長磨刀霍霍、等待分一杯羹的覬覦下,離島條款終將變種為台灣本島的條款。

       這一次的馬祖博奕公投,其實是官員違反行政中立,勾結財團欺騙住民的代表作,而此一模式也必將在台灣重演。屆時,台灣將處處可見壯觀的賭場,社會問題叢生的台灣,也將從美麗的島墮落成貪婪之島。

 

 

延伸閱讀:

三分鐘搞懂反賭場不是道德訴求,是經濟分析後的理性選擇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2)  

與太太一起觀賞Discovery頻道節目《毛澤東與美蘇冷戰》。當影片進行到中國參加韓戰,美、中兩國軍隊在南北韓殺得你死我活時,太太不經意說了一聲:「戰爭好可怕!」感覺當下是一領一的機會,遂跟著拋出了一個警語:「兩國,終將再戰!」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太太的關心。

 

開戰後,屆時落在台灣的飛彈不是來自中國,而是美國。」這個補充說明,更讓太太大吃一驚,也同時對這個話題更有興趣了。

 

一旦開打,台灣就是中國的最前線,因為台灣已被中國統一,已經被視為中國的一省。以前,當台灣跟美國站在同一陣線時,台灣也是美國東亞防衛的最前線,中國卻不敢輕舉妄動;統一以後,整個敵友情勢大逆轉。」聽我這麼一說,太太顯得有些擔心,畢竟兩國的實力相距太遠,又何必讓自己成為中國的砲灰呢?

 

「還喜歡當中國人嗎?事實上,即便中國人自己也不喜歡當中國人,否則,怎會有這麼多官二代、富二代移民美、加、紐澳?在台灣,凡是有辦法的高官都具有雙重國籍。中國人都在逃命,都不相信自己的國家。」太太說她學校的中國學生都是雙重國籍,接著表示說她不想統一,不想當中國人,但又擔心自己沒辦法當美國人。她甚至問:「台灣為何不是美國的一州呢?」

 

「台灣原本可以在美國的協助下宣布獨立,但錯失了兩次機會。」透過太太的疑惑與渴望,轉將話題進入台灣的歷史,對歷史陌生的太太則認真地聽著

 

「二戰時,美國海軍原本希望藉由佔領台灣,然後對日本本土施壓,然而,這個計畫被麥克阿瑟將軍推翻了。結果是美軍選擇解放菲律賓、繞過台灣,否則,台灣就會被美軍佔領,而非後來的國民黨政府。錯失的另外一次機會,跟韓戰有關。當時,美國原本想換掉腐敗的蔣介石政府,後來韓戰爆發,美國必須借重台灣的軍隊與地緣,蔣介石因此而意外解套,也得以繼續魚肉台灣人民。」

 

聽完這兩個轉折後,太太很自然就回到宿命論,說台灣人,命該如此,說美國人也都只為自己的利益打算

 

「美國是民主國家,再怎麼算計,也不會像中國的國、共兩黨,為了政權屠殺自己的同胞。」民主與專制,兩種不同的制度,反差與對比實在太明顯,太太欣然接受了這樣的看法。


「中國的台灣省(區),極有可能成為戰火下的砲灰,但民主獨立的台灣,絕對不會被世界孤立!」今天的對話,在肯定且充滿信心的話語中,暫時劃下了句點。

       

 

延伸閱讀:從大後方變身為最前線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onsense  

共修小組聚會時,請同修針對今天的主題「真正的聊天」(與天地準)分享心得。

       「過去這一週,是否有問過『無聊』的問題,做過『無聊』的事?」

同修們聽到這個問題時,笑開了心,當身心與氣氛鬆了,靈感便源源不絕。似乎問「對」了問題,彼此比較容易有足夠的空間反觀,否則,就會追著訊息、跟著話尾打轉。研討法義如此,看待世間諸多現象時,亦如是。

 

例如:本週最熱門的話題~林益世貪瀆。如果是公民,應該怎麼看這起事件呢?

林益世被收押禁見後,國民黨從黨主席、官員、民代、名嘴到支持者,幾乎都是一臉錯愕的模樣,也口徑一致地對外喊冤,說自己跟大家一樣,都被林益世騙了。其實,注意力放在誰騙了誰,就是一種非常「無聊」的動作。

公民眼中的騙子是「中華民國」憲法,因為這部憲法不曾真正「還政於 民」,它只給了人民「票票不等值」的選舉權,只給了極高門檻的罷免權,以及「鳥籠式」的創制、複決等公投權;公民眼中的騙子是「一中各表」與「一國兩區」,因為此一論述僅侷限於國、共兩黨的私下默契,從未經過2300萬台灣人民的認可;公民眼中的騙子是馬英九口中的「清廉」,至今尚未將不當黨產歸還國家的政黨領導人,有什麼資格跟人民談清廉?

林益世被收押禁見後,很多國民黨支持者要求開除林益世的黨籍。其實,注意力放在開除林益世的黨籍,也是一件非常無聊的八卦。公民在意的是總統兼任黨主席的問題,因為這才是台灣「黨政不分、行政權獨大」的亂源所在。試想:當黨主席手握國會議員提名的生殺大權時,國會議員怎能不乖乖聽話?當國會議員成為總統的橡皮圖章時,又怎麼為人民監督行政權?果真要開除黨籍,請先開除總統的黨籍,因為總統屬於全民,而非政黨獨享。

很多人急著嘉許特偵組連日搜索、約談與聲押林益世的動作,也忙著推翻外界對特偵組「辦綠不辦藍」的既定印象。做這些動作,可謂窮極無聊,因為公民在意的是司法的可問責性。目前,指揮特偵組的檢察總長是由總統任命,雖需經過國會的同意,但在國民黨佔國會多數的情況下,同意權只是一種形式,毫無監督的可能。除此之外,特偵組主任檢察官是由檢察總長任命,其他的檢察官也是由檢察總長調派,從總統、檢察總長到檢察官,真可謂是一家人。

翻開台灣利用司法整肅異己、政敵的鬥爭史,我們會發現司法人員始終延續著戒嚴體制的忠貞黨性,當面對這一群早已被升遷馴化的司法官時,又怎能怪別人疑慮特偵組「辦綠不辦藍」?又怎能不讓人懷疑特偵組的辦案動作,其實是受制於《壹週刊》人證、物證皆齊全的爆料,而急於幫自己人止血、滅火呢?

表面上,林益世已被收押禁見,但在法界人士的眼中,特偵組引用的起訴法條根本難以定罪。反之,容易定罪的《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5款或第4條第1項第2款,特偵組卻避而不用。此一對自己人「放水」的嫌疑,跟當初特偵組認定陳肇敏等人在江國慶案中的起訴時效已過,簡直如出一轍。說特偵組已經改頭換面,在公民的心中,這句話尚言之過早。

       「非對即錯,非藍即綠」是無聊的習性,從來不是公民看問題應有態度。真正呼應天地良心的論述,一定會去思考最基本的價值觀,去追究根源性的問題,而非盲從社會「二分法」的思考習慣。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0703006  
 

華人世界,是一個到處都有「大家長」的社會。企業的大家長是老闆,學校的大家長是校長,縣市政府的大家長是縣市長,基金會的大家長是董事長,家族的大家長是宗長、族長,政黨的大家長是黨主席當然,國家的大家長,也一定非總統莫屬了。還記得成長的歲月裡,每逢寫作、致詞或演講,都一定少不了「大家長」這三個字,似乎唯有這個稱呼,才能顯現出我們對領導人的尊敬與臣服。

總統是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地方首長也是選出來的,公職人員怎麼會一個個變成「官大人」?他們的權力來自人民的授權,怎麼會反過來把選出來的公僕當成大家長呢?

「大家長」一詞,源自於中國五千年來的宗法社會,而宗法的精神,就是依照每一個人的血統、親緣和地緣關係組織在一起,然後交由大家長統治,無論組織系統和權力結構,都有自己的家法族規,都屬於嚴格的父權家長制。在宗法的網絡裡,個體除了受到保護,也同時被嚴格控制。進入民主時代,「家天下」變成「黨天下」, 「黨天下」變成「黨主席天下」,權貴資本主義偽裝成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義。

 

除此之外,血緣親屬關係被利用來掩飾階級上的優勢,世襲也就順理成章成為階級壓迫的封建本質。於是乎,蔣介石臉不紅地將大位傳給了蔣經國連戰氣不喘地將權力移交給連勝文吳伯雄笑瞇瞇地將權力轉交給兩位公子,郝柏村亦不遑多讓,硬是讓郝龍斌佔據了首都市長….打開「中華民國」建國史,其實就是一部「父傳子、子傳孫」的家族興衰史,在這部歷史中,看不見「民主共和」的立國精神,只聞到即使「含淚、含恨、流血」也要支持他們的齷齪晦氣。

台灣雖已逐漸走向民主化,但人民似乎還不習慣當家作主。每當大官蒞臨,我們都習慣起立、立正,然後彎著腰說話;每當婚喪喜慶,家家戶戶都急著爭取大官具名的花圈或輓聯,好像唯有如此,才能撐起家族的面子;每當碰到困難,就會跑去向政府官員請託,似乎不這樣做,就沒有辦法做事。從此以後,票選出來的公僕,搖身 一變成為尊貴的主人,除了說話變得大聲與強勢,更反過來要求人民尊稱他一聲:「大家長」。

       華人愛面子,而「大家長」三個字,更是封建制度下的一種馬屁文化,正因為這樣文化,才讓中國積弱不振,才讓「夢想家」與林益世們 的貪腐醜聞,層出不窮。事實上,公職人員有義務將公務辦好,遇不適任或瀆職,選民不但下次可以不選他,甚至還可以發動罷免;公共政策、公共建設應以全民福祉為依歸,不是「大家長」說了算,遇政策與建設不利長治久安、不利貧富差距縮小,人民可以利用創制、複決等公投權,直接行使我們的意志。這是公民的權利, 我們有資格拿回我們的權利,也有義務行使我們的權利。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941cb99733014d9f0cc792abb1c1ea  

老母親在電話裡談到了共住的大哥,說他整天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不出來,兩人也好一陣子沒說話了。事實上,在母親的聽力尚未退化前,我曾不止一次幫助彼此看見對方的好,但相同的埋怨卻未因此而稍有止息。我發現,自己能做的實在有限。

自從大哥離婚、父親去世,自從姪女們都搬出去以後,母親的世界彷彿只剩下了大哥。雖然兩人深愛著彼此,雖然背後都會關心著對方,但兩人始終沒有辦法好好說話,心裡面的愛,就是進入不了對方的世界。凡是愛到不了的地方,就有苦啊!

 

人似乎很習慣被動,似乎在寄望別人瞭解自己的需求上,遠遠超過期許自己主動去認識對方;似乎寄望別人對自己表達善意的需求上,遠遠多於自己主動向對方的微笑示意。弔詭的是,被動的人,往往也會抗拒主動示好的人。

記得有一回,曾主動去擁抱母親,衿持的老人家卻一手將我推開,並不解地問說:「這是幹什麼?!」當時就已經察覺到母親的這個動作也是被動,屬於防衛機轉的一種,所以不為所動,重來一次相同的動作。當母親再也推不開時,整個人就像孩子一般,趴伏在我的肩榜上啜泣起來。然而,很多人可能在對方尚不知所措的時候, 就已先行一步放棄了。

我們很容易活在別人的眼中,無時無刻以對方的眼光打量著自己,這讓我想起一部3年前的電影《珍愛人生》(Precious):紐約哈林區16歲非洲裔女孩克蕾絲珍瓊斯的成長故事。胖妹,一個生活在美國底層社會的邊緣人。她從小就過著令人無法想像的悲慘生活,遭受離家父親的性侵且兩度懷孕生子,還必須在家伺候脾氣暴躁且經常虐待她的母親。除此之外,不識字,也被父親傳染了愛滋病。

一對一教學老師要學生自我介紹。臨時決定發言介紹自己後,順帶一句:「這是我從小上學以來,第一次舉手發言。」老師問她:「妳有什麼感覺?」回答:「存在」。事實上,這一次頗富哲學思考的啟蒙,也是重生的開始。

老母親不止一次想搬出去一個人住,但始終沒能付諸行動,但電影裡的最後帶著孩子離開了家,尋找自己的人生。的母親頓失社會福利金的依靠,遂要求社工人員幫忙勸回女兒,而電影的最高潮,就在母女兩人與社工的晤談中爆發開來。

直言社工解決不了她的問題,母親則首度披露刻意忽略男友對女兒性侵的緣由。原來,父親在三歲時就已經開始對她性侵,母親忌妒男友對年輕女兒的「性趣」,更憎恨女兒搶走男友對自己的關愛。

社工聽著母親的告白,並試圖以「旁觀者」冷靜的眼神,壓抑內心那難以置信的震撼。然而,這樣的「專業」舉止,卻意外引來這位母親的怒吼:「妳不要用這種批判的眼光看我,妳根本不了解我的心情!」

被動、對人性沒信心的人,很容易就被一句話、一個眼神卡死,然後東想西想、起諍,再由諍生怨。當不流動、不說話時,恨也悄悄出來了,再嚴重的,就開始害人了。

老母親念茲在茲的,不過是希望感受到大哥對她的尊重,電影裡這位母親,不同樣也在尋找「存在」的價值感嗎?只不過大部分的人,都選擇在外面的世界流連忘返,卻忘失回到呼吸、回到身體的基地,忘失回到生而為人的「主體性」。

主動、有信心的人,也會有卡住的時候。然而,主動的人,對自己的負面情緒與身體反應很敏感,所以第一時間就會喊停,不會東想西想。有信心的人,永遠提醒自己化被動為主動、轉負為正,唯一的想,就是設法幫助彼此建立信心。

       愛滋病的恐慌沒有擊倒,她牽著患有唐式症女兒的小手、抱著剛出生的兒子,走在滿是行人的街道上
微笑,有信心地走著。老母親的世界,缺的是開心笑聲,缺的是正向能量,而這也是為人子報恩供養的下手處。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