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yakee  

七局上,兩人出局、三壘有人。印地安人隊三壘手漢納罕Jack Hannahan)打出了一記左外野界外飛球。洋基左外野手懷斯 Dewayne Wise)衝到看台邊搶接這顆球,整個人栽進了看台內,附近的洋基球迷幫忙把懷斯扶起來。雖然球不在懷斯的手套中,但懷斯還是做出接殺的開心表情,而趕來的三壘審迪魯羅Mike DiMuro)也沒有進一步檢查手套,就馬上判決打者出局。

鏡頭裡,當懷斯走回洋基休息區時,臉上的表情顯得心虛,因為他心裡很清楚,球早已落地,漏接的球也給球迷撿到了

在職業比賽裡,無論棒球、籃球或網球,當遇到爭議時,裁判都會透過慢動作重播或鷹眼系統,確認自己的判決是否公允。

 

正因為裁判願意暫時放下執法上的威嚴,力求比賽的公平,才會讓賽事精彩,才有可能讓觀眾願意買票進場。沒有人喜歡看造假的比賽,更沒有人喜歡看裁判偏袒一方的比賽,這已是放之四海皆準的運動守則。

事後,三壘審迪魯羅為自己沒有做出檢查手套的動作致歉。這絕對是最起碼的查證動作,即使最後仍無法做出正確判決,相信觀眾終究會諒解裁判是人不是神的事實。

洋基左外野手懷斯的心裡一定也很不好受,如果時光可以倒轉,相信他會選擇坦承面對漏接的事實。畢竟,一時的輸贏,永遠比不上生而為人的尊嚴。

人心是很危脆的,也經常經不起外界的誘惑,此時,如何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制度,便顯得格外重要了。

球賽如此,攸關國家前途的選舉更需如此。一位從不公平選制中產生的總統或國會代表,他究竟代表多少真實的民意,又究竟得到選民多少授權?擔任公職好比客戶委託辦事的律師,選民好比律師要守護的客戶,選民沒有付託的事,公職人員絕對不許做,做了也常是悖離客戶的信託。當客戶發現律師失職或瀆職時,客戶要開除律師或向律師履約求償,然而,當公職人員失職或瀆職時,選民要如何開除公職人員或向公職人員履約求償呢?

我們很難想像以違規競選方式產生的總統或國會議員,究竟有多少見不得人的把柄,早已緊緊握在當初幫助他當選的國家或利益團體手中。一位律師倘收了諍訟兩端客戶的錢,已違悖信託倫理,絕不可能為客戶辦好交託的事;公職當選人為一己之私,吃裡扒外,犧牲了選民的付託,也犧牲了人民與國家利益的時候,選民又該如何自保呢?

       美國職棒的發展已超過百年歷史。
1919年的世界大賽中,7名芝加哥白襪隊球員曾經涉嫌收錢放水,最後被判終生球監,美國職棒因此而蒙羞。雖然,球員服用禁藥事件至今仍屢有耳聞,但大聯盟一直在進步,始終積極地修正 法規制度,希望為美國人民創造出一個清淨無染的運動環境。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你我還能繼續以「國情不同」自我麻醉、停步不前嗎?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1  

有一則關於大象的寓言故事
一頭馬戲團收養的象,從小被主人以一條細鐵鍊拴在腳踝,然後固定在木樁上,不敢離開半步。小象長大了,牠依舊接受著鐵鍊所賦予的暗示,不相信自己的力氣足以掙開鐵鍊,只要有東西吃,牠就願意跟著指令做動作,即便主人暴力鞭打著牠。其他動物問:「你為何不逃走呢?」大象說:「你沒看到我被鐵鍊拴著嗎?」

 

在台灣,你我都是國民黨以鐵鍊拴著的大象。掌權者為求奴役人民,用盡一切資源,遮蔽你我的耳目,讓我們誤以為有了選舉權就已經是了不起的民主。另一方面,掌權者又同時將罷免、創制、複決等公民權設下了高門檻,表面上是節省社會資源,減少社會紛諍內耗,其實是要人民自我閹割憲法賦予的權利、自我褫奪公權。從此以後,無論大小事,我們都習慣由政府幫忙做決定,遇到爭議性的公共事務,彼此又都將責任推給了政黨惡鬥。久而久之,人們對公共議題產生疏離感,覺得自己無足輕重,更不想因此掉入藍綠統獨惡鬥的漩渦裡。

如果問:「核電廠安全嗎?」會聽到人們回答:「這個問題太複雜,我不懂!」如果問:「瘦肉精吃進肚裡安全嗎?」你也會聽到:「這個問題太專業,請專家決定就好!」如果問:「統一好嗎?」你就會聽到:「相信政府一定有萬全的考量與準備!」當人們失去了自主的權利,自然也少了一份關心公共事務的熱情,整個人因此變得被動、怠惰,任人宰割。到最後,所謂的選舉,不過是替選上的人,準備了一張空白支票,任其揮霍,而你卻拿他沒輒。然而,這絕非我們的本意,更不是民主的真諦。

要脫落對他人決定你命運的依附,只有活出自己的主體性。自己決定,自己負責。要別人替你決定,就會變成要別人幫你負責,偏偏這個「別人」完全沒有能力替我們負責。「當人們被賦予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時,很自然就會深一層去思考利弊,很自然就會主動花功夫去討論去找答案當每一個人動了起來,整個社會也都充滿朝氣、生機蓬勃了起來。」有了全民公投(罷免創制複決),就能校正選舉後當選人的濫權侵權與低能的跳票行為;有了陪審團,就可校正司法官自由心証的偏差。

今晚的法會中,聽見了師振奮人心的開示。原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藍綠問題,只有是否願意拿回屬於公民罷免、創制、複決等參政權的問題,原來絕大多數人都被褫奪了公權而不知;根本沒有專業與否的問題,只有是否同意讓核能、瘦肉精、國債等惡靈,繼續吞嗤你我下一代的問題;根本沒有所謂「公投」會浪費社會資源的問題,只有你我是否已經覺醒,是否已決心讓「宗法封建大家長」滾蛋,不再由他們幫我們做決定的問題。

       綑綁在人們腳上長達
60年的鐵鍊,其實,根本不能禁錮生而為人的自由意志。人身難得今已得,這一切,全繫一念之間。拿回你我的公民權,準備好「轉大人」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lady  

晚間,和家人一同觀賞DVD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其中一幕,是先生麥可.阿里斯罹癌後,軍政府利用親情難捨的糾結,敦促翁山蘇姬離開緬甸探望他。官員說:「這個國家有選擇的自由,妳可以選擇先生、孩子,或者選擇國家。」

翁山蘇姬當時被軟禁,她擔心自己一旦赴英國探望家人,就永遠不能再回到緬甸。不過,她知道如果選擇留下,便再也沒有機會與丈夫見面。任何人要做出這麼一個抉擇,內心都是非常痛苦的。天人交戰之際,翁山蘇姬選擇了留下來,交出去,也獲得了先生百分百的尊重、諒解與支持。

 

海明威的小說《戰地鐘聲》,身負重傷的軍官羅伯在危急存亡中對愛人瑪麗亞說:「我們當中只要有一個人活著,另一個人就會永遠活在他心中。」海明威會這麼寫,是因為他深刻體會到:「為一個人而活,遠比為一個人死,來得困難許多。」海明威心中的嚮往,卻在另一個時空,由翁山蘇姬與夫婿麥可.阿里斯見證了真愛不死。

真正的愛,一定是推己及人,不會僅止於兩性或親子關係的幸福;真正的愛,一定是不忍眾生受苦,一定是信心清淨地去分享自己受用過的喜樂。一個人之所以對人不好,是因為他覺得世間虧欠他;一個人之所以對人好,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受用世間太多,他要分享他的幸福。就像翁山蘇姬從她的家人(母親、先生)身上與孕育她成長的故鄉得到愛,她也深愛著故鄉的每一吋土地、每一個族群、每一個人,即便是拿槍指著她腦袋、手上握有濫殺權力的軍人,她都愛。

因為愛,她從不涉足政治;因為愛,她變成完全的政治。她的政治,純然出於愛。因為無懼的愛,她帶給害怕權力蹂躪的老百姓一絲希望,也激勵了全世界珍惜自由與尊嚴的人們。

太太跟女兒都看得目不轉睛,而高中剛畢業的小女兒,雖然一時之間,還弄不清楚緬甸這個國家位在何處,但典範已然烙印在心頭。問太太:
「這部電影在台灣並不賣座。妳知道嗎?」
「在台灣,有很多人不喜歡人權或翁山蘇姬這個話題。知道為什麼嗎?」
「緬甸出家人為民主走上街頭,妳還會認為佛法與政治無關嗎?」
「緬甸軍政府如此忌諱翁山蘇姬的勢力,但也只敢將她軟禁在家裡。反觀,阿扁卻只能住在1.3坪大的牢房裡。台灣真的已經走向文明了嗎?」

       太太雖然不發一語,但臉上線條卻像當初看完《牽阮的手》一樣柔和。我想,她應該是進入了沈思,應該是感受到那來自內心深處的悸動。畢竟,我們和翁山蘇姬一樣,都有惻隱之心,都不忍見他人受苦,我們只是少了「做真正的自己」的那一份勇氣。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ab52339a7a2b7ccc796adcc7b542c46a  

觀賞公視影片--栓不住的真相》。影片中,原能會主委蔡春鴻以官位擔保核二廠的安全,當面對外界質疑時,主委則是強調核工系畢業生「安全是六親不認」的特質。說到傷心處,一度哽咽。雖然如此,主委還是選擇了跳過國會監督的獨斷專行。不禁想問:眼前這一幕,究竟是真誠的淚水,還是以委曲博取同情的眼淚?


我們都有向銀行貸款的經驗,也都知道貸款額度一定和我們的擔保品等值。試問:原能會主委的官位,與大台北600萬人的身家性命相比較,孰重孰輕?主委的委曲,與人民知的權利相比較,孰重孰輕?


專制政府當官是為了掌權獲利,民主政府當公務員是為了服務社會、守護民眾安全幸福。


主委當官,真是為了服務社會、守護民眾安全幸福?他的一生中,可曾理解過什麼是真正的人格特質?


放下專業與權力的傲慢,放下成本效益掛帥的高風險思考模式,放下「以政府為善」的封建遺緒,承認自己所知有限,廣納不同意見,才是謙虛的人格特質展現。


管能管、理能理,所說所做,絕不超出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外,是單純與知量的人格特質展現。


傾聽人民的聲音,深刻體會人民的苦處,揚棄「以百姓為惡」的封建思維,是由衷、愛人如己的人格特質展現。


跳脫台電獨佔事業體的金錢誘惑與摯肘,化被動為主動,為全民的安全盡督導之力,是主動的人格特質展現。


認清自己手握全台灣2300萬人的安全,臨深履薄,即便在利益團體的強大壓力下也不輕言放行,是認真與堅持自己主體性的人格特質展現。


當我這樣想、這樣做,即使丟官,但我依然願意堅持此一信念,並相信這才是真正的「安全是六親不認」,果真如此,才算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浪漫人格特質展現。

 

如果眼淚不能夠帶給人民信心,不能夠消弭核災發生的可能性,不能夠帶給全人類的深刻反省那就有可能是來自脆弱的投射,或是鱷魚邊吃獵物、邊流下的眼淚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hn-henry-fuseli-the-nightmare  

在探訪過癌末即將往生的親戚後,長輩在午睡中又進入了噩夢。事實上,長輩近日噩夢連連,而夢中恐懼的嘶吼聲音也越來越誇張了,不清楚的人,或許會以為這裡正在發生家暴。

 

太太從小就跟著這樣的聲音長大,當問長輩夢到了什麼,結果卻是一問三不知。長輩唯一記得的一次,是在太太小的時候,曾告訴女兒說她夢見了一個綁著髮髻、身著唐裝的老太婆惡鬼,一直拉著她的雙腳,想將她拉到床頭的一個洞穴裡。從那次以後,便什麼夢都記不住了。

 

噩夢,來自人們內心陰暗的角落,通常也在人們最鬆懈的時候,跳出來、咬一口,吞噬你我的靈魂。然而,如果連自己的夢境都不清不楚,又如何能從噩夢中走出來?

記得當初跟師修習佛法時,最令人感到訝異的一件事,就是必須在每天的修行日記中記載夢境。這裡的夢境,不是指雜亂無章的夢,而是轉負為正、有法味的夢。修習 「正念」,有助於記住夢裡曾經發生的事,而平日「正見」的薰習,則有助於在噩夢中轉負為正。雖然如此,睡前「要作一個有法味的夢」之佈達,才是決定在噩夢 中「隨波逐流」或「截斷眾流」的關鍵。

 

師曾開示:「作夢就是『中陰身』,一念之間,卡住也是『中陰身』。任何時候都有中陰身,只要『想蘊』起來,只要不是在完全正知正念時,那都是在中陰的狀態。」照這個標準來看,台灣目前似乎正處於「中陰身」的狀態。

 

台灣常作夢,卻不清楚夢中出現了什麼。這就好像人們追逐享樂,無法分辨什麼是價值、什麼是公平正義;這就好像國家沒有方向、憲法沒有靈魂、立國沒有精神一樣。

 

台灣也常作噩夢,過往威權專制的陰影,至今仍箝制著人們的自由。不獨立的司法,沒有理想的媒體,鉅額黨產買票的選舉與不公平的選制,禍延子孫的國家舉債與環境破壞,藐視人權的土地徵收,權力高於五院且不用負責的大總統,黨意蓋過民意的國會,虛擬的「一中」史觀與離根離土的憲法…這些就像是長輩夢中的厲鬼,將全台灣人民的雙腳,拉向那起落困阨的泥沼。

 

停下來,回過頭,仔細看看過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台灣從噩夢中轉負為正(轉型正義)的開始。清算過往的不公不義,不是為了流更多的血,而是為了讓今天不再重蹈覆轍。

 

當我們開始認真地面對噩夢時,夢裡的魔鬼就消失了;當我們認清國、共兩黨的本質,當我們認清「大一統」思想的禍害時,台灣的政治將更加清明,每一個人的生命將更有尊嚴。

 

真正的祖先是生命的核心價值與生養生命的土地,真正的祖先不是血緣,真正的祖先不是宗法封建大家長,真正的祖先是聯合國人權兩公約,真正的祖先是讓每個人生命活著有尊嚴的夢想,願重新認識祖先,願傳承祖先的遺愛,一代又一代。

       嚮往嗎?現在就一起佈達:「即刻起,我願從憍醉中醒來!我願意做一個對別人苦難有感覺的人,做一個勇於面對歷史真相的人,做一個有理想、有夢想、有行動的人。」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3  

再次地感謝您了先生。
這幾年隱藏在人群中偶爾沒自信地說說自己的聲音,然而最能與我長談的一位朋友,有著極虔誠的信仰的朋友,每回想與她深入政治話題皆不可得,竟是您的文章解了我的惑。
我們同樣肯定慈悲,但是在實踐上怎會如此南轅北轍?這種相愛卻其實相隔的裂溝,讓人每每難以平靜。
於是,今日的疑惑,暫且在這篇文章中解渴。

 

格友在讀過《宗教師的責任》後,留下了以上感人的心聲。其實,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弟子想要向師傾訴的肺腑之言。

這一年多來,弟子們的變化真的很大。在師的引導下,每一位同修從過去對公共議題的無感、遲鈍、誤解,到今天每個人都將公共議題變成自家的事,個個對社會上的不公不義如數家珍,且能精準地點破迷思。每一個人也都變得非常敏感,只要是違反普世價值的歪理,同修們馬上就能嗅出言論背後的企圖,就像一脈在收音機裡聽見趙少康尹乃菁,利用反民主的假見證誤導北台灣民眾一樣。

這讓我想起12年前以「古巴飛彈危機」為主題的電影《驚爆13》(Thirteen Days)中,有一幕美國駐聯合國大使Adlai Stevenson挺身舌戰蘇聯駐聯合國大使Valerian ZorinAdlai要他回答:「你否認蘇聯在古巴有設置飛彈基地?是或不是?不要等翻譯。」

在此之前,Adlai被美國軍方強硬派視為軟弱、沒骨氣、無用之輩,只會丟美國人的臉,甚至連甘乃迪總統的弟弟,司法部長巴比都想換掉他。反之,蘇聯大使Zorin則是舌燦蓮花,在聯合國大會佔盡了上風。然而,深藏不露的Adlai卻以一個簡單卻又充滿信心的問題,困住了蘇聯大使Zorin,接下去所有「顧左右而言他」的動作,只是一再暴露出自己言不由衷的心虛。

       謊言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因為從來沒有被挑戰、質疑過。很多人會擔心淪為口水戰,也擔心自己的知識不夠豐富,不足以應付伶牙俐齒的長篇大道理。其實,重要的是迴向自己對普世價值的篤定,迴向自己對人皆嚮往「不妄」「不害」的信心。有信心的人,即便不說一句話,單是眼神就能讓虛妄的人為之膽怯。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4  
       晚間,做了一題小學算數:

向爸爸借了500        向媽媽借了500
買了雙皮鞋970
30
還爸爸10          還媽媽10
自己還剩下10
欠爸爸490        欠媽媽490
490+490元=980
加上自己的10元=990
還有10元跑去哪裡了?

 

剛開始,很自然就跟著題目的邏輯走,結果,發現真的有10元就這樣不翼而飛了不可能啊!怎麼會這樣?
停了一下,決定將題目的引導擱置一旁,先讓自己回到最單純:

向爸爸借了500        還爸爸10          等於借了490
向媽媽借了500        還媽媽10          等於借了490
總共借了980            買了雙皮鞋970        10元在手上
哈!一毛錢都沒有少耶!

原來,出題的人知道一般大眾都有「人云亦云」的習慣,所以在題目裡面設置了障眼法,如不脫離預設的邏輯,是怎麼也繞不出迷宮的。這就好像我們的憲法,明明感覺它哪裡不對勁,但如果跟著國民黨的邏輯繞來繞去,就怎麼也逃不出「一國兩區」的陷阱。

所以,何不將國民黨的邏輯擱置一旁,一起回到「身而為人」的最單純,大聲且充滿熱情地向全世界發聲:

「我來自台灣,我的國家叫做台灣共和國,我想要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實的憲法,這是我的國民主權。」

       果真如此,我們就能找回失去的憲法靈魂,找回立國的精神,找回你我生而為人的價值與尊嚴!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0304125317926  

很認真地讀了一遍台大政治學系張亞中教授的文章~《異化的史觀與認同:從我者到他者》。教授開宗明義點出一個問題:李白還是「我們」的李白嗎?李白是「中國詩人」、「我國詩人」或者「兩者皆是」?

教授緊接著感嘆:「在我讀書時候的認知,毫無疑問的,『中國』是『我者』,『中共』才是『他者』。曾幾何時,『中國』與『中共』均已從『我者』變成『他者』。為何如此?史觀不同,認同則必然相異。同樣的,去其認同必先去其史觀。」

 

全文中,教授的論述緊緊扣在「我者」與「他者」的邏輯之上,並試圖將「他者」透過歷史教育,重新變回「我者」。簡單地說,就是希望將目前「先台灣、後中國、再世界」的「同心圓」史觀,轉回到過往「先中國、後台灣、再世界」的「一個中國」史觀。

教授個人身負「兩岸統合」的使命,卻無法提供任何學習歷史的價值,真教人感到遺憾!難道,學習歷史,只是為了強化「認同」,只是要大家都說李白是「自己人」嗎?難道,教授不知道連中國人都不想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嗎?不然,海峽兩岸的官二代、富二代,又怎會有志一同、前仆後繼地拼命移民、拿綠卡,搶著做外國人呢?自己都不想做的人,卻利用憲法強迫人家去做,這不是方便當權者統治,又是為了什麼?

民進黨提倡「同心圓」史觀,本是希望大家不要看不起生於斯、長於斯的這塊土地,是希望每一個人的生命,不要離開根、離開土。認台灣為祖國(Home Country),才有可能珍惜國土、珍惜資源,才有可能族群和諧。

反之,住在台灣,呼吸台灣的空氣,吃台灣的米,喝台灣的水,靠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養活數代數十年,但聽到「台灣人」三個字就感覺「不舒服」,才是心裡頭有鬼。認同李白是「我國人」,只不過是利用台灣人對李白的感情,利用以前將李白包裝成「中國詩人」的成功,採()李白的詩()體,對台灣繼續予取予求、用壞即丟的殖民心態!台灣人心痛的問國民黨權貴集團:好好守護台灣國土免於併吞赤化這麼難嗎?一定要用權貴們的「一中」史觀嗎?

提倡「同心圓」史觀,旨在介紹台灣歷史的同時,還原歷史的真相,因為長達半世紀的黨國教育中,絕大多數的人並不清楚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學習歷史就是為了鑑往知來,讓我們發現我們曾經有過的錯誤,當我們看到了可怕的後果,會更有勇氣來面對困難,面對自己不敢面對的事情。然而,黨國體制下的歷史教育,並沒有教我們認識人類有權無責的荒誕行為,並沒有告訴我們228與白色恐怖的真相,它只負責為統治者造神與造假。殺了那麼多的人,卻連一個「加害者」都沒有,絕對的權力絕對的推卸責任,學習張亞中這種宗法封建大家長的歷史觀,只不過是草菅人命、輕賤做人的尊嚴!

研究歷史的目的,除了發現真相以外,更需要發掘值得後人嚮往、效法的歷史人物,因為人總是有樣學樣的。長久以來,台灣人被鼓勵崇拜那虛擬的吳鳳,去歌頌那殺人無罪的獨裁兩,卻不知道值得後人效法的典範,都在歷次整肅中,活生生地被獨裁政權殺害或幽禁。台灣如此,中國就更加地腥風血雨了。教授心中的史觀,走不出整肅異己的宿命、走不出對執政者的諂媚、塗脂抹粉與變裝易容。五千年、一萬年,又如何?100李白,又如何?

讀歷史要受用,要有抱負和胸襟,一天到晚用「我的國人、我的血統」來歸類李白,毫無意義。只要懂,只要受用,李白不屬於任何國族,李白可以是蒙古人,可以是韓國人、俄國人、台灣人,更可以是遠在宇宙彼端的納美人。就像釋迦牟尼佛不是印度人、不是尼泊爾人、不是西藏人,說釋迦牟尼佛是那一國人,只是矮化、邊緣化。

1927年,魯迅有篇演講,題為「無聲的中國」:只有真的聲音,才能感動中國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須有了真的聲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歷朝中國人苟延殘喘於大一統的威權體制,不敢做真正的自己,發出真正的聲音,有這樣的御用學者,中國人真的是苦難無邊,連毗鄰中國的小邦小國也一起倒楣!

       身為政治學系教授
,卻不知「兩岸統合」的唯一可能是兩岸都有常態性的公投權,捨此不求,斯文掃地,留學德國教大學生國際關係的他,現在專教學生掃墓撿祖先骨頭考証血緣,莘莘學子有這樣的政治啟蒙,只有自求多福更用功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75eecb05d128b48479311d4dbd252657  
 

閱讀網站文章《先讓資訊透明完整》, 裡面描述了朋友之間的對話內容。其中,某位朋友的一句話頗耐人尋味。她說:「台灣的繁榮不是國民黨創造的嗎?台灣人實在很幸運是國民黨統治不是共產黨統 治。」接著又說:「現在的共產黨跟過去的共產黨不一樣,我們不能再怪他了,就衝著他讓『中國人』終於可以揚眉吐氣這一點,我就覺得可以接受。」感覺這樣的說法,似乎暴露出一個熟悉卻又弔詭的訊息:在台灣,很多人的心裡面,當想到「治國」這件事的時候,往往只有國民黨或共產黨兩種選項。

 

李敖龍應台這兩位華人世界的意見領袖為例:李敖覺得中國共產黨比中國國民黨好,龍應台則覺得中國國民黨略勝中國共產黨。然而,他們都選擇了中國的政黨,且無論如何,都不會選擇民進黨或任何一個台灣本土政黨。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台灣現狀,就會發現馬英九不是無能,龍應台也不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統媒並非無的放矢,泛藍支持者更不是無知。事實上,他們都非常有野心、有計畫,而且毫無掙扎地將台灣納入大中國意識中,對他們而言,統一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大中國意識是有什麼不好嗎?否則,當初為何會有那麼多的異議人士倡導台灣獨立、爭取人權與自由,今天又怎麼會有另一半人高唱本土意識呢?事實上,台灣人從未想到「祖國」會將他們視為次等國民,也沒想到中國式的「民主共和」仍擺脫不了集權與人治的魔咒,228大屠殺與白色恐怖清鄉所帶來的恐怖經驗,讓他們徹底認清中國至今仍走不出歷史的宿命。諷刺的是,這竟是我近兩年,才從台灣歷史中得知的真相。

以前的我,有著濃濃的大中國意識,也跟大多數的人一樣,認為台獨與人權是來鬧的,特別是在退出聯合國的風雨飄搖之際,在李小龍電影《精武門》中,看到「華人與狗,不准進公園」的告示牌時,總會激發我那莫名的愛國情操。我在意人們對中國人是「一盤散沙」、「東亞病夫」的戲稱,每次聽到,就會不由自主地夢想中國讓人刮目相看的那一天。

年輕的我,愛讀《三國演義》這部小說,也收視了每一集由中國製播的同名電視影集,特別是開卷(影視版的片頭主題曲)那首取自《臨江仙》的詞:「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每回在酒酣耳熱之際,總不忘唱上幾句,藉此表達心中對「大江大海」與「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嚮往。在我的心裡,台灣太小,也微不足道。

長大以後,慢慢知道中國之所以積弱不振,始於中國人有著「重人治、輕法治」的濃濃封建遺緒。例如:中國知名建築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婦,早年在規劃北京重建工程時,就曾經感慨地說:「集權政治體系是都市規劃者的天堂」,其認知與今天台北市長郝龍斌家的粗暴行為,如出一轍。少了「法治」的中國,只能把司法與歷史當統治工具,五千年來只有「是非成敗轉頭空」、成王敗寇的改朝換代,卻從來不曾認真面對公權力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從來不願以公民權和保障基本人權為立國精神,俾建立一個可長可久的制度。

注重「人治」的國家,人民的福祉全憑運氣,運氣好一點的如漢唐盛世,但絕大部分是在「亂世用重典」中,苦苦度日;注重「人治」的國家,就沒有所謂的人權與公民權,人民不是被「綱常倫理(禮)」框架,就是被秦皇漢武的大一統宗法封建,加上管仲韓非子式的權謀給綁架,不允許個人主體性的獨立思考。真正有自由思想、獨立人格的知識份子,在中國歷代是不受歡迎的,他們只能以「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方式,自我放逐。

       至今,我對中國依然有夢,夢想中國是一個民主、法治、有公民權的人權大國,夢想中國是「致中和天地位萬物育」的國度,夢想中國對內不靠龐大的維穩經費,對外不是憑藉武力、財力,逼人就範的霸權。當這一天到臨,中國人才真正在世界上揚眉吐氣。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49e610225ed5b  

太太跟長輩從大賣場帶回了20粒裝箱的台南冷凍大粽子,顯然是希望大家一路吃粽子到端午,事實上,家裡的粽子從未中斷過,天天都在過端午。

眼前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將20粒大粽子放進冰箱冷凍庫,但事與願違,最後只放進了11粒,剩下的9粒暫存於冰箱的冷藏室。長輩無力解決,便推說:「沒關係,壞不了!」但這樣的說法並不能保證食物的新鮮與衛生。

冰箱容量理當是購買前就必須思考的問題,問太太當初可有勸阻?太太無奈地回說:「擋不住!」

 

想要說些什麼,又覺得於事無補而作罷。雖然守住了口行衝動,但心裡面仍有意見,並顯露於當下僵硬的動作與表情之中,這個壓抑,心知肚明。

看著鏡子,對自己扮個鬼臉、傻笑一番。突然間,腦海浮現了師的開示:「家,不是說道理的地方」。神奇的是,就因為這一句話,傻笑便轉成會心一笑,也彷彿看見每一個人其實都盡了心力。

       帶著笑容,重現江湖。隨後,聽到太太說她準備將
3粒粽子放在辦公室冰箱當午餐,而大女兒也要帶3粒粽子回桃園宿舍她們以實際行動解決問題的態度,其實更勝「光說不練」的自己。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潘霍華  

聽完白色恐怖的悲慘故事後,某位女士表達了心中的不以為然。她認為修行應該是講慈悲,而不是談政治,且將228、白色恐怖這筆「結構」的帳,全部歸咎於蔣介石一個人頭上,根本有失公允。可以理解這位女士的「義正辭嚴」,因為她代表著華人宗教界普遍存在的認知,完全不知道絕對的權力要負絕對的責任!

他們認為:幫助受難者療傷止痛,才是慈悲。反之,積極審視過往歷史,探討公權力濫殺的緣起,並非佛陀、上帝的本懷,也偏離了宗教。

 

因此,華人世界的宗教家,有志一同將「噤聲」裝飾成「聖默」,將眼前的「苦難」解釋成「因果」,將「貪生怕死」美化成「與世無爭」,更把走上街頭、追求普世價值、伸援異議人士的修行團體,都一個個醜化成了「邪魔外道」。他們普遍認為:「現世」不可能有「淨土」,人們終將「帶業」往生,也只能在「極樂世界」獲得重生的機會。在他們的心中,「淨土」是來自「眼不見為淨」。

難道,這真是人們走上修行這條路的初衷?當世間質疑宗教只為君主、皇帝服務,卻從來不為人權、不對不公不義說一句公道話時,行者又該如何為自己辯駁?

事實上,遠在德國,早在二戰後,當初那些自稱「基督徒」、一味「聖默」迎合希特勒殺害猶太人的德國人,都受到了後人強力的譴責,因為他們為了自己的方便、利益,竟然替希特勒的行為解套,出賣了上帝與教會。然而,另一位接受上帝所賦予的使命,堅持「制止」不公義行為,最後被希特勒處死的德國牧師潘霍華,卻受到後人景仰

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1906.2.4-1945.4.9),德國路德會的牧師,曾公開反對希特勒。他說教會不應該「只為那些被車輪輾過的人療傷,而是要往車輪插入一支鐵棍,使它無法再傷害人」。

       潘霍華牧師心中的神學使命,就是承擔責任,一肩挑起世間的苦難。背上十字架的潘霍華牧師,相信當人們受苦時,上帝也在受苦,只要能為世間少苦、離苦,他現在就願意粉身碎骨而這才是修行人的氣魄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W020111010361961362835  

晚間,觀賞HBO電視電影《戰地烽火情/戀上海明威》(Hemingway and Gellhorn),故事描寫戰地記者瑪莎葛宏和文學巨匠海明威之間的愛情糾葛。電影裡,海明威新婚妻子瑪莎葛宏來到了二戰時的中國戰區,並親眼目睹中國兒童在鴉片館裡充當童工,以及任人遺棄破碎街頭的痲瘋病小女孩。兩人因在美國頗有名氣,且和羅斯福總統夫人私交甚篤,所以安排採訪蔣介石宋美齡夫婦。

 

畫面中,四個人圍坐在官邸客廳。蔣介石先在賓客面前卸下了假牙,然後開始吃起巧克力,一顆接著一顆,精通英語的宋美齡則在一旁負責對話。著重人權的瑪莎葛宏關心鴉片館的童工問題,富貴逼人的宋美齡卻反問對方是否對吸食鴉片有興趣,並以身上的玉珮為例,誇耀著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嘲諷西方文明遠不及中國。

海明威夫婦步出官邸,隨即被祕密安排前往採訪周恩來。電影中,周恩來的形象樸實,且熟悉海明威的每一部著作與改編的電影。短暫的會晤結束後,夫婦倆竟在周恩來的辦事處門口,撞見了當初陪伴他們晉見蔣介石的國民黨軍官。當下,兩人已預見中國即將易主。不到10天的重慶逗留,竟讓他們說出「國民黨是沒有希望的,對日抗戰後,共產黨將取得中國的政權。」

預見中國即將易主是19414月的事。在當年42歲的海明威眼中,54歲的蔣介石像似一具木乃伊,宋美齡則是一位浮華憍慢、對人民痛苦無感、有架勢無內在、喋喋不休的女人。43歲的周恩來則是衣著樸素、氣度軒昂、講話言簡意賅、魅力十足有智慧。

問太太對電影中的宋美齡有何看法,太太苦笑,沒有表示意見。事實上,宋美齡一直是太太心中的偶像,也是黨國教育下熠熠閃亮的明星。然而,在戰地記者與大文豪的眼中,宋美齡的伶牙俐齒,不過是暴露自己不識民主、人權為何物的無知罷了!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有機會不妨多從外國人眼中看台灣,也許就可預知台灣的未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1-11053016062D14  

長輩的電視機故障,請原廠技工到府維修,長輩說話有濃濃的鄉音,年輕技工幾乎聽不懂長輩在說些什麼。事實上,我也是花了好多年時間,才逐漸弄清楚山東土話裡的某些特殊用語。

這真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當初從中國逃難到台灣的外省人,在台灣住了六十幾年,卻一直堅持使用家鄉的方言,從沒想過學說華語(國語),更何況台語了。沒讀過書的長輩如此,當時的高官也是滿口的家鄉話,但他們卻用濃濃的鄉音告誡台灣人不准說方言,殖民者高高在上的心態,顯露無遺。

正在修理時,技工的電話響起,也預約了下一個客戶的修理時間。藉此問他一天要跑幾個客戶,在這家公司做了幾年,滿意目前的工作嗎兩人的話匣子也從這裡打開。

 

年輕技工談起任職的公司與資深前輩時,臉上的神情洋溢著幸福,話語中也處處流露著感恩之情,而這樣的迴向也讓聽者動容不已。

       帶著愉悅的心情到小公園經行。觀息時,年輕技工的微笑浮現腦海,一個落腳,氣就跟著鬆開的橫隔肌沈了下去。肩頭鬆了、手臂鬆了、大腿鬆了、脊柱鬆了,一股清涼隨著吸氣湧上百會,受用了。

 

後記:

中國國台辦常務副主任鄭立中來台趴趴走,帶著一頂白色棒球便帽,金邊眼鏡的圓圓臉上堆滿笑容,走了台灣340多個鄉鎮,一路穿著白夾克、白襯衫和黑長褲,上山下海走訪農漁村,聽農漁民的經濟生產過程和產銷通路的需求,身段柔軟,偶爾還用不輪轉的台語說聲「多謝」,「入島、入戶又入心」,有計劃的在台灣各鄉鎮區成立台灣工作對口小組及分區聯絡人,目標是「縣市有工作幹部、鄉鎮有幹事、村里有窗口」,工作目標為「統戰農林漁牧、推動島內工運、經營學生組織」。在鄭立中身上,只要不去想中國從不放棄使用武力以阻止臺獨的企圖,就看不到中國有任何殖民的憍慢。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