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dPoetsSociety1989CD2.avi_003839798  

教育部預計在2014年國中教育會考加考英文聽力。詩人余光中表示,重視英文是對的,但同時不要忽略中文,所謂中文還包括文言文。

回想自己的讀書經驗,每當背誦文言文課文,第一個動作就是先找白話文翻譯,即便如此,仍覺得背誦古文是一件苦差事,且與實際生活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然而,在那個年代,不曾聽過任何一位老師對學習文言文一事存有不同的看法,只因為那和聯考有關,只因為當時的中國文言文集團,仍然把持著中、小學的文學教育與考試院的高、普考命題大權。

1989年曾上演過一部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故事是一個傳統學校的老師,用反傳統的方法來教學生們詩歌、文學、生活的故事,同時也是一個講述師生關係的經典電影。

 

第一堂課,老師基廷並不是在教室裡教學,而是帶領同學們去看長廊內的傑出校友照片,讓他們去聆聽死者的聲音,去領悟生命的真諦。當他發現學生不愛上課,基廷便語出驚人地要學生將課本第一章制式刻板的《讀詩導論》撕去。老師在講台上帶頭撕著課本,這個舉動可嚇壞了座位上「循規蹈矩」的學生,每個人瞪大眼睛看著老師怪異之舉,即使有人開始跟著撕課本,但心裡面仍是半信半疑。基廷解釋說:「我們不是因為詩可愛,才來作詩或讀詩的。想讀詩,想作詩,因為我們是人類,而人類是充滿熱情的。」

百年來,這所學院一向是以傳統、守舊的方法來教授學生,可是基廷的教學方式卻一改學校的常規。他要學生認識自己,要學生對生命有感覺,他準備讓班上學生的思想解放,而不再是滿腦子知識的對別人苦痛無感。

老校長早就對基廷心生不滿,並想盡一切辦法逼他走路。在一個學生自殺的悲劇發生後,老校長為逃避學校的責任,以假造的罪行要脅班上學生出面聯名指控基廷老師,否則就退學。一名學生因拒絕妥協而遭退學,另有一名學生因害怕受到牽連而主動向老校長提出檢舉,他同時向班上其他同學說:「你們要是聰明,作法就會和我一樣,那就是合作。反正現在學校什麼都知道,你們救不了老師,但你們可以救自己。」

一個17歲的孩子為求自保,說起話來竟跟老校長一般世故。這就像余光中當年曾將陳映真文章中引用馬列主義的段落摘取出來,匯整寄給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密告陳映真思想左傾如出一轍。除此之外,余光中也反臺灣鄉土文學,他曾在《聯合報》發表〈狼來了〉一文:一口咬定台灣的鄉土文學就是中國的「工農兵文學」。余光中捍衛既得利益的心理,其實就是再怎麼民怨沸騰,馬英九民意滿意度仍有26%的主因,這些人吞下了中國皇權文化裡的奴化毒素而不自知。

老校長如願逼走基廷老師,也親自代理基廷老師的文學課程。當老校長正在授課的時候,基廷進入教室打包。此時,一名學生擺脫了心中的恐懼,主動站上課桌向老師表達敬意,也不再理會身旁老校長那氣急敗壞的恐嚇。接著,所有被迫簽下自白書的學生都一一站上桌子,大聲且光榮、自信地向他們心中的「船長」致敬,雖然教室中仍有8名學生低著頭、不敢吭氣。

        向威權體制說「不」的勇氣來自認得自己的真,也唯有帶根、帶土的教育,才有可能讓人們自覺,並對苦難有著深刻的感受。總統處心積慮提倡四書五經,余光中不時鼓吹恢復文言文,其背後的用心,不過就是希望台灣人民繼續臣服在皇權文化之下,做一個有體無魂的傀儡尪而已。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陸官大門  

18歲那一年,空軍幼校畢業後,隨即進入陸軍官校接受入伍訓練。進校後的第一次訓話,陸官學長很自豪地引用學校大門上的一幅對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起走他路。」當時聽在耳裡,內心果然熱血沸騰,好一個豪情壯志啊!

 

軍人是不是貪生怕死,很難說,畢竟在我的軍旅生涯中,不曾發生過戰爭,也從沒上過戰場。至於發財,除非職務跟採購有關,不然一般官士兵頂多是發些小財,例如盜用軍油。早年在空軍,開私家汽車或騎四行程摩托車的同儕,多會利用C-119運輸機過境時,提著油桶卡油;如果騎的是二行程Vespa,就會將噴射戰鬥機的JP-4燃油摻上機油,然後一起加到機車的油箱裡,雖然明知機車引擎的壽命會因此而減短。

 

部隊最常聽到話題是「人事升遷」。誰佔缺了,誰被犧牲了,誰送了誰多少禮,誰佔著茅坑不拉屎,誰又被哪一位「空降部隊」給捷足先登。無論是否跟說者有關,一定都會被說成一篇既精彩又慘烈的故事。年前,曾參加一場退伍同袍的聚會,十幾年不見的老朋友,且都已經離開軍中很久了,但所談的話題還是離不開升遷。例如:某某少將升了好幾年,後面學弟都已經是自己的上司了,還捨不得退伍,最後逼得一堆上校無缺可佔而被迫退伍;不然就是某某人在升將軍之前,都是靠著一幫學弟幫忙打天下,結果自己當上少將指揮官後,就只顧著自己的中將夢想,根本不管小老弟的死活。

 

事實上,台灣將官的產量,世界第一,以致於有人譏稱台灣是「百萬將軍一個兵」。雖然如此,大家還是搶破了頭,即便犧牲袍澤之情也在所不惜。升官代表著發財,除了薪水豐厚,退伍後的退休俸也會跟著水漲船高。而一心想著升官發財的人,十之八九是貪生怕死之輩,國共內戰時,不戰而降的國民黨高階將領幾乎都是這付德行,一切都是利之所趨。

 

今天,一位退役少將可以領到10萬元的退休俸,中將則高達11萬多,但他們並未因此而滿足。陸軍少將羅賢哲願意為了區區500萬元,出賣國家軍事情報給中共,結果在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後,其胞兄仍為弟弟抱屈說:「請問現在政治氣氛,大陸還是敵人嗎?」這一番看似「白目」的理由,其實也幫許多將領說出燜在心裡的話。

 

再則,天然氣價格居高不下,但退輔會轉投資的各家天然氣公司,其官派的董事長、總經理,個個都是「年薪超過百萬」的退役將領,其中欣泰石油氣總經理、陸軍前少將張致中,年薪高達271萬元;陸軍前副總司令李清國中將任欣欣天然氣公司總經理,年薪244.6萬元;海軍前副司令張志澄中將任欣屏天然氣公司董事長,年薪高達243萬元;軍情局前局長張戡平中將任欣雲天然氣總經理,年薪也有153萬元。納稅人花了大筆鈔票餵養這些退將,但退輔會主委曾金陵卻表示這些退將每個月15萬的薪水「不算高」,好一個肥水不落外人田啊!

 

當初在美國受訓時,發現美軍士官長的權限竟不輸給一位國軍上校,難怪人家百萬聯軍可以在諾曼地登陸,可以擊退德軍、打敗日軍。反觀,國民黨部隊只能選擇退走台灣,只會屠殺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搾乾善良百姓的辛苦血汗錢,只會用選票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


「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起走他路」的訓示猶言在耳,只是一切都變了味也走了樣。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593530453_97c0a2d66b  

1946年年中,在淡水、新竹兩地發現4起從中國傳來的黑死病,台灣在日本統治下嚴格執行的檢疫制度,正式在中國人手中宣告瓦解。自從1919年以來,從未傳染危害過的霍亂,也在夏天重新出現。幾天之間,台灣西南一帶已經傳染得無法控制。經過了一個漫長的夏天,在已登記的2690位霍亂病患中,死了1460人,但中國來的衛生局長一點也不認為事態嚴重。


聯合國救總工作隊發現隔離病人的大小便被丟到附近的商業魚池。他們要求衛生局長採取行動解決廢物的處理問題,要求他設法禁止當地的魚出售,同時把那些污染的魚池適當地清理消毒。衛生局長除了在報紙上發表聲明建議民眾在殺魚時應該仔細清理之外,什麼事都不肯做。局長的態度引起了聯合國救總醫生們的公憤,但他卻對其中一個醫生說:「何苦來哉,只有那些窮人才會染到那種病嘛!」

局長65年前極其冷血的一席話,竟和總統對美牛「不想吃,可以不吃,不必買,不會有事」的事不關己態度有幾分神似。表面上是人民有選擇購買與否的自由,實質上是政府要人民自行承擔風險,如此一來,國家防檢門戶大開,舊事又將重演。然而,我們的媒體竟然可以容忍「不知道決策過程」,而人民也竟然有很大的「心量」去忍耐,這不叫做「呆」,那叫什麼?!

當面對公權力獨大的現象時,台灣社會普遍存有一種疑惑:為什麼總統的施政方向總是與民意相距甚遠?為什麼總統民選卻沒有監督管道?為什麼總統可以為所欲為?為什麼人民想要知道真相竟是如此地困難?

權力的傲慢,就像20年前的一部電影《軍官與魔鬼》(A Few Good Men),兩名海軍陸戰隊士兵奉命虐殺了他們的隊友,是上校指揮官要他們「好好教訓」這位到處告狀的小兵。這道命令在軍中的術語稱為「紅色法規」(Code Red),屬於私底下心照不宣的指令,沒証據將他定罪。

當年輕的辯護律師要求上校指揮官說出真相時,指揮官反譏說:「孩子,你承擔不起真相的!(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我們活在一個有城牆的世界,而這道城牆必須有人持槍守衛。誰來做這件事?是你嗎?…你要的不是真相,你要的是我站在城牆上,你需要我站在城牆上。you want me on that wall, you need me on that wall.」

在指揮官的心裡,他覺得這樣嚴厲地訓練部屬是為了他們好,更是為了顧及整個群體的安全,即使鬧出人命也不為過。無獨有偶地,總統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是「為了使大家過得更好,所以我們必須這麼做。」總統覺得自己代表「大我」,「小我」必須成全,所以689萬的群體可以恣意妄為地將懲罰施加在609萬的群體身上,在他們的集體意識中,這才是價值,這才是道德的高度。而這樣的道德命令,帶給社會的卻是恐懼與無止盡的災難,就像當初希特勒對付猶太人的殘暴。上校指揮官說:「你享有的自由是我提供的」,總統說:「過去油電太便宜是我提供的,現在漲是因你們不懂市場經濟學!」

立國的精神是什麼?
憲法的靈魂是什麼?
誰才是國家的主人?

當每一個人都這樣問的時候,我們才有機會喚醒每一個沈睡的靈魂,才有機會找回原本就屬於自己的主體性,也才有可能讓國家真正地長治久安。一直問,一直問,就像蘇格拉底遇人就問:「您認識您自己嗎?」問到每一個人的痛點,問到每一個人不得不去面對為止。

      最後,上校指揮官被收押起訴了,兩名士兵雖在謀殺部分被判無罪,但也因為行為不檢而被撤銷軍職。劇中,資深士兵對另一位士兵有感而發地說:「我們當初應該為那些沒有能力自衛的人們伸張正義的。」的確,他們不需要勳章來擁有榮譽,他們只要能夠活出真正的自己,就已經是無比的榮耀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銀島

朋友寄來一封電郵,信中分享的是藉孫運璿貶低阿扁一家的文章。其中,有一段是這麼寫著…

 

「台灣光復,日本人臨走說:『三個月後台灣將是一片漆黑。』但是孫運璿三個月後替台灣『重新找回光明』,民國五十五年台灣的供電普及率已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領先許多先進國家」。

日本人何以預言台灣將是一片漆黑?

事實上,19411945年間,中國人對台灣經濟的財富與複雜性並不瞭解,是美國對台灣的研究引起了中國的注意,而這也刺激了他們分贓台灣戰利品的興趣。戰後的中國,在經過相當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台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金銀島」。

1945年,首批國民黨軍隊到台灣。他們開的是沒收來的車子,他們將所有重機械拆散,把電線金屬類全部除去,即使連門上的金屬框和屋頂也不放過,然後全數運往上海。原本工業設施的重地,最後只留下一些空架屋。

在台北和基隆兩地,白天,台灣人和日本人埋頭苦幹想把被炸壞的公共設施修復起來,可是夜間那些穿著軍服到處流浪的軍人卻把幾里長的電話銅線剪去,把剛埋好的地下水道鐵管和消防栓鐵管通通掘起。火車連續發生幾次嚴重的車禍後,人們才發現,原來那些「解放者」把鐵路的自動開關和信號設備都偷去當破銅爛鐵賣掉了。

 

人們不追究將文明台灣掠奪一空的國民政府,反而去歌頌「重新找回光明」的孫運璿,這樣的論述不顛倒嗎?

友人文中又寫說:「天下雜誌創辦人殷允芃指出,誠懇、踏實、苦幹、執著、勤儉是孫運璿的特質,孫運璿跑遍了大江南北,走過了艱辛的時代,使他時時刻刻以家國社稷為念。對各個角落的百姓,無論多麼貧窮偏遠,都有感同身受、民胞物與的真誠關懷。這才是阿扁應該比較與學習的地方」。

讀這段文字,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孫運璿到底是封建制度的宰相還是民主國家的公僕。如果是公僕,這就是他食人俸祿應有的本分,有需要這樣歌功頌德給人民主人看嗎?更何況先生是兩威權體制下的技術官僚與政務官,在那個戒嚴的年代,在那個特務機關嚴密監控的年代,在那個不知民主為何物的年代,在那個資訊完全不透明的年代,在那個風聲鶴唳、噤若寒蟬的氣氛中,除了家族與家,有誰膽敢造次?如此標榜孫運璿的「清廉」,不過是國民黨與其媒體的選舉造勢罷了!

我們不需要一個高於五院的總統,我們需要白紙黑字的契約來監督總統;我們該看的不是競選廣告,我們在意的應該是當選人政見的履約保證;我們行使的不應只是選舉投票,而是認清自己才是主人,清楚告知政府我們要的是乾淨充沛的水資源、乾淨充沛的土壤、乾淨充沛的能源,以及乾淨充沛的空氣。除此之外,我們在意立國的精神,反對強迫別人接受沒有靈魂的憲法,我們強烈要求立法院制訂一部讓人民感動得痛哭流涕的憲法。

孫運璿過世前,常常一個人難過不講話,或是看了新聞之後猛搖頭,女兒孫璐西說:『他不能理解,他住了一輩子的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這才是總統要回答的問題」。

關於蔣經國主導的美麗島事件,時任行政院長的孫運璿曾說:「高雄暴力事件絕非官民衝突事件,而是少數分裂分子毆打執行公務的憲兵與警察」一個沒有人權概念的政務官,一個向威權低頭、妥協的靈魂,即便在生前接受上帝最後審判之際,竟仍不忘遮掩自己的懦弱,將責任推給別人。

這封信的最後,朋友邀請大家傳遞這篇文章,讓社會價值導正過來。

       凡事推給阿扁承擔,幾乎已經成為台灣
689萬人良心集體救贖,難怪國民黨立委羅明才對父親羅福助發監執行前落跑一事,也撂下一句:「一切都是阿扁惹的禍」。好一個廉價、虛偽又顛倒的價值觀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原來台灣是戰敗國屬地 (04-22-2012一三)   
       小學五年級以前,都住在東港大鵬村。顧名思義,這是一個空軍的眷村。村子按階級分成甲、乙兩村,士官兵住的是新造的磚瓦房,雖然只有兩個房間,但前後的院 子很大。軍官住的是日式建築,牆壁與地板都是木造,每戶都有一個圍牆,裡面種著龍眼與芒果樹。小時候,就很羨慕同學住在日式大房子裡,不過,人家的父親是 尉官、校官,而自己的父親只是水電上兵,階級不同,待遇也自然不一樣。後來,曾在岡山見識到將官住的日式建築,才發現一山竟比一山高。

當時以為本省人住三合院,而外省軍官或高級公務員住日式大房子,是天經地義的一件事,即便是眷村改建,下一代子女繼承土地所有權也是理所當然的。無論如何,就是不曾思考過其中是否符合公平正義原則。這些房產是如何落入外省高官手上的?為什麼在地人始終無緣享受?事實上,這整個過程,美國人都看在眼裡,也都記錄了下來。George Kerr在其著作《被出賣的台灣》裡,是這麼描述的…

時間回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從中國來了一批部隊到台灣,準備與美軍一起接受日軍的投降。當時,日本陸軍首領已經準備將他們擁有的土地、房子、設備及糧食移交給中國陸軍,而且日本海軍軍官也準備將他們的財產移交給中國海軍,雖然那時的中國海軍只存在於政府的薪水簿上。因為日本在台灣並沒有空軍,自然沒有財產可以移交給中國空軍,而那時的中國空軍是最現代化且最嬌養的兵種。

 

在台北的中國空軍軍官真是失望極了。為了彌補這個缺陷,他們貼出了佈告說,中國空軍要立即佔據台北市北部靠近飛機場的一切財產,這是一片極大幢的房產,另外再加上附近郊區和村間的幾百畝地。他們命令所有居民在48小時內全部撤離。

國民黨的高級軍政官員都對房產感到極大的興趣。以前在日據時代,日本政府的每個部門都擁有豪華的官邸,用以增加殖民政府的威信;同時,像台灣電力公司、糖業公司及漁業團體等大部分的私營企業或半私營公司,在城裡都擁有宿舍,在郊區的溫泉地或山上也有避暑山莊。這些房產都被國民黨高級軍政官員佔為己有了。以前他們在中國大陸吃定了人民,現在吃定台灣人,而且吃得很開心。他們搶的開心,吃飽又穿好,但他們那種污穢又毫無教養的舉動,和已現代化台灣人相形之下,便只有成為被譏笑蔑視的對象了。

以上敘述,讓人看了瞠目結舌,若非出自20年前的美軍紀錄,可能又會被泛藍支持者說成是泛綠的抹黑鬥爭。因為,在他們的心中,台灣是「次等領土」,台灣人是「二等國民」。台灣省位在關外,未曾真正受到中國文化的薰陶。他們在1945年是如此認定,即便是2012年的今天,也沒多大的改變。

大選前,曾參加一次部隊退役軍官的聚會。會中,一眷屬要大家跟她一樣,將國旗懸掛在眷村改建的大廈外牆上。表面上是捍衛國旗,捍衛代表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權,其實說穿了,不過是捍衛名下這一幢由國民黨槍桿子搶來的國家財產。在國民黨的掩護下,公家配給的宿舍搖身一變就成為私人財產,然後再利用人民納稅錢編列上兆預算改建成大廈,無論轉賣或是自住,都是穩賺不賠的無本生意。

這些年,農地強制徵收正在全國各地上演著,而類似家祖厝被強制拆遷的哀嚎亦不絕於耳,世間苦難宛如1945年的台灣再現。然而,苦難聲音根本無法進入這些特定族群的心中,因為他們的利益早已經和國民黨緊緊結合在一起,一代傳一代,再也分不開了。

      美國打敗日本,美國委託「中華民國」對臺灣軍事佔領國民黨代理美國接收戰敗國屬地台灣,原來國民黨真的是外來殖民政權,賠了中國,賺了台灣,65年後,689萬選民也接受了「中華台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523700_436022709747487_212660365417057_84272603_1676320038_n  
       《被出賣的台灣》作者
George Kerr,記錄了1945年任職海軍情報處時在台灣的所見所聞…

10月15日,美國第七艦隊護送國民政府的部隊進入基隆和高雄港。兵船上載的是第62師和第70師,總數超過1萬2千人。他們心裡非常明白,在台灣島內靠近港口的某些地方駐有日本軍隊。

他們根本就拒絕上岸。在基隆港口,中國軍官要求美國先派遣一個先鋒部隊進入島內(當然是美國隊),先穿過那峽谷到18哩外的台北去看看,這個請求把美國人弄得驚訝不已。中國軍官聽說日本的敢死部隊還在山中出沒,美國人沒辦法,只好把他們罵出船外,強迫他們上岸。在高雄港口,美國人因急於清理運輸,不得不威脅要把中國部隊強丟到岸上去,否則那些不情願的「船客」根本就不情願進入「虎穴」。

這些事件都被台灣人看得清清楚楚。台灣人譏笑那些毫無紀律、踉蹌又骯髒的中國部隊。台灣人說,那些「勝利者」之敢進入台灣的唯一原因,乃是有美國人擋在他們和可怕的日本人之間。這些公開的污辱,日後導致許多個人的悲劇和殘酷的殺身之禍,因為中國人丟盡了面子,而中國人的面子是比生命還可貴的。

這一則關於「國軍」的記事,恐怕不是我等台灣土生土長的職業軍人所能想像。在我的軍旅生涯中,軍校大門上寫的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請走他路」,部隊所陳列的報章雜誌多屬於《勝利之光》,牆上掛的幾乎都是 「領袖」校閱三軍的照片,長官們也沒事就將「發揚國民革命軍優良傳統」掛在嘴邊,當時真以為這是一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常勝軍,怎麼也沒想到會是如此不堪。

如果,軍人對過往戰史如此地陌生,就不可能超越自己、戰勝敵人,即便人手一冊《孫子兵法》或《教戰總則》,也不過是紙上談兵、自娛娛人。從無心對抗日本侵略到國共內戰的潰不成軍,從228槍桿子朝內濫殺人民到高階將官集體投共,從不願意為「台灣獨立」流一滴血到兒戲般的漢光演習,彷彿自甘墮落淪為黨的禁衛軍,才是國民革命軍的「優良傳統」。軍人在老百姓的心中,如今只留下「傘兵雙胞胎姊妹」、「女飛官吸睛」等養眼鏡頭,只剩下坐領18趴優渥終生俸的老榮民,還有那人氣明星入伍的影劇娛樂價值。

蔣介石當年雖以「反攻大陸」為幌子控制軍人,但至少還有一個清楚的假想敵,反觀今天的總統直接向中國輸誠,軍人又怎會將演習當作一回事?當三軍統帥對軍演意興闌珊時,槍砲不再實彈射擊,取而代之的是象徵火箭的衝天炮,以及煙霧與CD音響製造出的「砲聲隆隆」效果,至於參演的部隊,也乾脆讓一面面的旗子給取代。

當面對外界的質疑,國防部副部長楊念祖仍不忘義正辭嚴地反駁說:「我們是玩真的。」如果軍人以為靠一張嘴打仗就是榮譽,那就真的無可救藥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42927_00_main  
       母親腿疾,曾在三總神經內科就診,醫生說要開刀,吃藥沒用,但也開給了母親
28天份量的7種藥物。母親不想動刀,在朋友的介紹下,轉赴住家附近的署立醫院就醫,朋友特別囑咐母親看診時不要交代三總的就診紀錄。

署立醫院的神經內科有三間門診,母親掛號的醫師,使用在每一位病人的看診時間最長,幾乎是另外兩位醫師的一倍,相對的,醫師的病人數也只有他們的一半。前次看診時,母親不小心說溜了嘴,醫生知道母親曾在三總看診後,隨即要求下次就診時攜帶三總所開的藥物,以避免相同藥物重複使用。

 

今日複診,醫師在逐項檢查三總的藥物後,發現兩邊藥物完全重複,決定不另外開藥,並請母親選擇一方就醫即可。台灣的健保制度雖已開辦多年,但國人就醫與用藥的觀念似乎仍跟不上時代。若非醫師的認真把關,母親重複用藥的結果,不僅殘害自己的身體,也連帶拖垮了健保財務。

「重複看診」與「重複用藥」一直是健保揮之不去的痛,相關單位也想盡辦法在制度面上予以有效管制,但成效始終有限。醫師是一個啟示,他告訴我們醫病關係是健保的第一道防線,但醫生必須有足夠的時間與熱情,才有可能充分地瞭解病人看診與用藥的紀錄,才有可能教育病人正確的就醫與用藥觀念。

       只要醫生有心,病人通常會很願意聽從醫生的建議,兩者也很有可能發展成師生的關係,其中的關鍵是感情,而感情源自於待人如己的由衷。
在韓劇「醫道」中,一代名醫許浚的師父柳義泰對他說過一句刻骨銘心的話 :「世人所期盼的只有一種醫生 ~ 心醫 ~ 真正能體恤病人,視病如親的醫生」。捨不得病人重複用藥、殘害自己的身體,就是待人如己的由衷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W020101228170574371507  

「一位30出頭的台灣男子,在日本瞻仰國民英雄坂本龍馬的雕像後,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來。問他原因,他感嘆著台灣何時才能出現龍馬這麼一位推翻封建,推動日本明治維新的劃時代人物


晚上的聚會,朋友娓娓道出日本之旅的奇聞趣事。在台灣,30出頭的男生不正在為事業打拼,不都是在為「五子登科」拼命嗎?怎麼會心繫國家的前途發展,又怎會是整天擔心著台灣的未來呢?

這麼一小段故事,讓聽者動容不已,彷彿龍馬精神已透過這位男孩傳遞到每一個人的身上,而我也在男孩身上看見了台灣未來的希望。

坂本龍馬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形象是不為過去所拘泥,永遠走在時代的前端。有一則小軼事,少年坂本龍馬曾對土佐勤王黨成員檜垣直治說過:「今後在室內亂鬥的情況會變多了。我喜歡小太刀,小太刀靈活,比太刀實用(當時流行太刀)。」之後直治帶了小太刀再見龍馬,他卻掏出來一柄手槍:「這比小太刀更具威力。」直治帶了槍再見龍馬,這次龍馬掏出的是一部《萬國公法》並說道:「手槍只能殺傷敵人,此書可以振興日本」!

 

明治政府的領導人不是傳統封建社會的得益者,而是以天皇為核心的集體統治,他們以靈活的政治手法推行全面改革,並吸取西方三權分立精神以制訂憲法與國會,終將日本帶領成為一個傲人的法治國家。

台灣也有憲法,但台灣人不曾參與制憲,自然享受不到憲法裡保障的基本人權與參政權;台灣也談法治,公權力也最喜歡說「依法行政」「惡法亦法」,但法律的制訂與行使,卻始終由一個專制政黨所壟斷,法律在這些人的眼中,不過是方便圖利與一塊掩蓋國家暴力的遮羞布而已。當年國庫通黨庫的貪腐所得,繼續張牙舞爪, 掌控黨員與選民。689萬選民佯裝不知這筆「鉅額貪腐」沒交回國庫!

明治維新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一開始就掃除了封建社會既得利益者的障礙。回頭看咱們所謂的「百年老店」,至今仍寄居著一群吃人民肉、喝人民血的黨國權貴,而他們也豢養了一群不問建國理想,只問利益在哪裡的支持者。

      男孩心痛地哭了,但淚水代表理想也讓人清醒。反倒是吃飽喝足的另一群人,繼續做著復興中華的春秋大夢,說什麼也不願意醒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02-00407-025b2  
       前陣子,陪著
88歲的老母親四處看病,曾兩次聽見她說希望自己一死百了。一個無法止息的腿痛,一位無法好好對話的大兒子,就讓母親想蘊熾盛、煩躁得想死,更何況全家生計出了問題?

 

我們的媒體對自殺的新聞總是輕描淡寫:「這女孩子才30出頭,怎麼這麼輕踐自己的生命呢?一定是男女之情想不開。」然後這則新聞就沒有了。就這樣,一個生命,就在一場烈火中就消失了。至於內心的苦有多大,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關心。

自殺是果不是因,然而,現在的報導卻沒有哲學、沒有思想、沒有深度,有的只是法師誦經超渡的畫面。這個社會太膚淺了,而且膚淺是會傳染的像這陣子燒炭自殺頻傳,衛生署醫事處副處長王宗曦就在立法院指出,希望超商等販售木炭場所能盡量上鎖,藉此降低燒炭自殺死亡率。

這就是現在政府的作為,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減碳」政策,讓人徒增「求生無門,求死不得」的感慨。選前,總統將任內自殺率降低當作「傲人」的政績,選後,人民才猛然發現,原來我們的政府只懂得沒收自殺的工具。全世界,只有監獄才會將受刑人身上可能自裁的物品予以沒收,難道台灣已經變成一個大監獄了?

        諷刺的是,政府千方百計防堵人民自殺,卻一再將人民推向險境,而且一次就讓千百萬個家庭毀於一旦。舉凡國家無限制舉債到最後的破產,貧富差距無法逆轉的擴大,讓人民整天睡在核電廠、核廢料旁邊,強制徵收人民土地、住宅,司法誣陷並致人於死地
這些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官僚殺人。政府一心想要除害,殊不知,其本身才是人民苦難的源頭。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411_CG10_家庭用電調整情形  

查了一下用電帳單。去年23月,家裡用電度數合計974度,電費1900元;同年1011月合計794度,電費1365元,我家顯然不是每月120度以下免漲價的用戶。


 用電120度以下的家庭會是什麼模樣?


 這個家一定沒有冷氣。因為每一噸冷氣(46坪的房間),每天使用5小時,連續30天,就已經用電135度。一般家庭不只1台冷氣,也幾乎高於1噸。行政院長陳沖在立院答詢時說他在家不吹冷氣,言下之意,似乎想和總統用洗澡水沖馬桶來個一較高下。吹冷氣已經成為一種奢侈享受,但不知道他的家人、他的辦公室,他的下屬單位是否會吹冷氣。


 這個家庭或許不能使用電暖爐。因為一台700W的電暖爐,每天使用3小時,連續30天,則會用電63度。原來死於燒碳的人那麼多,是因為自殺,而是屋子裡面太冷了。


 這個家庭應該沒有電冰箱。因為1320公升的電冰箱,如果每天24小時運轉,連續30天,冰箱的耗電量就已經達73.6度。或許只有吃飯總是在外的「老外」,才沒有買菜、剩菜的煩惱。


 這個家庭可能沒有人在用電腦。因為一台桌上型PC的主機加上17吋銀幕顯示器,每天使用5小時,連續30天,就已經耗電55.5度。這個家庭應該沒有小孩,也可能都不識字,或者他們根本就住在渺無人煙的深山裡。


 這個家庭應該沒有使用開飲機。因為一台800W的開飲機,每天2小時,連續使用30天,將會耗電48度。我想,他們每次喝的熱開水都是瓦斯爐現煮,他們寧願繳瓦斯費,也不願意繳電費,他們不是沒錢,而是跟台電有仇。


 如果根據經濟部指稱每月用電110度以內,占民生用電27%的用戶,以及111120度占2%的用戶來看,全台灣目前已經有29%的用電戶,是一個沒有冷氣、冰箱、電暖爐、開飲機與電腦的家庭。如果這些用戶不是房地產投資下的空屋,也不是以上奇奇怪怪的理由,那就表示近3成的用戶都是低收入戶。不過,比起「非洲的一盞燈」,這3成的人至少還有電燈可用,人在福中要知福,不要整天叫窮,讓總統在友邦前面抬不起頭!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w020070921398991833971  

油電雙漲,物價齊飛,薪水卻文風不動14年。當人民叫苦連天時,總統要我們共體時艱,還說唯有如此,我們才有可能「轉大人」。選舉前說要苦民所苦;選舉完,變成大家都要吃苦。於是,很多人的心中開始有了問號


如果官員的座車,從來不需要自掏腰包加油,如何共體時艱?
老百姓薪資所得每下愈況,官員卻能按時調薪。這就是患難與共?
國營事業經營不善、弊端叢生,員工的薪資與福利卻不減反增。難道,調高油、電價就可以轉大人?
一輩子受到黨國栽培,即便國家考試也是為他們量身訂做的權貴子弟,可真懂得什麼是為生計打拼的苦?

很多人說被總統騙了,而總統「苦口婆心」的一番話,則讓我想起年少輕狂的一段往事…

40年前,還在東港讀軍校的時候,學校的伙食非常糟糕。雖正值高中發育的年紀,但每天吃的竟是咬不爛的菜葉,纖維粗得可以縫麻布袋的蘿蔔,只見肥肉與豬皮的黃豆燉肉,還有又瘦又黑的香蕉。說也奇怪,每回用餐的時候,廚房那頭總會傳來殺豬的聲音,但我們始終沒吃過瘦肉。

學生建議改善伙食,席上長官則要我們共體時艱,他還說每吃一塊肉,都會想到我們。既然建議無效,幾百名學生便集體用筷子敲擊餐桌以表達抗議,結果飯沒得吃,還通通被帶到太陽底下罰站。隔天,黃豆燉肉裡冒出了幾塊瘦肉;隔年,舊事重演,但這一次,校方決定狠下心來殺雞儆猴,開除了幾名學生。

     原來,瘦肉一直都有,只不過是放在長官的碗中,藏在火伕頭的家裡面,要他們吐出嘴中的肉,簡直比登天還難啊!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20121009271214f0ce5703c9df  

     「你們不是教人家要活在當下嗎?怎麼都在搞這一套?」

回到家,太太見我帶回一本書《被出賣的台灣》,忍不住又嘀咕了幾句。感覺嘀咕的背後是擔心我惹禍上身,而所謂的活在當下,其實只是對公共事務冷漠的高明修辭

「如果妳認為台灣已經自由了,為何仍擔心我關心政治?」
「如果妳覺得談政治會惹禍上身,為何不是譴責公權力?」

反問了兩個問題,太太一時答不上來,便噘著嘴,離開了彼此的視線。雖然太太不在眼前,但我仍記得她曾經說的話

她的收入穩定,貧富差距從來不是她的煩惱;她自認奉公守法,司法的不公不義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她相信經濟至上、金錢萬能,所以核電廠、高污染產業與徵收土地蓋科學園區均有其必要;她覺得都市需要美觀,而強拆民宅是對的事情,必須堅持、不可退讓,她也看不起家的貪婪;她認為治安很重要,像陳進興這樣的壞人必須在社會中徹底消失,即使錯殺也不可輕言廢死,大不了賠償了事。每次說起死刑這檔事,她的表情總是咬牙切齒。冤殺江國慶呢?保家衛國難免錯殺,如果只為一名小兵而讓軍人顏面盡失,以後如何帶兵打仗?!

她欣賞陳文茜龍應台,她覺得她們都是中華民族難得一見的才女,但她看不起南方朔李遠哲,她覺得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也背叛了中國人;她討厭人家提起黨產,因為這個事實讓她頗為難堪,而她也不想對國民黨有所責難;她不喜歡聽人家分享228或白色恐怖的歷史,她寧願跟總統一樣,視兩為民族的救星,同時也不忘嘲笑對方跟台語歌曲一樣,永遠走不出歷史的悲情;她聽不懂什麼叫做「票票不等值」,她只知道一人一票就是公平的選舉;她不在乎政治獻金是否需要訂定上限,以維持選舉的公平性,她只希望政治人物不要跟阿扁一樣匯錢到海外。每當談起阿扁,她似乎又變成了正義的化身,一時之間,新仇舊恨,湧上心頭。

她不明白,既然已經總統直選,怎麼還會有黨國不分?既然政府都是「依法行政」,怎麼可能會有剝奪人權的問題?她認為集會遊行本來就應該規範、限制,怎麼會有人說《集遊法》是政府用來控制街頭運動的惡法呢?她解釋她當年參加紅衫軍遊行,大家都很守秩序,也沒感受到什麼不合理的限制。她樂見政府和中國建立和平關係,只要可以免於兵災,只要可以幫台灣經濟找到活路,兩岸統一也無所謂!

在她心中,國民黨高官向來都是高學歷、有品味的菁英份子,反而那些不滿現狀的老百姓,幾乎都是口嚼檳榔、沒水準的「南部人」。她不懂,為何總是有一群人,沒事喜歡和國民黨做對?除了企圖奪權,不可能有其他更適當的解釋了。她更質疑,國家怎麼可以交到這些人手上呢?

她要安定、追求享受,偶而也會慷慨解囊、救助貧困,她滿於現狀,覺得這應該離「活在當下」不遠了。事實上,類似太太這種「民不與官鬥」的想法,正是中產階級對公共議題冷漠的縮影,而「視政府為善、視人民為惡」的顛倒妄想,也早已深植於大部分華人的心中。

太太就像當年的自己,只是不知道、不承認、不喜歡,或根本不願意碰觸另一個世界,一個真實又苦難的台灣,一個公權力無限上綱的國度。太太的恐懼,反應在對我沒有信心,嚴格的說,應該是她對自己沒信心,對人性沒有信心。

       太太不清楚我的心境,她不明白接觸苦難有助於打開心量,她不知道對人性有信心,才可能對人權有感;太太無法理解我的夢想:打造一個小而美的國家,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對憲法有切身感受的一等一國民。雖然她現在還不明白,但我相信這也是她的夢想,而這正是我對人性的相信!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67097859  

    「看看人家,想想自己,大家難道不覺得我們就是因為用電太便宜了,就不會像他們這麼樣重視」。


總統訪問非洲,藉著小朋友緊偎燈光、趴在草蓆上拚命寫功課時,針對國內油電雙漲政策發表了以上談話。表面上看似感言,實質上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吃盡台灣人民的豆腐。

在先進的民主國家,不可能聽到公僕「教訓」主人的言論。然而,台灣在國民黨的長期執政下,從來只有「領袖」告訴人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而象徵民主精神的「人民作主」,也只能於競選期間聊備一格。在統治者的心中,人民代表著選票與提款機,從來就不是主人。

為了護航核電廠過關,政府動輒恐嚇人民,如果不建核電廠就會缺電、就必須漲價,人民果真害怕了,也乖乖送上手上的選票。選票騙到手,還等不及登基,就急著將核四預算一路追加到天價,緊接著油價上漲,並準備跟著調漲電價,而所持的理由竟是再不調漲,台電就會倒閉。是啊!全國僅此一家的台電怎麼能倒?!國民黨繼續恐嚇、消遣著人民,面對公權力的予取予求,人民只能幹在心裡,但又能怎樣?

長期受惠低廉電價的大企業家也出來說話了,他們說台灣人被寵壞了,又說台灣的電價在亞洲已經算是很低,言下之意,油電雙漲的始作俑者是老百姓。企業家義正辭嚴地說:「這個社會如過度同情弱者,國家建設根本無法推動。」事實上,他真正想說的是:「如果政府膽敢不再用人民的納稅錢補助工業用電,膽敢讓工業用電與民生用電的價格一樣,企業就會出走!」原來,懂得恐嚇人民的不只是公權力,還有這些跟利益掛勾的大老闆。

學者專家也出來說話了,他們說油電漲價合理化是「回歸市場機制」;但實際上臺灣的油電是獨佔或寡佔事業,完全不符自由市場定義,當然也不可能回歸市場機制。

台電漲價的理由是:近年來煤、油、天然氣等原料價格逐年飛漲,讓台電每度發電燃料成本也跟著逐年上升,2011年第1季發電燃料成本資料顯示使用燃油方式發電產生一度電已經高達5.46元、燃天然氣為2.98元、燃煤為1.41元。但台電賣給住宅用戶平均每度的電價為2.76元,售價無法反映成本的情況下,賣越多也就虧越多。

老百姓支付的電價真的每度只有2.76元嗎?其實,2.76元反應的只是燃料成本,至於電廠建設與發電機組等龐大經費,則是用你我的納稅錢另外買單,但台電從未將這筆帳列在營運成本中,如再加上環境與健康危害等外部成本,你我不知道已經被剝了幾層皮。

拖垮台電的不是民生用電,而是工業用電,更是威權體制下的國營事業體。正因為台電是國營事業,才會出現偏重補貼工業用電的畸形產業政策,也才會在發電多到用不完的情況下,同時出現蚊子發電廠與繼續加蓋核電廠的矛盾現象;正因為台電是國營事業,才會出現採購舞弊與人事費用居高不下的營運弊端,也才會成為執政黨的政治酬庸管道。

      台灣喜歡大,事業體大,發電廠大,輸電管線更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九二一地震時的全國大停電,就是一個慘痛的教訓。反之,世界上的高電價國家,其能源市場幾乎都是民間在經營,做生意將本求利,所有成本自然會反應在電價上,人民也可以在競爭市場中,找到適合自己的發電方式與合理電價。然而,總統寧願漲價、「教訓」人民,也不可能讓台電、中油民營化,因為他深知國營事業就是黨營事業,在國民黨的心中,黨國是分不了家的。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TAISPBANNER  

針對總統率領國民黨高層前往慈湖謁陵一事,文建會主委龍應台在立院的答詢是:「馬總統做任何動作都代表社會某一部份人的認同」。是的,當今歐洲也有部份人的認同希特勒,差別只在希特勒認同者不可能執政!


當立委質詢白色恐怖是誰下的命令時,龍應台說:「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必須追究的是那個結構。」


如果將龍應台主委四平八穩的外交辭令,對照起她曾經發表過的言論,很容易讓人產生時空錯置的混亂。

龍應台曾經說過:「我其實只是不相信,人權應該以政治立場來區隔。中國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他媽的黨,如果人的尊嚴不是你的核心價值,如果你容許人權由權力來界定,那麼你不過是我唾棄的對象而已。不必恐嚇我。


在面對中共的統治者時,她的文章裡這麼寫著:「你容不容許媒體獨立,你尊不尊重知識份子,你用什麼態度面對自己的歷史,以什麼手段去對待人民,每一個細小的決定,都繫在『文明』這兩個字上頭。」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龍應台?容許人權由權力來界定的龍應台龍應台唾棄龍應台??


寫文章的作家龍應台不卑不亢,但立院發言台上的主委龍應台則顯得畏畏縮縮,不見鄭南榕:「我是台灣人,我主張台灣獨立」…那直指核心的氣魄與風骨。我不清楚她所謂的「人權」是否涵蓋「伸援」228與白色恐怖受難者,我也看不出她所謂的「文明」是否包括「撻伐」加害者,只感覺到她的文章既打左又打右,她心中的價值飄忽不定,她可以被摸頭,也願意顧全「大局」,甚至在面對惡事的歷史關鍵時刻保持緘默,忘了她正在幫集權統治者踐踏做人的尊嚴。


國民黨喜歡談「結構」,而解構的結果就是228與白色恐怖都是大環境下的不得不;國民黨也口口聲聲說要幫受難者平反,但平反的方式僅限於賠償,無論如何也不能因為「追究」而導致政權動搖。龍應台馬英九兩人只是性別不同,至於黨高於國家、更高於人權的大中華文化,其實早已深植於骨髓之中,這才是他們共有的核心價值。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04  

        李勝雄大律師正式演講前,隨手翻閱了「民間司改會」贈送的第84期《司法改革》雜誌。這份雜誌是2011年6月30日出版,其中《編輯手記:一個找不到正義的人》有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有一個人,被社會認定為惡性重大、死有餘辜。他只為了區區一些錢,就殺害了一個學童、分屍一位女保險業務員。但是這個人,被法院羈押了23年還沒有判刑定讞,還在最高法院與高等法院之間來來回回,迄今已經更11審,創下台灣司法史上最久的紀錄。23年間,從戒嚴到解嚴,政黨輪替已經2次,從黑髮到白髮,法院還遲遲沒有下結論。法官們不願承認,他們其實找不到正義…其實他們不敢定這個人的罪,但也不敢放走這個人。」


寫的是邱和順,一位在該年7月被法院宣判死刑定讞的人。


長期以來,邱和順都是由人權律師團進行義務辯護,國內多個公民團體也曾發起一波波救援行動,期間更有國際特赦組織發佈聲援書,以及法律學界批判刑事程序與法院判決的人權報告書。儘管如此,仍然撼動不了被升遷制度徹底挾持的司法官體系,改變不了司法權凌駕人權的悲慘命運。

 

李勝雄律師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晚上的座談會中,不止一次聽到他呼籲人要誠實地面對自己,無論是犯罪嫌疑人、審案的法官、辦案的檢警調,甚至是辯護律師本身,最後都必須面對良心的審判。


然而,在中國人的醬缸文化中,良心值不了幾個錢。他們秉持識時務者為俊傑,認為升官發財才符合現實,倘若有人傻呼呼地主持正義,不但會害自己被同儕排擠,最後還可能連退休金都飛了。


吳伯雄的二伯父吳鴻麒法官,專辦國民黨的貪官,結果在228屠殺中,竟也沒辦法幫自己留下一個完屍,犧牲的「功德」是保送晚輩吳伯雄在官場平步青雲。再說,邱和順本來就是一名混混,死不足惜,而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警政署長莊亨岱也都知情,沒有人要跟自己過不去,去對抗那深植於司法界的國民黨威權!吳伯雄也是228受難者家屬,看看人家現在多麼地意氣風發,不但自己貴為國民黨榮譽黨主席,大兒子吳志揚當上了縣長,小兒子吳志剛也選上了台北市議員,一家子真可說是「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今天的台灣,與其說是藍綠對決,不如說是理想與現實的拔河。在理想者的心中,台灣是值得投入心力的一個家,在現實者的眼中,台灣則是隨時可以變賣的資產;在崇尚人權價值的理想中,司法是實踐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而向威權低頭的現實裡,司法只是守護黨國利益的看門狗。


       座談會的最後,司改會執行秘書蕭逸民談到同仁們在聽到邱和順難逃死刑判決後的難過心情,但也同時發願要為邱和順走遍每一個鄉鎮,將台灣的人權受難故事,散播到每一位被黨國教育蒙蔽的人民耳朵裡。


      今天的台灣,需要有人發聲,只要聲音還在,就不怕世間公理喚不回。將苦難放在心上,在艱困中不失信心,這是一份理想,也是極其浪漫的信仰。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0826341  
       太太跟長輩談油價上漲,也談到台北市政府長年補貼大眾運輸的因應政策。期間,太太多次使用「公家出錢」四字,感覺這種說法像是上對下的恩賜,似乎顛倒了人民與公權力的關係,遂於事後建議她下次以「政府用人民的納稅錢
」取代「公家出錢」。太太對我凡事以人權出發不以為然,情急之下,言語自然粗糙,只清楚聽到她最後憤怒的吶喊:「難道外省人都該死,少數族群就應該被欺負嗎」?

 

外省人怕本省人出草,本省人何嘗不怕外省人的槍桿子鎮壓?恐懼,在台灣這個島嶼上,就像幽靈一般,飄盪在你我的心中。

1949年,中國來台的外省人,與當時台灣在地的人口比例約為16,若說外省人是少數,也是不爭的事實。60年後的今天,在很多外省人的深層意識中,相信仍跟太太一樣,擔心自己所屬的少數會被多數欺負。這或許就是為什麼當台灣人要求轉型正義時,很多人因害怕自己可能被清算而抵死不從。這些人一想到「清算」二字,就聯想到文化大革命的恐怖畫面,也懶得理解「清算」的本意是轉負為正。

照國民黨眾多媒體的說法,向來只有台灣人(本省人)走不出「省籍情結」的糾葛,所以總統才會在此等的壓力下舉出「外省原罪」說,也才會有類似恐懼出現在支持者的囈語中。這個現象,或可從文林苑事件,郝龍斌哽咽請求抗爭者不要干擾到他的家人的談話中,看出一個端倪。

歷史証明:台灣人不曾展現過多數暴力,倒是少數權貴一再施展白色恐怖與司法迫害,還有極不公平的選制!一再要求「真相」的是台灣人,一再以機密歸檔不肯公佈真相的是少數權貴!一個完全不對等的公權力與人權,一個不曾全面反省的社會,一個因國家不正常而人民生命力無從開展的文化!

就像文林怨,眾人關心的是一夕之間失去家園的人,但郝龍斌關心的卻是大宅院裡的家人;台灣人票投外省候選人者眾,外省人票選本省候選人者,則少之又少;外省人佔據統治階層者眾,台灣人則長期以來都只能屈居被統治的地位。

今天的權貴子弟如馬英九郝龍斌連勝文李慶安等,大多有「父蔭」在裡面,也都屬於中國人「家天下」的世襲體系。然而,這個體系是閉鎖的,是站在人民對立面的,他們的恐懼不是因為台灣人佔多數,而是深恐失去「家天下」的寡佔利益。

所謂的人權,其實是真心與真心的對話。在這裡,沒有國界、沒有族群,也沒有人與人之間的藩籬。然而,在沈睡者的心中,人權的理想永遠比不上既得利益的真實; 他們還不想面對真正的自己,也不想打開心門、走出一手建構的特權城牆,他們害怕多數人醒悟他們被剝奪的權益,就像當年南非的白人統治者。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1907252  
        晚上聚會時,朋友談到日前曾向友人分享公權力強拆文林苑的看法,卻遭到對方反嗆:「妳怎麼知道台北市政府沒有盡最大的努力?」

事實上,類似這類的看法,正充斥於國民黨支持者的心中。奇怪!民主不是建構在對政府的不信任上嗎?怎麼會反其道而行,處處假設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難怪國民黨支持者在面對有爭議的公共議題時,從來不發一語,自動向公權力繳械,雙手奉上監督的公民權利。

台北市政府盡最大的努力了嗎?有!就文林苑一案來看,市政府的確在維護建商利益上,做了最大的努力。例如:

         文林苑案無涉公共利益,只算個別建商的商業行為,但公權力卻動用近千名警力到場「維持秩序」,目的只是方便建商進行拆屋。


         代拆文林苑的
225千元費用(75,000元的審查費用,以及150,000元的代拆費),依規定也要家買單。


         當有人質疑「拆除執照」注意事項中,為何只註明「拆除面積《3429.84》平方公尺,共36戶」,無法證明確實有將家列入拆除範圍時,市政府卻以一句「可能是寫錯了」,輕描淡寫過去;當記者要求建管處拿出資料,釐清拆除範圍是否包含家時,建管處卻拒絕提供。

當然,如果有人斗膽舉出以上的事證時,他們一定會有另一套「完全合法」的說詞,直到真假莫辨,焦點完全模糊為止。就像我問太太:「比起其他國家,台灣的油價算高還算低?」太太不假思索地回說:「台灣的油價當然算低。」當我進一步以燃料稅、牌照稅舉證政府隱匿的真相時,太太竟惱羞成怒,大聲嚷嚷說我是「假清高,沒事搞什麼政治」。

        文林苑不是個案,這些人對文林苑的反應模式也有跡可尋,從
228江國慶、一國兩區到油電漲價,60年來,台灣處處可見黨國體制下的扭曲身影。這些人不斷地複製國民黨的說詞,然後拿著這套說詞反駁另一種聲音,這幾乎已經是一種生存本能。對他們而言,國家利益永遠凌駕人權之上,而黨的利益又高於國家;他們很清楚自己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至於奶水出自何處,又是以何種代價換取而來,似乎就沒那麼重要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0402_CG1_中油經營問題_重二   
         陪母親祭祀父親。父親的骨灰放在軍人專用的免費「忠靈塔」,每次來到這裡的感覺,就彷彿回到幼時的眷村,裡裡外外都是外省軍眷子弟的「自己人」。

在園裡走了一圈,發現有一群人聚在一起聊一個話題:「油價漲了」

「民進黨好像沒執政過一樣,竟敢批評?」
「中油虧損是因為執行政府低油價政策,和福利有屁關係?」
「等國營事業私有化,等油價漲到50元,看你還叫不叫?」
「臺灣人民不講理。1桶原油從7、80美元漲到快150,還不准漲。是一定要中油、台電倒嗎?要吵,怎麼不去找伊朗、美國吵?」
「漲價不錯!路上車會少一點了,這麼怕漲價,就不要開車上路。」
「該做的就要做,這些人應該去民進黨部抗議,該做的經濟政策全都被民進黨搞鬼卡住了。」

這些所謂的「自己人」,幾乎清一色屬於那擁有20萬黨員,隨時可以動員250萬榮民眷的黃復興黨部,有這等忠貞與實力的支持者,執政的國民黨何懼之有?

記得服役的時候,同儕之間經常以這是「吃大鍋飯」的行業自我解嘲。大鍋飯,意思是用人民的納稅錢吃飯,無論有無生產力都有一口飯可吃。不過,那時候還是一黨專政的戒嚴時期,因為沒有選舉上的迫切危機,飯鍋裡的菜色還真的不怎麼樣。慢慢的,國民黨發現選舉越來越不容易,真的很需要這一群吃大鍋飯同志的情義相挺,於是開始拼命加菜,即便國家財政艱困的時候也不忘加菜。軍人如此,所有的公教與國營事業亦雨露均霑。以這次宣稱即將破產的中油為例,其2011年的人事成本就接近247億元,員工平均月薪約9萬元,還有4.6個月的年終獎金,今天的「大鍋飯」,簡直就是滿漢全席嘛!

既然不需要煩惱買菜錢從哪裡來,又怎麼會想要檢討改進呢?這些人吃定國民黨需要他們的選票,自然會幫他們找理由跟人民討加菜金,而且屢試不爽好一個就地分贓便宜行事啊!
      
       補充說明:根據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兼任教授王塗發計算,
現行汽車燃料使用費,係依每車每日平均開60公里,一年開21,600公里的耗油量,每公升課2.5元,一次徵收。但實際上,以多數上班族平均每年僅開車約5,000~6,000公里換算,等於每公升汽油要付9~10.8元的汽燃費與16.3~19.5元的牌照稅(約為汽燃費的1.81倍)。

王塗發教授曾以2008年6月份95無鉛汽油的零售價每公升34.6元來估算,加上汽燃費與牌照稅後,消費者實際的負擔是每公升59.9~64.9元,遠高於同期間新加坡的46元、日本的47元與韓國的51.7元。我國的油價因不含汽燃費與牌照稅油價才看起來比鄰國低。若考量相對所得,新加坡與日本的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又遠高於我國(當年新加坡、日本、韓國與我國的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分別為39, 136、 38,313、 19,153與17, 399美元,新加坡與日本都超過我國的一倍以上),則我國油價真的體現了「中油與台塑兩家石油公司的聯合獨占市場」,完全「不尊重市場」的漲價機制。

        此所以
王塗發教認為我國油價比鄰國低,甚至是「全世界最低的那一級」為由來調漲油價,乃欺騙社會也!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783010964_6223c863ae  

   

雖然曾經看過多次大埔阿嬤的影片,但這一回還是出現了難忍的哽咽,特別是在聽到婦人哭喊「台灣變了」時。


很多人都會有同樣的一個問題:為什麼警察會這麼狠心地執行公權力?為什麼縣市政府官員會這麼很心地踐踏人民的心血?為什麼軍人會這麼冷血地殺害自己的同胞?

有人說,韓國光州事件中,軍人在槍殺自己的同胞之前,都曾經被誘導喝酒或吸食迷幻藥,因為唯有如此,單純的軍人才下得了這般毒手。這其實是以自身經驗所投射出的錯誤認知,事實上,軍人根本不需要烈酒或藥物麻醉,軍人養成教育的本身,就已經是最有效的麻醉品。

部隊在執行任務之前,一定會有任務簡報,情報官以蒐集到的情資,向官兵說明「敵情」與「戰場」概要。簡報中,官兵被告知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一群窮兇極惡的暴徒,也一定會有匪諜滲透其中,無論怎麼說,都不可能說成:「我們今天要去槍殺手無寸鐵的善良老百姓。」

官兵很容易就相信了這份情資,因為在養成教育中,異議份子早已經被定義成「暴動滋事份子」,而示威遊行則是奪權、顛覆國家的實質行動。服從命令,捍衛國家安全是軍人的天職,軍人從來不會懷疑,也不會在下手時出現些許遲疑,特別是在見血與殺紅了眼的時候。

郝柏村自今仍堅信228屠殺有其必要性,斬釘截鐵說出「沒有戒嚴,就沒有民主」這般反人類的言論!遺憾的是,這幾乎是老一輩軍人的共同想法。有這樣的黨國大老們,就會培養出一群具有同樣威權性格的太子黨;過去存在視人民性命財產如蟻螻的國家暴力,對子民生殺予奪全憑自由心証的司法行政權,今天就會有踐踏人權的公權力。這是一套「由上而下」的殖民統治傳承,用賄選與置入性行銷塗脂抹粉「集權合法化」的民主,一股不曾翻轉過的「君貴民賤」封建遺緒。

     韓國人痛過,但也在痛苦中覺醒,他們勇敢創造了「由下而上」的平反之道,他們在轉型正義中找回自信,也重新拾回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利。中國人也曾經痛過,但中國人卻仍在期盼「由上而下」式的救贖,天天巴望國家再次出現漢唐盛世。中國人還在等,又是一次註定失望的等待,這也是五千年來不曾變過的鐵律。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imthumb.php  
       晚餐時,跟就讀高三的女兒談起士林家這件事。女兒對這起爭議知道個大概,但不是很清楚台北市長郝龍斌的背景…

「知道郝龍斌的父親是誰嗎?」

孩子一時答不出來,一起用餐的長輩不但知道答案,也一直對這對父子景仰不已。從長輩臉上的神情看來,似乎是在等我公布答案後,緊接著歌頌兩句…

「是土匪!郝龍斌的父親叫郝柏村,他們和他們的黨都是欺壓老百姓的土匪!」

聽到截然不同的答案,長輩的臉沈了下來,但沒有吭聲,而這樣的氣氛,多少反映出國民黨鐵票部隊對整起事件的態度---在輿論的壓力下,他們可以不吭氣,《都更法》也可以檢討,但動搖不了他們對國民黨的效忠。

難道,這些人都被國民黨騙了?事實上,這些人比誰都清楚黨國不分的好處,在他們的認知中,所有對民主、人權的「叫囂」不過是擾人的「民粹」,不過是想要奪權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罷了!

他們很清楚國民黨如欲繼續執政,就不能沒有中國的協助,中國本來就只 有一個,哪有所謂「出賣主權、矮化國格」!他們很清楚大老們的「甜美」政商關係是維繫政權的重要支柱,所以對大企業超貸、低稅、低利率、半買半送的水電也就極力成全,反正概括承受的是納稅人;他們知道黨國的媒體具有左右輿論的優勢,也知道司法與公部門裡面都是自己人,更知道「依法行政」的妙用無窮…他們知道所有的不公不義都跟轉型不正義有關,只因為自身利益早已經和國民黨綁在一起,就像幫派兄弟的歃血為盟,說什麼也要相挺,說什麼也要繼續掩護下去。

郝龍斌在媒體鏡頭前哽咽了,但他的態度不是懺悔,他的對象也不是家,更不是示威抗議的刁民。他想到了家人即將遭遇到的困擾,他感嘆著政治作秀的難為,他說:「市政府要興利,就不要擔心圖利廠商。」他只是在向廣大的台北市鐵票部隊尋求支持。

國民黨從建黨以來,實施的都是納粹德國及中共式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與歐美國家所謂的「法治」(rule of law)大不同,台灣人所受的教育是法西斯、列寧式的「依法而治」, 這種「依法而治」是用「法治」包裝的集權統治,也就是「律民以法、治己以人」,法律是用來對付「外人」的,像郭元益就是可以收編的「內人」,都更法一定排除在外。此所以開口閉口「依法行政」,意思是依法行使政治手段,反正教育裡從來沒有違憲官司,反正行政訴訟從來都是公權力壓倒性勝利…。

什麼事都沒改變,類似的掠奪也會繼續出現。只要國民黨在,只要「依法行政」的愚民教育在,你我的處境都會像家一樣,永遠只能卑微請求公權力施捨那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利。

      「一中」的意思,簡單說,台灣就是共產黨國家!國民黨正名為共產黨,一切就利落了。


文章標籤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