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中人物是他本人與老師植芝盛平)
   

 

  一個生命轉捩點的故事:鐵瑞.道森Terry Dobson, 1938-1992)說的故事。


  鐵瑞.道森(黑帶四段)從海軍陸戰隊退伍後,赴日本向植芝盛平( Morihei Ueshiba)學習合氣道十年。


  春天一個氣悶的下午.東京地鐵踉蹌地駛入...


  鐵瑞坐東京的地鐵要回家,一個酒氣衝天的彪形大漢上了車,看樣子是個工人,臉色陰沈沈地彷彿要打架滋事。他一上車來就跌跌撞撞,把一車子的人都嚇呆了,只見他語無倫次高聲謾罵,把個懷抱嬰兒的婦人撞得跌坐在一對老夫婦身上,老夫婦嚇得與其他乘客奔逃到車廂另一端。那醉漢又繼續衝撞別人,但因醉得太厲害而失準,緊急抓住車廂正中央一根鐵柱子,大吼一聲想將它連根拔起。 鐵瑞看到他的手有割傷並流著血...

 鐵瑞當時每天紮實地練了八個小時的合氣道,體能正處於最佳狀況,這時他覺得應該站出來干預,以免其他人無辜受傷。但他想起合氣道老師的話:「合氣道是一種和合的藝術,凡心存干戈之念,便破壞了與宇宙的和諧。想要屈服別人,就已經輸了。學合氣道是為了解決衝突,而不是製造衝突。」

 鐵瑞開始學藝時已答允老師絕不主動尋釁,只有自衛時始可動武。現在自認終於有機會小試身手,而且理由絕對充分。此時其他乘客都僵坐不敢動彈,鐵瑞想到見義勇為的機會,不能見危不救,便慢條斯理站了起來。瑞表情有著厭嫌, ...

 醉漢一看見他站出來,怒氣轉向他,使力吼道,「啊哈!外國佬,教你認識認識日本禮儀!」接著便作勢準備出擊。

 就在醉漢出手之際,突然有人發出一聲洪亮而且愉快得有些低沈的聲音:「嗨!」

 那彷彿是好友久別乍逢的欣喜,鐵瑞與醉漢驚訝地轉過身,只見一個年紀超過七十歲身著和服的矮小日本老人。老人滿臉笑容地對醉漢招了招手說:「你過來一下!」

 醉漢大踏步走過去,怒道:「憑什麼要我跟你說話?」這時鐵瑞目不轉睛地注意他的動作,準備一有不對勁立刻衝過去。

 「你喝的是什麼酒?」老人眼睛沒看鐵瑞,只是充滿笑意地望著醉漢。

 「我喝清酒,干你什麼事?」醉漢依舊大吼大叫。

 「太好了,太好了...」老人熱切地說:「我也喜歡清酒。每天晚上我都和太太(七十六歲了)溫一小瓶清酒。拿到花園,坐在木板凳上,看著日落……」接著又說起他後園曾祖父種的柿子樹,經過大冬雪後,沒想到長得更繁茂,儘管土質不好..就連下雨也不減戶外夜品清酒的雅興。

 醉漢的臉色漸漸柔和起來,緊握的拳頭也鬆開了。「我也喜歡柿子樹……」他的聲音愈來愈小。

 老人愉快地問他:「你一定也有個不錯的老婆吧?」

 「不,她過世了……」他哽咽地說起他的悲傷故事,如何失去妻子、家庭和工作,如何感到自慚形穢。
   

  此時,鐵瑞突然覺得自己自以為護衛世間安全正義的心態比醉漢還髒...這時到站了,下車站時聽到老人鼓勵醉漢把所有的心事說出來,只見醉漢斜倚在椅子,頭埋在老人大腿上,老人輕撫著他髒兮兮的頭髮...

   

  下車後鐵瑞坐在(路旁)椅子上,鐵瑞想用武力完成的卻給老人四兩撥千斤化掉,鐵瑞看到戰鬥中真正的合氣道是愛,從今而後,鐵瑞練武的精神丕變。


    這個故事在鐵瑞心中放了 20年才說出來。

 

 

嘰哩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